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64章 有我在,你怕什么?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李怡芸的话很明确,要什么报酬都可以给,就是不能进贺家。

    李怡芸都要崩溃了,怎么就和沈家纠缠不清了?

    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你怎么能看上那种女人?”

    贺景承的声音很冷,带着质问,“她是那种女人?!”

    这是贺景承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和李怡芸说话。

    李怡芸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会用这语气和自己说话,心里难受,他为那个女人,质问自己?

    这还没进贺家呢,就这么维护,要真是进了门,贺景承眼里还能看到其他人吗?

    李怡芸同样质问他,“景承,这就是你和我说话的态度?”

    “在你眼里,我连分辨是非的能力都没有?!”

    贺景承一点都不让。

    把李怡芸噎的说不出话,只能干气。

    胸口快速的起伏着,“今天我也把话撂这,你想都别想,除非女人死绝了。”

    说完李怡芸甩手离开。

    走到门口,李怡芸的脚步一顿,“念恩如果真是你儿子,我承认,也只认他。”

    对于念恩李怡芸却一点也不讨厌,甚至喜欢。

    没理由就是喜欢。

    而且她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不接受沈清澜不但是因为她是沈家人,还身上有污点。

    老爷子那是正经政治人员,儿子娶个做过牢的?

    别人得怎么说?

    所以她不会松口。

    她就不明白了,那么多女人,好的那么多,门当户对的也不少,为什么偏偏和沈家纠缠不清了?

    “有空将念恩带回去。”

    贺景承觉得疲惫,这个时候不想和李怡芸争辩,他用力摁着太阳穴,声音压的很低,但却又不容置喙,“念恩身体不好,若是你接受不了,我不会带他回去。”

    李怡芸发现自己不能和贺景承说话,早晚得气死。

    她都愿意承认念恩的身份了,他还不愿意了?

    “好,那你也别要我这个妈了,权当没有。”

    李怡芸摔门而出。

    念恩在餐厅吃点,听见响动,朝书房看了过来。

    看到李怡芸难看的脸色,小脸染上几分不明所以,她和爸爸吵架了?

    可是为什么呢?

    念恩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跟着颤了颤。

    看见念恩李怡芸换了一副模样,大人不管有多少事,都不应该在孩子面前有情绪。

    平白无故让他不安心。

    李怡芸走过去,揉揉他的头发,“好好吃饭。”

    念恩乖乖的点了点头,“奶奶吃饭了吗,没有的话,在这里吃,陈奶奶做饭好吃。”

    “不了。”

    李怡芸不想看见贺景承,“我下次再来看你。”

    抬头看向陈妈,“你照顾好他。”

    陈妈点头,说,“嗯。我会的。”

    李怡芸深深吸了口气,转身就走,免得看见贺景承来气。

    念恩眨着眼睛抬头看陈妈,“陈奶奶,她是不喜欢我吗?”

    “不是。”

    陈妈还没来得及回答,贺景承就开了口。

    念恩看向走过来的贺景承,“可是她明明生气了。”

    贺景承坐在椅子上,把念恩抱坐自己的大腿上,“她是在跟我置气,不关你的事。”

    念恩从小生活在慕言家,慕言的父母,一直以为是因为他,慕言才没结婚,所以对他有点介怀。

    他虽然小,但是也会看脸色。

    心思很敏感。

    还是有些不安。

    贺景承安慰他,宠溺道,“有我在,你怕什么?”

    念恩笑了笑,往贺景承怀里钻,有爸爸真好。

    晚上,贺景承带念恩一块出去的,梁家,梁老爷子过寿。

    虽然不和,但是身份都摆在哪儿呢,贺老爷子不在,贺景承不去不合适。

    再不和,面上得过的去,不能让别人挑理。

    下车时,严靳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念恩也去吗?”

    贺景承没结婚,这样忽然带着孩子,出席这样的宴会,肯定会招来流言蜚语。

    贺景承抬眼,警告十足。

    那一眼好似在说,你敢再说这样的话,绝对不放过你。

    他的儿子,有什么好藏的?

    如果连个身份都不敢给,他还配人父?

    严靳吓的一个激灵,赶紧献媚的给贺景承开车门,“我刚刚犯浑。”

    贺景承连个眼神也没施舍他,牵着念恩下车。

    贺景承一身笔直的西装,剪裁合身的西裤包裹着他修长的双腿,单手随意的抄在裤兜里,唇角微抿,眉梢眼角,透着锋利。

    念恩也穿的正式,和贺景承一样的西装,只是他的小了很多倍,领口多了一个蝴蝶结,看起来像个小绅士。

    站在贺景承身边,模样就像是缩小版的贺景承。

    他仰着头,微微抬着下巴,跟着贺景承的脚步,贺景承的脚步不快不慢,刚好让念恩能跟上。

    宴会在梁家宅子办的,外面停了很多豪车,一排一排的,可见梁家的地位也不可小觑。

    今天不只有商界的人,更有政界的。

    排场不小。

    看着念恩严肃的表情,贺景承笑了,“干什么呢?”

    念恩抬起头看了一眼贺景承,郑重的说,“爸爸,这是正经场合,不能笑,得严肃。”

    念恩不说话还好,一说贺景承唇角的弧度又深了几份。

    这么小,还要装深沉。

    贺景承握紧了他的手,贺景承知道,他这是没安全感,才会在这种场合表现的傲居又冷漠,好似不好惹得样子。

    “念恩。”

    贺景承叫他。

    念恩仰头望着他,“恩?”

    “有爸爸在。”

    念恩望着贺景承两秒,然后笑了。

    是的,他有爸爸。

    而且他有姓,姓贺,叫贺念恩,如果再被问起,他可以骄傲的说,我有爸爸,他叫贺景承。

    贺景承和念恩走在前面,严靳也是一身正式的西装,跟在他们身后,尾随而进。

    一踏进大门,就引起来瞩目的目光,特别是他手里还牵着一个孩子。

    众人都惊呆了,他怎么会带着一个孩子,来这样的场合。

    众所周知,贺景承没结婚,这孩子哪里来的?

    和他什么关系?

    如果情人生的,不应该会带出来才对。

    毕竟不好听,名不正言不顺。

    好奇,但是也没人敢问。

    贺景承在圈子里,出了名的难相处,谁敢贸然问他。

    梁子薄也好奇,问身边的高洐,“那孩子谁?”

    高衍摇了摇头,“和沈家的那个退婚了,也没听说他有新的结婚对象,就算有年龄也对不上。”

    梁子薄撇了一眼高衍,“先不管,安排好了吗?”

    高洐低眸,说,“安排好了。”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