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7章 你肯定是个妖精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看着他愤怒的表情,沈清澜迷茫了。

    不知道他的火气从何而来。

    但是她知道贺景承生气,对她没好处。

    “我可能喝多了,尽说些胡话。”

    贺景承的身子缓缓靠在椅背,摸了一根烟叼在嘴里,样子肆意又张扬,“你说的没错。”

    “你卖肉,我出钱,无非就那么点事儿。”

    他挑着唇角,语气讽刺。

    不知道是讽刺自己,还是讽刺沈清澜。

    沈清澜双手紧握,手心都是汗。

    贺景承说的没错。

    她就是卖肉。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冷不丁的听他说出来,心里竟觉得委屈。

    自己有什么好委屈呢?

    一切不都是自己自愿的么?

    她敛起情绪,抬起头时眼里已经一片清明,好似伤心难过都未出现过。

    她淡然的笑,“贺先生还不回去吗?”

    贺景承拖住她的腰,将她抱过来,以一种暧昧的姿势,让她骑坐在自己的腿上。

    面对面。

    “我觉得时间还早,我们可以做点什么,你说呢?”

    她的鼻尖,萦绕的,是一股既清淡又夹杂着烟草味的气息。

    她觉得很熟悉,又觉得很陌生。

    没来由的鼻子酸的另喉咙发紧,张不开口。

    她怕一张口,就会出卖她此刻的情绪。

    她主动的亲吻他的唇瓣。

    他的唇瓣凉凉的夹杂着淡淡的烟草味,不难闻,反而让人上瘾。

    贺景承没动,低眸静静的看着她的样子。

    她胡乱的扯着他的衣服,贺景承捉住她的手。

    眼眸深的犹如一汪不见底的湖水,“青小姐虽然主动,但没走心呢。”

    沈清澜将脸滑进他脖颈,深深的埋着,手紧紧的攥着他的衣领,压抑的低吼,“你要我怎样,到底怎样你才能满意?”

    肌肤相贴的地方,都是湿湿滑滑的触感,沈清澜埋在他怀里哭了。

    经管压抑着,但是轻耸的肩膀,颤抖的身子,早已经出卖了她。

    贺景承顺着她的背,目光幽深的望着车窗外。

    是啊,他到底要什么呢?

    要这个女人乖乖的留在他身边,还是别的……

    夜越来越深,沈清澜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贺景承怀里睡着了。

    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眼泪珠子,小脸泛着些许红,可能车门太闷的关系。

    贺景承没动她,就让她趴在自己怀里睡,虽然不怎么美观,甚至让人一看就会误会的姿势。

    他稍微开了一些车窗,外面的冷风窜进来,兴许是冷,沈清澜往贺景承的怀里钻了钻。

    贺景承无奈的给她拢了拢衣服,低声道,“你肯定是个妖精。”

    才会在遇见她以后自己变得不像自己。

    总会因为她的态度,而变化情绪。

    三点钟的时候,沈清澜醒了。

    她动了动发现腿和手臂都麻木了。

    腿好像也不是自己的,不听使唤了。

    “麻了?”

    “嗯。”

    贺景承上手给她揉,问她哪儿麻。

    “小腿。”

    贺景承微微弯下身子,摸到小腿处,轻轻揉按……

    沈清澜紧抿唇角,看着他。

    心中五味杂陈。

    “试试能动么。”

    沈清澜试着抬起脚,还有点,但是好多了。

    推开车门下来,车里和外面的温差大,她又刚睡醒,被冷风一吹,不由的打了个冷颤。

    站在路边,沈清澜蹉跎了一下,“要不要上去?”

    还不等贺景承回答,她又补充道,“我家地方有点小,就一个房间。你要是不介意,可以在沙发凑合一下。”

    贺景承看了她一眼,傲娇道,“不去。”

    若是只有沈清澜一个人,或许他会上去看看她住的地方。

    现在嘛,他没兴趣。

    沈清澜撇撇嘴,“不是我不请你上去,是你嫌弃,那我就先上去了?”

