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24章 她也是我的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在送沈清澜去医院的过程中,念恩很安静的坐在严靳怀里,但是眼睛却盯着后座贺景承怀里的沈清澜,眼泪一颗一颗的往下掉,小肩膀因为哭泣一耸一耸的,严靳没哄过孩子,他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只能拿纸巾给他擦脸,“你别哭了,我的心都被你哭的发慌,你妈咪不会有事的。”

    严靳不会安慰人,有点生硬。

    贺景承像是没听见,眼里只有沈清澜,她的脸色苍白了无生气,好像风一吹就会散,不知不觉他用了力,怕这个女人会从他的世界消失。

    车子到医院沈清澜被送进抢救室,严靳也抱着念恩跟了进来,贺景承坐在走廊上的排椅上,点了根烟,袅袅的烟雾遮挡住他此刻的表情,良久他抬眸,让严靳把念恩放下来,“你去查清是谁。”

    他心里猜测可能是沈清依,如果这次还是她,那么他不会再放过。

    他放纵了她很多次,但是这次他无法再做到无动于衷。

    严靳说是,看了一眼念恩转身离开。

    念恩站着,身上有些脏乱,长长的睫毛上还有未干的眼泪,眼睛红通通是,不安的盯着手术室的门。

    贺景承丢下烟头,叫念恩,“你过来。”

    念恩蹉跎了片刻迈着小短腿走到贺景承跟前,贺景承看他,抬手擦掉他脸上的灰和泪。

    念恩眨着红红的眼睛,低头抠着手指,是哭过后的沙哑声,“叔叔,我妈咪会不会离开我?”

    说着眼泪又落了下来,他怕,怕这得来不易的亲情,又要离他而去。

    他真的好怕。

    贺景承的手轻微的颤了一下,擦掉念恩脸上的眼泪珠子,说,“不会。”

    这时手术的门被推开,紧接着沈清澜被推了出来,念恩蹭的一下跑到门口,垫脚拉住沈清澜的手,“妈咪!”

    医生拿掉口罩耐心的说,“你妈咪还在昏迷,听不到你说话。”

    念恩失望的垂下眼眸。

    贺景承揉了揉他的头发,目光落在沈清澜身上,“她怎么样了?”

    “没有生命危险,身上有多处淤青,最重的伤在背上,我已经开了药,护士等会儿会送进病房。”医生简单的陈述沈清澜的情况。

    贺景承点了点头,把沈清澜推进病房,然后叫来陈妈先把念恩带回去。

    好在念恩没有受伤,只是有点吓到了,念恩被陈妈带回去,病房里就剩下了贺景承,他坐在床边,伸手拂过她额头的碎发,指尖划过她小巧的鼻子,没有血色的唇,当时沈清澜被送进手术室,他坐在外面,在心里问自己,如果这个女人出不来了,他会不会有遗憾。

    答案是有。

    他的心里放不下她。

    贺景承在这里陪了一夜,这一夜他想了很多,几乎没怎么睡,偶尔闭上眼睛也是养神,睡不着,直到早上的时候有点困意,但是刚比闭上眼睛,病房的门就被推开了,是陈妈带着念恩还有早餐过来。

    昨天陈妈已经知道沈清澜和念恩被人绑架了,沈清澜才会受伤。

    一大早就起来炖了汤拿到医院来,看到贺景承略带疲惫的神色,关心的说道,“你在这里守了一夜肯定没休息好吧,要不,你先回去这里我看着。”

    贺景承摆了摆手表示不用,伸手摸摸沈清澜的脸还没醒来的痕迹,忽然贺景承的手背上多了一只小手,并且作势要拿开贺景承的手,霸道的不得了,“她是我妈咪,你不要碰她。”

    念恩把沈清澜的头扳向自己这边,贺景承的眉拧在了一起,这小家伙什么意思,这是要和她抢人?

    贺景承拍开念恩的小手,“这会儿,又精神了,昨天是谁嚎啕大哭,一脸的眼泪和鼻涕?”

    念恩不管就是要沈清澜的脸面向自己,很霸道的模样。

    贺景承目光在念恩的面颊一闪而过,不作为分秒停留,定格在沈清澜的脸上,意味深长,“她也是我的人。”

    念恩沉默了很久,病房里静悄悄的,静的甚至呼吸声都能清楚的听到。

    “那你是我爸爸吗?”念恩软糯的声音还夹着丝丝的沙哑,昨天哭的还没彻底的缓过来,可是贺景承却清清楚楚的听到,这是他最不想面对的事,被念恩这样一说,有点烦躁。

    他抬起眼眸看着念恩,第一次这么仔细看他,他和沈清澜不是很像,只是眼睛有一点像,都很明亮有神,五官脸型······贺景承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竟然觉得念恩有点像自己,赶紧摇了一下头,念恩怎么可能是他的孩子?

    他就碰过两个女人,沈清依和她,要是有孩子也应该是沈清依生,才会有这么大的孩子。

    所以这绝对不可能。

    陈妈见贺景承变了脸,赶紧过来圆场,“先生,你还没吃饭吧,我带了早点过来,你吃点。”

    贺景承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表情可能过于严肃,缓了缓说,“不用。”

    他一夜没怎么睡,没觉得饿,就是没洗澡没换衣服身上不舒服,“陈妈这里你看着,有事给我打电话,晚点我会过来。”

    陈妈点了点头说好。

    贺景承从医院离开,开车去了老宅,这几天老爷子和贺莹莹要回部队,他得回家看一眼。

    然而没想到的是,进门就看见了沈清依,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

    贺莹莹忙站起来,“哥,依依姐来了。”

    贺景承丢掉身上的外套,直径上了楼,好似没听见贺莹莹的话,更像是没看到沈清依,完全把她当成了空气。

    李怡芸也是觉得别扭,取消婚约时闹的挺不愉快的,现在又来家里,她都不知道这么去和她相处。

    看着贺景承把自己当透明人,沈清依心里难过极了。

    曾经他宠过自己,现在看都懒得看一眼,可想而知内心的落差。

    她蹭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望着贺景承上楼的背影,“我是来看伯母的,知道她受伤了我很难过。”

    贺景承不愿意听,解着领口继续上楼,沈清依不甘心,“景承,我不想和你分开·····”

    然而这时贺景承裤兜里的手机响了,是严靳打过来的,汇报他查到的情况,这次贺景承猜想错了,不是沈清依而是刘雪梅,贺景承听着脸色越来越沉。

    暴风骤雨前的天有多惨淡,贺景承的脸色就有多阴沉。

    她们这母女两个轮着翻的来?

    贺景承转身下楼,一步一步走向沈清依······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