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66章 爸爸我们撞到人了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梁子薄怎么也没想到贺景承如此暴力。

    “贺总,怎能说,我们都是男人,打女人不好吧?俗话说的好,君子动口不动手。”

    “不好意思,我不是君子。”贺景承的话里有话,声音里藏着锋芒,“我今天来祝寿的,搞得像逛了窑子,也不知道是谁这么不长眼,随便什么人都能进。”

    贺景承是一点面都没留。

    梁老爷子气的脸,红一阵白一阵。

    梁子薄狠狠的瞪着女人,缠着就缠着,说什么怀孕了?让贺景承抓住了把柄。

    事到如今,不管如何,他都得把帽子扣给贺景承。

    不然,被笑话的就是梁家了,好好的寿宴被一个小姐破坏了。

    梁子薄拦住贺景承,“你走了,把你的女人也带走,别在这脏了我的地方。”

    “梁老板,这女人是从你家出现,说怀了我的种,我得让大伙看看,严靳,就在这看着,她弄不出孩子,就不准她走。”

    贺景承的声音不高不低,又字字清晰,让在场的人都能够听的清。

    下面的人接头交耳。

    贺家和梁家不和,不是一天两天,大家都知道,但知道归知道,但是谁都不会说,心里明白就行。

    两家会结梁子,要从九年前说起,那时军区的上将是秦怀铭,他一退休自然位置空了下来,当时贺老爷子和梁老爷子是接位人选。

    但是秦怀明推荐了贺老爷子,一把手的位置也和梁家失之交臂。

    梁老爷子不服气,暗地里没少使绊子,有一次演习,梁老爷子暗地里做了手脚,差点要了贺老爷子的命。

    从此也结了恩怨,面上和气,背地里就没和过。

    今天搞这么一出,孰是孰非,每个人心里都有思量。

    不管他们站队那一边,这个时候,都不会开口说话。

    就算真的站队了,也不能说。

    谁又能说准,谁是笑到最后的那一个赢家?

    梁子薄怒瞪着女人,颠倒黑白,倒打一耙,“你是怎么混进来的,你的恩怨去贺家说,今天你是不是故意来捣乱的,说,谁让你来的?!”

    贺景承懒得看。

    梁子薄打定主意不让贺景承干净的离开,上前要再拦住他,严靳比他快,长臂一伸,挡住梁子薄。

    “这事,在梁家发生,平白无故的一个风月场所的女人也能来祝寿,我也是大开了眼界。”

    “你少在这里胡言乱语,她是溜进来的。”梁子薄立刻否认。

    “大门口递请柬是摆着看的,没有同样可以进,那当初还费什么事,送请柬。”

    “这事,在梁家发生,自然要查清,我倒要看看,是谁,想要破坏我的寿宴。”

    一直沉默的梁老爷子,终于开了口,声色俱厉?,军人的气势,倒是展现的淋漓尽致。

    不过,字里行间,也是咬定了是有人故意捣乱,和梁家无关。

    听着背后的言论,贺景承冷笑,不做理会,抱着念恩离开。

    离得近,念恩能够看清,贺景承的脸,他看似平静,可是他的呼吸是粗重的,额头上都是汗,也就是灯光暗,别人才看不太清楚。

    可是念恩能看见。“爸爸,你怎么了……”

    贺景承做了一个嘘的唇形,让他不要说话。

    念恩很乖,不在问了。

    贺景承上了车,扯掉了西服外套,开车的时候,窗户开着,被风吹着,他才能保持清醒。

    他的车速放的快,忽然前面出现一个人影,似乎她很慌张,也没看清楚前面的路,等贺景承踩下刹车。

    还是把人撞到了。

    念恩吓傻了,“爸爸……我……我们撞到人了。”

    贺景承才没心思管撞倒的人,而是问念恩,“有没有伤着?”

    念恩摇头。

    陈天皓带着人也追了过来,脸上有血。“妈的,竟然身上藏刀,想跑,门也没有。”

    贺景承已经下车,不管对方有没有错,他撞的人。

    见贺景承要掏钱,陈天皓摆了摆手,“不管你的事,是她要跑,怪不得别人。”

    陈天皓还想谢谢他呢,不然真有可能让她跑掉了。

    贺景承急着走,就没多做停留。转身上车,就在他启动车子。准备走的时候。

    陈天皓抱起了被撞昏的沈清澜,她的头微微一侧,仰在了陈天皓的手臂外。

    贺景承不经意的一眼,目光就给定格了。

    那张脸……

    两个小时以前,两天一到,陈天皓就带人来找沈清澜。

    沈清澜也打算好了,就算她要跑,也不能从于家跑,只有从陈天皓手里跑,才不会连累于家。

    所以,在陈天皓来的时候,她走的干脆。

    因为她不想给于家带来麻烦,于爷爷已经住进医院了,于奶奶年纪也大了。

    经不起折腾。

    打定主意那一刻,沈清澜就做了准备。

    身上藏了刀,坐在车里趁陈天皓不备时,用刀抵在他脖子,威胁让他放自己下车。

    之前沈清澜表现的很乖巧,陈天皓防备松,让沈清澜得了逞。

    在沈清澜逃跑的过程中,陈天皓不甘心,和她发生了争执,沈清澜手中的刀,划了陈天皓的脸。

    “等等……”

    贺景承推开车门下来。

    陈天皓正在气头上,“你撞了我的人,我大发慈悲,让你走了,你还想干什么?”

    贺景承根本听不到他的话,只是朝着他走去,看似平稳的脚步,凌乱了。

    他的手轻微的颤抖,修长的食指,挑开挡在沈清澜脸上的头发,她的脸,完完整整的落在贺景承的眼里。

    陈天皓身子一撤,撇开贺景承的手,“你干什么,这是老子的女人,你也敢碰,想死啊?”

    “是吗?”

    不等陈天皓反应过来,贺景承反手一拳,陈天皓被打的身体猛的往后一仰,手上的力松了,就在沈清澜要摔下去的时候,被贺景承拦腰接住,稳稳的扣在怀里。

    如果说,刚刚还有些不确定,她就是沈清澜,只是一个长的像她的人,那么,现在他可以肯定,她就是沈清澜,他对她的身体很熟,这就是她的感觉。

    没有人可以代替。

    以前他不明白,为什么对她总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直到他知道念恩的身份,他才知道,这份熟悉从何而来。

    从顾邵给他说,他就没怀疑过念恩的身份。

    陈天皓被沈清澜伤了,本来就在气头上,一又被人莫名其妙的揍了,怒急了,嘴角往外冒着血呢,说话的时候唾沫夹着血腥子都喷出来了,“也不看看我是谁,就敢打我。”

    朝着跟着自己的几个小混子,喊到,“给我打,打死了我担着。”

    刚刚那几个人都看傻了,谁能想到贺景承会突然出手了。

    而且,他那股狠劲,震慑住了他们,根本没人敢动。

    见没人动手,陈天皓放狠话,“再不动手,以后就别跟着我,我好吃好喝的白养你们的?”

    二毛最先反应过来,喊了一声,“大家一起上。”

    因为他们知道,单挑绝对不是贺景承的对手。

    他们一涌而上,贺景承抱紧了沈清澜,一脚踹出去,最近的那个一人。

    他怕伤到沈清澜,所以就有所顾忌,让他们有了可乘之机,有个人手里拿了匕首,从贺景承背后袭来。

    “爸爸小心!”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