    贺景承淡淡的嗯了一声。

    沈清澜转身就走了。

    看着她的背影,贺景承眉头紧皱,坐了几个小时,他的腿也麻木了。

    他从未对谁这么耐心过。

    甚至怕她醒,姿势都没变一下。

    疯了,疯了,肯定是疯了,才会干这么蠢的事。

    楼上。

    沈清澜推开房间的门,就看见张艳站在窗口。

    她一愣,“你怎么还没睡。”

    张艳慢慢的转过身子,“你不也没睡吗?”

    沈清澜关上门走进来,故意岔开话题,“很晚了,我们睡觉吧。”

    但是张艳并没顺着她的话说,而是说道,“你故意接近他的对吗?”

    沈清澜沉默着。

    张艳继续说着自己心中的猜测,“因为他是沈清依的未婚夫,你想报复他们,所以你才和他保持着不正当的关系,我说的对吗?”

    虽然遇见是偶然,但是后来她的确起过这种心思。

    就算是现在,她也是有目的的,这个不可否认。

    沈清澜笑了笑,“是不是特别鄙夷我?”

    “没有,我佩服你,换做是我,我未必做的到。”

    她走过去抱住沈清澜,“如果我有你一半勇气,我也想要让糟蹋我的人受到惩罚,可是,我永远不会变成你,大概我这辈子只能缩在龟壳里做人了吧。”

    她自嘲的笑了笑,笑着笑着眼泪落了下来。

    让她去报复那些达官显贵,她想都不敢想。

    太难了。

    如果不是被逼的无路可走,谁会想要走上这样的一条道路。

    沈清澜想,她一退再退,一让再让,可是没人要放过她,害了她的孩子,企图要了她的命。

    把她逼上绝境。

    她拍了拍张艳的背,“睡吧。”

    两人各怀心思的躺在了床上。

    夜黑风高的夜晚,并不平静。

    沈清澜住的小区周围出现了几个陌生人。

    从白天就在这一片转悠,打听一个叫沈清澜所住的门牌号。

    天才蒙蒙亮。

    房门就被敲响。

    张艳先醒的,她本来就没怎么睡着,听见有人敲门,就起来去开。

    顺便问了一句,“谁啊?”

    “物业的。”

    “这么早来干嘛?”

    对方沉默了一下说道,“你家的水漏到下面了。”

    这时张艳已经打开房门,门口站着三个人。

    她一脸的茫然,“我家并没开水啊。”

    沈清澜也被吵醒,听到对方问,你是沈清澜吗。

    她瞬间清醒了。

    “我不……”

    张艳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沈清澜打断,“你们是谁?”

    站在门口的三个男人面面相觑看了几秒,露出诡异的笑。

    沈清澜眯着眼睛,“你们根本不是物业。”

    物业里的人她认识。

    这三个人明显是生脸。

    三人也不在伪装,直接露出狰狞的脸孔,“你们谁是沈清澜?”

    沈清澜最先反应过来,抓过酒瓶子,朝桌子上一砸,锋利的断口对着他们,“你们最好现在就离开,不然我报警了。”

    她压下心中慌乱。

    手机在卧室,要报警并不那么容易。

    三个男人似是看穿她强装的镇静,并不怕她,而是不屑的笑着,“识相的话,就乖乖跟我们走,免得受皮肉之苦。”

    他们一步一步朝着她逼近。

    忽然张艳开口,“我是沈清澜。”

    明显这些人,就是冲着沈清澜来的。

    果然,三个人听到张艳的话,同时都看向她,“你就是沈清澜?”

    张艳是怕的,但是还是仰着头说,“我就是。”

    “很好。”三人像是同时商量好,同时上前抓住她。

    “不,不是的,她不是,我才是,你们要抓的是我。”沈清澜没想到,张艳会抢在她前面承认身份。

    这些人一看就是冲着她来的,而且是来者不善。

    “你们到底谁是?”

    “我是。”

    “我是。”

    沈清澜紧紧的皱着眉,看向张艳,她掺和进来对她没好处,这些人就是冲自己来的,还没来得及开口劝说张艳。

    那三个男人中的一个先开了口,男人长的五大三粗,嗓门特别粗。

    “管她呢,都带回去就是了,反正只要钱到手就行。”

    另外两个觉得有道理,于是点了点头。

    一个人抓着张艳不让她动,另外两个来抓沈清澜。

    沈清澜看着情势,想要脱身几乎不大可能,便说道,“你们不必大动干戈,我跟你们走就是。”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