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5章 她很善良?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景承你在里面吗?”沈清依的声音再次传进来,这次声音明显近了。 她就在男洗手间。 沈清澜低着头,并且将声音压的极低,“我不想找麻烦,你出去的时候把门关上。” 贺景承笑了,“怕了?” 沈清澜苦笑,“贺先生的女人都太难缠,一次就差点害死我,我可不想有第二次。” “她不一样,她很善良。”贺景承淡淡的道。 沈清依善良? 他到底是哪只眼睛看到的? 沈清澜紧紧的抿着唇,没去反驳,她知道空口无凭。 说了别人也不会信,不如让他慢慢发现。 既然是装,早晚会漏出马脚。 她没有必要这个时候去和他争辩什么。 贺景承刚想走,但是又收回了脚步,俯身将唇瓣贴着他的耳畔,“你叫什么?” 他说话的热气尽数撒在她的耳畔,痒痒的麻麻的。 沈清澜往后撤着身子,小声回应,“清澜。” 她没说姓,她怕贺景承察觉。 “青兰?”他以为她姓青。 毕竟他问了,她不可能只说名字不说姓。 所以他想到了一种花的名字,乍一听,很俗气,消化过后却觉得有别样的味道。 沈清澜笑笑没更正,一个名字而已,他怎么称呼无所谓。 “景承你去那了?”沈清依带着哭腔了,又隐约透着担忧。 贺景承看了一眼沈清澜,拉开了隔间的门,出去时不忘把门关上。 “你怎么了,你突然出来我又找不到你。”沈清依扑上来拽住贺景承的手臂,借着余光往贺景承故意关上隔间的门里望。 “没事,我们去吧。”贺景承揽住沈清依的肩膀,搂着她往外走。 沈清依抬头望着贺景承还有些泛红的脸,忘记了他刻意关门的事,而是说道,“我想回家了。” “嗯。” 贺景承搂着她直径朝会所外走去。 沈清依将头埋进贺景承的胸口,“那包间里,想要接下万盛这一年广告案的李总怎么办?” 贺景承脸色沉了沉,在这忽明忽暗的走廊,神情越发的冷森。 敢算计他,还想拿案子? 这时想要谈下案子的李总也走了出来,看见贺景承要走,连忙追了上来。 “贺总,您看我这么有诚意的份上,能把案子交给我们公司吗?” 贺景承停住脚步,面容含着一丝笑,只是那笑冷飕飕的,并不和善,“放心,我一定会考虑。” 李总一愣,听出他带怒意的含义。 李总想来想去,也没觉得自己哪里做的不好,没得罪他呀。 “景承不如就答应了李总吧,我看他怪不容易的。”沈清依卖了李总人情。 又会让贺景承觉得她单纯善良,不谙世事。 贺景承淡淡的挑着唇,并没有松口,而是揽着沈清依离开。 今天若不是沈清依缠着他,他根本就不会出现在这地方。 这样的小事,那里需要他来谈。 贺景承貌似无意的问,“他找你了?” 沈清依当然知道贺景承指的什么。 躲在他怀里撒娇,“他求到我了,我看他挺不容易的……” 沈清依知道这事藏不住,不如大方的说出来,只是看她怎么说了而已。 她回答的的话里,字里行间,都是她的善良,不忍心拒绝别人的请求。 “瞎闹。”贺景承似是严厉的话,却又透着宠溺。 沈清依知道,他没生气。 坐在车里,沈清依时刻观察着贺景承情绪。 他一点那样的意思也没有。 难道是药假?又或者放的不够? 心中万千猜测,但是却不能去试探。 她不傻,贺景承更不蠢。 只要她露出一点试探的意味,贺景承一定会发现。 弄不好,惹来一身骚。 她侧头靠在贺景承的肩上,眯着眼睛,“我困。” 贺景承斜睨了她一眼。 空出一只手拍了拍她的肩,“睡吧。” 沈清依想他做点什么,疯了想他对自己做点什么。 可是,贺景承完全没有哪方面的意思。 平静的犹如没有波澜的湖水。 车子停在沈家,沈清依没醒,靠着贺景承睡着了。 犹豫了片刻,贺景承将她抱下车。 佣人开的门,看见是贺景承,立刻尊敬的请他进来。 沈沣和刘雪梅在客厅脸色不怎么好,是沈沣提起了沈清澜的事,刘雪梅不高兴。 “出狱不回来,可能是没脸进门,她成年人了,有什么可担心的。” 刘雪梅冷着脸,她有儿子,又有女儿攀上贺景承,她怕什么。 在沈家的地位,不比沈沣低。 说到底沈清澜是他的骨肉,这出狱了,却不见人,多少有点挂念。 虎毒不食子,他没有丧心病狂到不顾自己孩子的死活。 当时也是没办法,若不让沈清澜顶替,清祈就要坐牢,他就这么一个儿子。 肯定是不会让去坐牢的。 沈沣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刘雪梅冷哼,“你儿子有出息,女儿也有出息,去想那个满身污点的女人干什么……” 话还没说完,就看见贺景承抱着沈清依回来……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