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60章 你在看什么?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沈清澜和于洋从水产市场回来就听到于奶奶的哭声。

    船卖了,他们没有经济来源,沈清澜就到水产市场去给人卖鱼,于洋给人搬运海鲜赚钱,来维持生活。

    听到于奶奶的哭声,两人加快了脚步,刚走到家门口,就看到门口站着几个人,于爷爷躺在地上。

    心莫名的发慌,沈清澜快步走进屋内,看到是陈天皓,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厉声质问,“你来干什么?”

    于洋二话不说,就拿起门旁的扫把,就要跟他们打。

    他年轻气盛,根本不想后果。

    沈清澜一把拉住他,抢过他手里的扫把,陈天皓带了那么多人,打架,吃亏只会是他们。

    也是最愚蠢的。

    “你不准动,否则我会讨厌你。”沈清澜警告他。

    于洋气的脸色通红,但是沈清澜那么严肃,他又不敢了。

    于奶奶上来推沈清澜,“都是因为你,你要是不来我家,怎么会出这么多的事情。”

    猝不及防,沈清澜被推往后推退了两步,对于奶奶的指责,她无从反驳,如果不是她,于家不会招惹到陈天皓。

    “早把人交出来不就没事了吗,自找苦吃。”陈天皓说着走到沈清澜身旁,看着她,“我说过,给不起钱,就用你抵债。”

    于爷爷朝陈天皓请求,“只要你给我一点时间,我就把剩下的五万给你。”

    沈清澜愣了愣,于爷爷说,船卖了30万,怎么还差5万?

    还是,根本就没那么多钱?

    看样子一定是这样的。

    陈天皓趁机对沈清澜说道,“你跟我,那些钱我就不要了,怎么样?”

    沈清澜狠狠的瞪着他,想要说他休想,可是,看到年迈的于爷爷,被他们这样对待,就什么拒绝的话也不出口了。

    “你不就是想要我吗,我同意,但是,那些钱还给我,我就同意,不然就是死,我也不会从你。”

    沈清澜算是看清了,就算她凑够三十万,陈天皓也未必能遵守承诺,放过他们。

    现在她只能用缓兵之计,先答应他,救了于爷爷再另做打算。

    陈天皓的脸色不好看,“你威胁我。”

    “是你欺人太甚!”

    沈清澜上了狠劲,抓过于奶奶落在地上的刀,抵在了脖子上,“我既说的出,就做的到,你陈大少爷,想来也不差这点钱吧?”

    沈清澜软硬兼施。

    “我当然不差钱。”陈天皓就是大爷性子,说他没钱,那不是跟侮辱他似的吗。

    而且,不能在美人面前丢了面子。

    “钱我可以不要,但是你得跟我走。”

    陈天皓一扫之前的阴霾,脸上浮起了几分得意,“你看见了,我在海神村,那就是神一样的存在,你惹不起我的,所以,早答应。那老头儿,也不用受皮肉之苦了,你说对吗?”

    沈清澜恶心陈天皓嘴脸,但是,这个时候也不得不和他周旋,“我可以跟你走,但,不是现在,我得送爷爷去医院。”

    陈天皓有些恼了,“你耍我玩呢?”

    “没有,爷爷年纪大了,我必须先送他去医院,两天,我绝对你跟你。”

    沈清澜拿定了主意。

    陈天皓犹豫了。

    “我都答应跟你了,还不行吗?”沈清澜没强硬,软软的。

    陈天皓的心都酥了,“好,我答应你,两天,就两天,到时候你找什么借口也不行。”

    于爷爷抖着手,想要劝说沈清澜,但是却被沈清澜打住了。

    这件事,她不能连累于家人,她已经想好了对策。对于爷爷摇摇头,让他不要担心。

    陈天皓为了博取沈清澜的心,还装起好人,帮着沈清澜把于爷爷送去医院。

    沈清澜和于洋架于爷爷下车,陈天皓警告沈清澜,“给你两天的时间,不要想要逃跑,在海神村,我就是老大,你要是敢跑,我就把于家人通通弄死。”

    “你想多了。”沈清澜没想过逃,因为她逃不掉,于爷爷和于奶奶年纪大了,根本无法长途奔波。

    若是她一个人跑,陈天皓势必会拿于家都人来撒气,所以,她不可能选择逃这条路。

    于爷爷被送进急救室,他们都等在急救室门口。

    于奶奶不吭声,心里怨沈清澜,要是没她,家里不会经历这么多变故。

    沈清澜知道,于奶奶不是坏人,是看到于爷爷被人这么欺负,伤心了。

    “对不起。”沈清澜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话,来安慰她,用什么话,来表达自己对他们的愧疚。

    于奶奶弯着腰,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来,她这一辈子过的不顺,中年丧子,孙子傻,唯一让她为傲的就是嫁给了于爷爷,虽然不富裕,但是,于爷爷很爱她,给了她很多温暖。

    所以,才会在见到于爷爷被欺负,没有理智的怨沈清澜。

    现在坐下来想想,她又何尝想沾陈天皓那样的人呢。

    忽然急救室的门打开,一个护士走了出来,问,“谁是家属?”

    沈清澜刚想张口,于奶奶就迈着蹒跚不稳的步子走过来,“我,我,我是家属,我家老头子怎么样了?”

    “伤者年纪大了,没有致命的伤,但需要静养,而且以后不能再干活,他的身体吃不消。”

    于奶奶连连点头,并且保证道,“不干,不干。”庆幸的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那,我家老头子,什么时候能出来?”

    “很快,不用着急。”

    说完护士转身返回手术室。

    于爷爷出来后,于洋和于奶奶都守在病房,沈清澜只是在外面看着,知道于爷爷没生命危险,她就安心了。

    她独自一个人,走出医院,迷茫的在路边,没有方像,没有目的地。

    她身上连件能证明身份的证件都没有,前20几年的人生,像是空白……

    不远处的餐厅,走出来两个身影,一大一小,念恩穿着黑白色条纹的卫衣,脚上穿着白色的板鞋,留着齐刘海,眼睛又大又明亮,走到那儿,都能引起人的侧目。

    和牵着他的男人一样,都那么引人瞩目。

    今天,念恩说要吃肉末蛋羹,贺景承就带他出来,抱他坐上车后,贺景承弯身给他扣上儿童安全座椅上的安全带。

    “你是不是忍了很久了?”

    贺景承不解的问,“什么?”

    念恩从中控台上拿起烟盒,递到他面前,“你应该很想要抽一支吧?”

    贺景承和念恩在一起,都会尽量不在他面前抽烟。

    刚刚在餐厅,念恩就看出他来瘾了。

    贺景承捏他的脸,“小子。”

    念恩笑着。

    “那你等我一会。”贺景承确实来瘾了,和念恩一起呆了半天了,一根没抽。

    贺景承关上车门,斜靠在车门上,点了根烟。

    暖黄色的路灯,和摇晃的树枝交错,斑驳的影子落在贺景承的身上,风轻轻吹起他额角的碎发,两角分明的轮廓,消瘦了许多。

    贺景承回头,就看见念恩盯着车窗外,“你在看什么?”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