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18章 贺景承,谢谢你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沈清澜有些疑惑,不过还是伸手接了过来,翻开看里面的内容,越看越心惊……

    “沈清依已经亲口承认,人就是她找的,就是要毁你,昨晚不是我们到的及时……”严靳冷笑了一声。

    那意思好像在嘲笑沈清澜多蠢,还为想要害她的人担心。

    沈清澜不可置信,“他给了我一份配型结果书,说是可以和念恩的骨髓配型……”

    严靳更加的嘲讽,“不可以造假吗?”

    沈清澜还是不敢信,她掏出手机给慕言打电话,让他问问给念恩治病的医生,这段时间是不是有人和念恩的骨髓配型,电话还没拨出去,她似乎通一些事而抬起了头。

    若是医院那边有配型的骨髓肯定会联系她,可是她并没接到电话。

    也就是说,医院根本没念恩配型的骨髓。

    当时她因为肖跃的突然出现,又说能救念恩,她的心情很复杂所以忽略了一些细节。

    而这些细节都是致命的,她不但会害了自己,还会害了念恩。

    她让一个身患艾滋病的人,和念恩接触,她不敢想后果。

    她的手紧紧的攥着一起,她万万没有想到,这竟是一场阴谋,要是贺景承没有赶到,她不敢想接下来的事情。

    她的脊背上起了一层冷汗。

    严靳看着她的表情变化,冷冷的道,“想明白了?”

    严靳喝了口咖啡,“知道为什么你和梁子薄见面的事会被拦下来吗?”

    不等沈清澜回答,严靳继续道,“你知道他的公司背地里都干些什么勾当吗?你就敢找他?”

    沈清澜只知道先行集团是大公司,没具体去了解。

    以她的能力,就算去调查也只是表面的事,深的东西她查不到。

    “表面上正规买卖,暗地里黄赌毒。”这也就是沈清澜。

    若是别人严靳也不会说。

    他只是不甘心,为贺景承叫屈,为她想那么多,她呢?

    都做了些什么回报的?

    “你若是沾到他,你还能全身而退?”严靳字字句句犀利,砸的沈清澜不知所错。

    看到沈清澜苍白的脸色,严靳轻咳了一声,刚刚他是不是过分了?

    但是他说的是事实啊。

    如果不是他家大老板她现在会是什么下场?

    严靳不觉得让她知道有错,他站了起来,“不去和我家大老板说声谢谢吗?”

    这么久,他从未见过贺景为那个女人这么上心过。

    就算是沈清依也没如此过。

    沈清澜用力的呼吸着,不然她会喘不过来气,她不敢想,因为她的不知情,差点把公司拉入深渊。

    那样她就害了公司所有的人,更是辜负了一心帮助她的林羽峰和张洁。

    说心里话,她不想面对贺景承,不知道要用什么心情。

    他的好,他的坏,还是在利益捆绑下的畸形感情,她都不敢去正面面对。

    “不去?”严靳皱着眉。

    沈清澜摇摇头,说去。

    这个情她得领。

    到了万盛集团,严靳把她带到贺景承的办公室门口就走了。

    他能做的就这么多。

    剩下的看她自己。

    沈清澜站在办公室的门口,鼓足了勇气,才抬手叫门。

    听到声音沈清澜轻轻推开门,走进去就看见贺景承低头在看文件,眉头紧皱,似乎很是不悦。

    沈清澜有些后悔来。

    她蹉跎的站着,不知道怎么开口。

    听不到有人说话,贺景承不耐烦的连头也没抬,“有话快点说!”

    沈清澜的心一颤,“那个……我可能来的不是时候。”

    贺景承抬头,就看见沈清澜站在门边,眉头皱的更加深了,看到沈清澜的那一刻,他很意外。

    她很少主动找自己,基本都是有事才会找他。

    是为那个男人的事?

    想到这儿,贺景承的目光冷了几分,“找我有事儿?”

    沈清澜看着贺景承,心头千思万绪,轻轻垂下眼眸,朝着贺景承的办公桌走去,没有站在办公桌对面,而是绕过了办公桌,走到贺景承身旁,短暂的犹豫了几秒,便坐在了他的大腿上,伸手勾住他的颈,没有任何言语,倾身上前,献上自己的吻。

    她知道,贺景承喜欢她的身子。

    他喜欢,她给。

    贺景承没有想到她会这么主动,眉梢轻挑,任由她吻自己,有那么一刻,她吻上自己的唇时,贺景承的心乱了。

    她不是一直排斥自己吗?

    今天为何主动了?

    因为自己抓了肖跃,所以她是来求自己的?

    贺景承原本有点温热的心,又变得冰冷。

    贺景承将她整个人抱起来放到办公桌上,往后退了一步,幽深的眸子夹杂着寒光射向沈清澜,唇角勾起一抹冷笑:“今天那么主动,有求于我?”

    他顿了一下,“我喜欢看你主动勾引我的样子,你自己把衣服脱了,让我看看你的诚意。”

    沈清澜低垂着眼眸,没有露出太多情绪,伸手解着自己衣服的扣子,一粒一粒……

    贺景承就冷漠的看着,冷俊的脸庞,带着一丝暴戾。

    为了那个男人,她竟然能做到如此?

    曾经是季辰,现在随便个男人,都能让她献身?

    贺景承一把将她推到,按在办公桌上,桌子上的东西,哗哗掉了一地。

    “沈清澜,你是好样的,总是能刷新我的三观,献身是吗,我成全你啊!”

    贺景承怒急了,从未如此失控过。

    他按着沈清澜的身子,俯身压下来,大掌扣着她纤细的腰,揉捏着,她的肌肤很腻很滑,如羊脂玉一般。

    沈清澜的脸颊火辣辣的烫,不敢看贺景承一眼。

    贺景承看着她红润的脸蛋儿,低头噙住她的嘴唇,用力的咬下去。

    沈清澜忍不住轻颤着身体,腰间一阵刺骨的痛,让她打了个冷颤,她知道这是她的经期到了,在牢里她没有做好月子,那种地方怎么可能做好月子呢,这是生念恩,遗留下来的毛病,一到经期,腰就会刺骨的疼。

    身上出了一层冷汗,她颤着声音,“贺景承,谢谢你……”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