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6章 惩罚的方式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沈清澜的手背,立刻就通红,严重的地方,起了水泡。 沈清依还假惺惺的问,“你没事吧?” “都烫成这样了,能没事吗?” 组长实在看不过眼,这时李怡芸从另一个柜台走过来,“怎么回事?” 她也是听到咖啡杯摔破的声音。 “咖啡我没端住,烫到了一位服务员的手。” 沈清依刚刚的跋扈都消失不见,一瞬间变得乖乖巧巧的。 李怡芸看向沈清澜,“依依并不是故意的,如果伤了,去医院看看吧。” “不用,没事我用冷水冲冲就行。”她不卑不亢的回答,而后看向组长,“这位客人麻烦你替我招待一下。” 组长点头答应,催促道,“你赶紧去吧。” 沈清澜在洗手间的水池里冲手,冷水冲过缓解了一些火辣辣的痛。 关掉水龙头,她听见店里的人在讨论沈清依。 “唉,真羡慕那个女人,能成为贺家未来儿媳妇,而且未来婆婆还对她那么好,带她来买珠宝。” “这种福气是能羡慕来的吗,也不知道那女人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才有这样好的命。” “空有一副皮囊!”这次说话的是组长,刚刚沈清依故意刁难沈清澜她在场,看的清楚。 一个销售员不明白组长为什么这么说,“欢姐,你为什么这么说?” “不善良呗,看着也不像一个善茬,那么会装,好了,好了,都别八卦了,也别做灰姑娘变公主的梦了,赶紧去做事,赚钱!” 很快一起讨论的姐妹散开,沈清澜脸上没太多表情。 只是没想到那个夫人竟是贺景承的母亲。 沈清澜回到店里,组长让她去买点烫伤药擦擦,看起来伤的挺重,要是感染就不好了。 她没逞强,听了组长的话出去买药,她不想让自己手上留下疤痕,毕竟自己是做珠宝销售,要是手太丑陋,也会有影响。 除了沈清依那一茬,沈清澜今天过的还算平静,没有再遇到很难缠的客人。 晚上客人也比较多,让她忘了白天的不愉快,也忘记了贺景承交代她要九点回去的话。 等到下班,她发现已经快12点了,打了车直奔半山别墅。 她的心咚咚直跳,开门的手都有些颤抖,房门打开,她就看见坐在客厅沙发里的男人。 终究没躲过。 她只能硬着头皮走进来。 贺景承就老神在在的坐着,甚至连质问也没有。 他越是静,沈清澜越是心慌。 “我忘记了,我保证,绝对没有下一次。” 贺景承扯了扯领口,就起身上了楼。 沈清澜还是没敢松那口气,站在哪儿不知如何是好。 发现沈清澜没跟上,贺景承回头看了她一眼,“你杵在那干什么?还是打算在那站一夜?” 沈清澜忙不失迭跟上,走进卧室贺景承脱掉衬衫进了浴室,很快哗哗的水声就响了起来。 沈清澜捂着胸口,稍稍松了口气,就在她以为逃过一劫时,贺景承的声音透过浴室的门传进来。 “你进来。” 明明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可是她能拒绝吗?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试图让自己镇静,可是身体还是抑制不住轻颤。 她挪动步子走过去,手刚碰到把手,浴室的门就从里面拉开,一双有力的手遏制她的手腕,用力一拉便将她扯进去。 她整个人被按在门上,贺景承迫不及待的解掉她衣服的扣子,大手顺着她的领口就滑了进去,衣服太碍事,他索性用力一扯,哗啦啦,扣子全部崩掉。 她的整个背紧紧的贴着冰冷的玻璃门,前面是贺景承火热结实的胸口。 整个浴室,雾气缭绕,水若无浮,说不上来的诱惑。 贺景承强横抵着她的唇,这样深入野蛮的吻,持续了十几分钟,沈清澜缺氧脸憋的通红。 一只大而火热的手,从她的腰间滑到她的胸口,“我说的话你能记在心里吗?” 沈清澜抖动着唇,“能……” “你忘记一次,我就用这种方式惩罚你一次,公平吗?” 兴许是浴室的水雾太大,让她的眼睛上蒙上了一层水雾,她扯着唇瓣,“公平……嗯!” 瓷砖上的水泽,荡漾着他晃动的影子,深深浅浅的和她融为一体。 到后来,沈清澜的身子全靠贺景承抱着,不然她早就站不住摊下来。 等到贺景承尽兴的时候,她的双腿好像不是自己的,麻木到没知觉,只能依靠着和贺景承的力气勉勉强强的站住。 贺景承拿过一块浴巾,随便裹在她身上抱她出来。 她卷在被子里,身上痛,手也痛,可是又一动也不想动就闭着眼睛。 贺景承半靠在床头抽事后烟。 房间里静的连轻微的呼吸声,都清楚可闻。 忽然这份安静被一道手机铃声打破。 是贺景承的手机,沈清依打过来的。 “景承你今晚还不回来吗?” 贺景承皱了皱眉,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钟。 虽然很不喜欢她这个时候还打电话,但还是耐着性子,接起来,“这么晚怎么还不睡?” “睡醒了,就睡不着了,昨天你没回来,今天也不回来,就这么忙吗?” 沈清依撒着娇,有些委屈的质问。 “你还在老宅?”贺景承微微挑着眉,有些惊讶她今天还会在。 “是啊,我看着硕大的宅子伯母一个人,太孤单了,我反正也没事,就多陪陪她,今天她还带我出去逛商场了。” 贺景承的声音柔了下来,“明天我早点回去,今天好好睡觉。” “不嘛,这里环境陌生,你又不在我睡不着。” “那你得适应了,以后你就是贺太太,每天都要住在那里。” 沈清依听到贺景承承认她,咯咯的笑了。 “高兴了?”贺景承有些好笑,这就满足了? “景承我爱你,我要给你生很多宝宝。”沈清依娇羞的又幸福的声音在这安静的夜,出奇清楚。 沈清澜侧着脸,就算不想听,也不行。 她卷了卷身子,明明暖烘烘的被窝,她却觉得冷。 是心太凉了。 贺景承沉默了片刻,缓缓的开口,“……好。” 贺景承就这样若无旁人的和沈清依说着甜蜜情话。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