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86章 猪队友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婺城市最高人民法院,就沈清祁酒吧杀人案,首次提审。

    庄严肃穆的法院大厅,随着法官以及陪审员的入座,瞬间安静了下来。

    法官就沈清祁涉嫌杀人案,陈述案情,“本年,11月26日,铜陵西路夜色酒吧,杀人一案首次提审,本法院秉承着公平、公正、公开、公信、正义、廉洁、高效、权威、为受害人,以及嫌疑犯,给出公平判决。

    本案在12月11日接到,指控犯罪嫌疑人沈清祁,曾涉及肇事逃逸,以及强奸等罪行,将会在12月14日一起提审,也就是今天。”

    “她这是血口喷人,她这是要清祁死啊。”刘雪梅浑身发抖。

    死死的抓住沈沣,“这就是你的好女儿,她就要把你儿子害死了。”

    沈沣也气,要是现在手里有把刀,他一定剁了沈清澜。

    她一回来,先是抢了公司,搅黄了沈清依的婚事,这有又要把清祁往死里整。

    沈沣那个后悔,怎么没在她出生时就掐死她,才让她有机会兴风作浪。

    “肃静!”

    首席法官敲了敲法锤,法锤体现了司法的公正,文明审判,提高了法律的严肃性和庄重性。

    慕言以原告律师的身份,坐在沈清澜身边。

    这件事慕言没立场,所以是以沈清澜的身份起诉的。

    沈清澜是原告方,他是原告方律师。

    “你不用太紧张,一切交给我。”

    这是他对每个当事人都说过的话,自乱阵脚,是大忌。

    太过紧张回答问题,或者说话时会容易出现大的漏洞,这些对案情都是不利的。

    “我没有紧张,放心。”沈清澜平静的说道。

    经历过被冤枉的绝望,经历过无助失控的大声辩解,没有人会信,那些都无用,她心里清楚。

    所以很平静。

    慕言看了一眼沈清澜见她那么镇定,在心里给她点了一个赞。

    看到沈清澜这样的表现,慕言对这次的案子,又多了信心。

    “原告方,宣读状词。”

    慕言站了起来,向法官表示尊敬,然后宣读准备好的状词,“2014年初,金都路,发生一起车祸,肇事者,逆向行驶,肇事者还肇事逃逸,后来肇事者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被叛有期徒刑六年,因在服刑期间改造过程中,确有悔改立功赎罪的表现,获减刑两年,实际服刑四年。

    今我将这一案提出质疑!”

    慕言的声音铿锵有力,每一个字都那么清晰,有力度,让在场的人都听清楚。

    慕言呈上证据,“当初的受害者……”慕言稍稍调了一下情绪继续说道,“当时的受害者,慕小雨,事发时,她在一个同学视频通话,遗留下了一份视频。”

    这时,法务人员,已经将视频放出。

    “这视频虽然很模糊,但是我们可以肯定一点,当时那个司机并不是女人。”

    说着他操作手里的遥控器,已经将画面定格在放大的画面中,“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依稀可见,驾驶位上的人,短发,男人面相。”

    “我反对。”罗文杰站起来,“这并不能说明原肇事者就是无罪的!”

    很快罗文杰也提供了当时的证据,“这是当时肇事车辆,行驶证上,确实是肇事者的名字,证明这辆车就是肇事者的。”

    “是我当时人的车,就能证明那开车的人就是她吗?”慕言犀利的反驳问。

    “当时有人证。”罗文杰也丝毫不退让,又播放了当时沈家的陈管家,作证时存底记录,证明当时沈清澜开车在外面,并没在家。

    “原告是否还有新证据?”

    “我有新证据。”慕言正视着罗文杰。

    很快,慕小雨的同学被带到证人席上。

    “证人将如实作答,如有弄虚作假,故意扭曲事实,将要负法律责,如有情节严重者,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这种地方,太过严肃,慕小雨的同学有点紧张。

    慕言给了慕小雨同学一个安抚的眼神,让她如实回答就好。

    之前慕言就和她说过了,她稳了稳心神。

    “我所说的是我亲耳听到,和看见的,2014年,二月初,6日,因为是高三刚开学的第一个星期,所以我记的特别清楚,回家的路上,我接到慕小雨的视频电话,她说她的手机充电器落在教室了,让我去给她拿,因为我不知道她的充电器是什么样的,就一直开着视频,我拿给她看确定是不是时,她那边响起惊叫声,紧接听见车胎摩擦地面的声音,然后就没了慕小雨的声音。

    当时视频还保持的通话,我听见一道男音的咒骂声,说的是:妈的,走路不长眼往车上撞,找死呢?

    后来又响起嘈杂上,之后就听不见了。”

    “如果现在让你听那个声音,你能认出来吗?“慕言问。

    慕小雨想了一下,同学点了点头。

    因为那天那个声音狂妄自大,她记得特别清楚。

    “法官大人,我请求带疑似嫌疑人沈清祁。”慕言提出要求。

    “我反对。”罗文杰反驳,“如果她说的是事实,那么为什么当初不出来作证,这个时候出来?”

    “证人有权选择什么时候出席。”

    “原告方,可以提疑似嫌疑人。”

    很快,沈清祁被警务人员带了出来,他的脸色憔悴不少,胡子拉碴的,整个人看上去蔫了。

    看见坐在台下的沈沣,像是抓到了救命的稻草,“爸救救我,我不想坐牢,姐你去求求贺景承,让他快点把我捞出去,再呆在里面,我会死的!”

    “肃静!”法官敲了法槌。

    可是沈清祁好似听不见,被关的这些日子,他快憋疯了,“姐你快去找贺景承,我可是他未来小舅子,他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坐牢!”

    “肃静!”法官严肃道,“若是你在説与本案无关的话,将被判扰乱法庭秩序罪。”

    罗文杰皱着眉,沉声道,“不想坐牢就闭嘴!”

    对于沈清祁他有耳闻,听说是个执垮子弟,不成想,竟这般没眼力劲。

    要是贺景承愿意救他,还会有今天的提审吗?

    罗文杰真想大骂是猪吗。

    同时他也担心起来,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明显沈清祁就是个猪队友。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