章节目录 第14章 怎么样的女人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沈清依盯着他把酒喝完,心呯呯直跳。 虽然他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但是却从来不碰她。 结婚的事也从来不提。 她不得不另想办法。 一天不成为贺太太,她就一天无法安心。 这次陪他应酬,李总明显是想拿下万盛集团这一年的广告案。 她就趁着这次机会,给他的酒量加点料,发生关系,或者怀上他的孩子。 进入贺家,那就是铁板订钉的保障了。 而且,若是被发现,她完全可以推到李总身上,说他们想要拿下万盛集团的广告案,才出此损招。 沈清依怕药效不够,又给贺景承倒了一杯,自己也倒了一杯,“这一杯我和你一起喝吧。” 沈清依抿了一小口,皱着眉就抱怨,“好难喝啊。” 她的媚眼皱在一起,样子有几分可爱。 贺景承伸手刮刮她的鼻子,“你不用学会喝酒,和我在一起,谁敢让你喝?” 沈清依往他怀里钻,不忘朝对面沙发上坐着的李总得意的瞟一眼。 不得不说,贺景承这话太让她有面子了。 包间里有空调,凉爽爽的,但是贺景承觉得又闷又热,他扯了扯领口,沈清依发现他的不自在,“要不我们走吧。” 沈清依硬是往他身上挂。 贺景承的视线有些浑浊,他推开沈清依,“我去洗手间。” 他不讨厌沈清依,但是对他却提不起哪方面的欲望。 找不到第一次那种在一起的感觉。 他走出包间,眉心紧皱,眼底阴骜一闪而逝。 他是什么人,身体忽然出现这种状况,明显是不正常。 他咬着后牙槽,算计到他头上来了。 但是,这药貌似药效很猛烈。 那股燥热,如同是有生命的邪火,尽往他敏感的地方窜。 那地方,已经起了反应。 他低声咒骂了一声,打开水龙头,往脸上冲水,试图浇灭那股火。 “你喝的酒被下药了。”沈清澜站在男洗手间的门口。 贺景承抬起头,睫毛上挂着水珠子,有些看不清眼前的女人。 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冷笑一声,“你怎么知道?” “我看见的……”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贺景承一把抓住,抵在洗手池子边缘,她的腰被磕的生疼,低呼了一声。 可是落在贺景承的耳朵里,成了邀请他诱人的音律。 他低头吻住她的唇,一只手抓住她挣扎的手,另一只手已经探进她白色的工作服里,扣住她纤细的腰。 他的声音低哑,粗重的呼吸,加上他湿了脸,以这样暧昧的姿势和沈清澜身贴身。 说不出的性感。 “钱你开……” 沈清澜当然知道他什么意思。 又是钱。 在他的眼里,自己是不是为了钱,什么都能卖? “景承……” 这时响起沈清依的声音。 原本沈清澜想要推开他,但是听到这个声音,她改变了主意,一把抱住贺景承的腰身。 转了一个身,推开一个隔间,两人进去,沈清澜顺手关上门。 贺景承嘲讽,“这样的事做了多少次了,这么娴熟?口味挺重,这地方也能做。” 沈清澜心里知道他在嘲讽什么,扭过头不去看他鄙夷的眼神,伸手从身上摸索掏出一粒药,递给贺景承。 “吃了可以缓解。”这地方各种药丸,样样都有。 而且药的纯度,比外面的好。 这楼上是房间,就只供那些个有特殊需要客人而设立的。 领班怕她招了别人的道,随身让她携带着解酒药和这种解药。 虽然她只是服务员,但是难免遇见难缠的客人,若是让你喝,你不喝,肯定是过不去。 这地方不缺登徒子。 所以身上带着以防万一。 当然这些道道她刚来不会知道的,都是领班教她的,领班对她真的格外照顾。 贺景承的眼眸有些红,盯着她手里的药,并没有吃。 明显贺景承不信任她。 沈清澜当然也知道他的顾虑,他和自己不熟。 怎么会随便吃她给的东西。 她将那白色的药粒,咬了一半吞下去,表明她并不想害他。 贺景承心里愣了愣,她的举动另他意外。 “你看,我没事,不是毒药。”沈清澜仰着头,看着发愣的男人。 他的脸色依旧潮红。 沈清澜将药试着递到他的唇边,这次贺景承没拒绝。 只是目光变得复杂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样的女人?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