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67章 是我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贺景承反应过来。要躲已经来不及,而且他不能反过身,因为他怀里有沈清澜。

    怕她会被伤到,贺景承只是侧了一下身子,刀刃从他的背部一划而过,一道口子,跃然而上,他穿的白衬衫,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血。

    这次没得逞,他们自然不能罢休,就在他们缠着贺景承脱不开身时。

    陈天皓气的骂娘,爬起来就要去抓念恩,都是这个臭小子坏了他的好事,不然那个人就得逞了。

    陈天皓要拉开车门时,远处刹那亮起一道刺目的光,陈天皓不适应忽然来的光亮,眯着眼眸,等到他看清灯光的来源,是从车上发出来时,车已经在咫尺,而且车速丝毫不减,陈天皓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嘭!

    陈天皓被撞了出去,滚了几圈,才停下来,紧接着严靳从车上下来。

    没要太久了,严靳就把人全部撂倒。

    这些人对贺景承来说,也不在话下,只是他抱着沈清澜就有了拘束。

    解决了人,严靳才走过来,看见贺景怀里抱着的人,惊呆了,“她……她……”

    贺景承转身,“先回去。”

    贺景承都上了车,严靳还没反应过来。

    刚刚是他看花眼了吗?

    那是沈清澜?

    她……她没死?

    她怎么生存下来的?

    严靳有太多太多的疑问。

    简直不可思议!

    “严叔叔。”念恩趁贺景没发火前,喊了一声严靳。这才把他神游的思绪拉回来。

    严靳赶紧上车,“人怎么办?”

    现在贺景承哪有心思管那些人?

    只想立刻带沈清澜离开。

    严靳想,反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开车的时候,严靳向贺景承汇报了在梁家的事,“经过检查,说是溜进去的……”

    严谨堵在梁家,梁子薄,自然是想要快点解决,怕贺景承咬着不放,声称是这个女人自己想要攀高枝,弄出来的的事。

    也给贺景承洗了白。

    事情弄到这个地步,梁家不得不给个说法,但是梁子薄是不会承认的,那等于打自己的脸,于是,把责任都推到了那个女人身上。

    “真卑鄙,这种损招也能使出来。”严靳冷着脸。

    现在严靳还能清楚的记得,当时梁子薄那不要脸的样。

    贺景承没心思理会,这么一点小事,也不能怎样梁家。

    梁老爷子在位那么久,有根基,有人脉。要把梁家扳倒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贺景承低着头,看着怀里的沈清澜,眼睛是红的。

    念恩一直不知道贺景承怀里抱的是沈清澜,以为是贺景承撞了人,才要抱回去。

    到别墅下车的时候,念恩才看见沈清澜的脸,惊呼,“是妈咪!”

    贺景承连念恩的话也听不见,抱着沈清澜上楼。

    严靳抱起念恩,“嘘……”

    不让念恩说了,明显这个时候,贺景承什么也听不进。

    进屋时,贺景承对严靳说了一声,“让顾邵来。”便进了屋。

    他撞到她了,虽然没见血了,但是贺景承还是怕她伤了。

    让顾邵来检查一下,才能放心。

    进到屋内,贺景承将沈清澜放到床上。

    坐在床沿边上,看着她的脸。

    此时此刻,他的身体是热的,心是会跳动的。

    是庆幸,是失而复得的喜悦。

    贺景承低头吻她的唇,声音低沉而沙哑,滚烫的水珠从她的脸上滑落,“你知不知道,我多想你,多想和你说一句话……对不起。”

    对不起,自己以前伤害过她。

    对不起,自己没有保护好她总是让她伤痕累累。

    对不起,让她怀着默恩时,在牢里吃苦,自己却没有及时出现。

    对不起,她出现在自己面前时,自己没有把她认出来。

    自从和她相遇的,每次相处,的情景都在脑海里浮现,她的无奈,她的倔强,她的隐忍,那怕是走投无路,她依旧不肯服输的勇气。

    都深深的触动他的心。

    贺景承身体内的燥热还没除,这样一吻,有些心神荡漾。

    他亲吻她的脸颊,一遍一遍唤她的名字……

    好似要将这个人,烙印在心坎上,才肯罢休。

    忽然,门被敲响了。

    贺景承缓缓离开她的唇瓣,调整好。

    说了一声进来。

    顾邵和严靳都上来了,念恩让陈妈带着。

    贺景承背对着所有人,让顾邵检查沈清澜的伤势。

    顾邵简单的检查了一遍,说,“只是昏迷了,没有明显伤,如果你不放心,明天去医院检查。”

    毕竟家里,条件有限,没医院设施齐全。

    “我知道了,你们都出去吧。”

    顾邵想问,怎么找到的人,可是看这情况,不能问,跟着严靳下楼。

    顾邵提着医药箱,“你怎么也伤了?”

    收拾几个小混子时。严靳多少挂了点彩。

    顾邵给他装了一个冰包,往严靳怀里一扔,“消肿。”

    严靳瞪顾邵,“看见我受伤了,就不能温柔一点,怪不得莹莹不喜欢你,不是没道理,你就该一辈子单身。”

    贺莹莹就是顾邵的软肋,严靳这话简直是往他伤口上撒盐。

    一把夺过冰包,往垃圾桶一丢。“严靳,你知道你为什么连个女朋友也没有吗?”

    严靳才不接他的话,“狗嘴里还能吐出象牙?”

    “你嘴这么贱,怎么没被打死?”

    顾邵恨的牙痒痒。

    严靳挑挑眉,除了贺景承能欺负他,别人没有。

    楼上,贺景承把自己泡在冷水里,试图消下去那股邪火。

    过了那么久燥热也没减下去,反而,越来越不受控制。

    沈清澜就在外面,他喜欢的女人。

    可是他却不想这个时候碰她。

    因为她是昏迷的,就算要她,也要她清醒的情况下。

    冷水换了三遍,贺景承泡了两个小时,才缓解一些。

    他穿着浴袍出来,看见床上躺着的人,走了过去。

    伸手拂过她额头的碎发,俯身亲吻她的额,鼻子,嘴唇……

    然而就在他想加深这个吻时,忽然被推开,一双惊恐的眼眸,正盯着他,“你是谁?”

    贺景承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是我。”

    沈清澜依旧是防备的样子,再次问,“你是谁?!”

    贺景承这才感觉到不对劲,试着问,“你不记得这里?”

    沈清澜四处扫了一眼,摇了摇头,“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抱着头,很痛苦的模样。

    “你不记得没关系,我记得你就好。”贺景承试着安抚她,还没碰到她,就被她推开手,抵触的躲在床头。

    “你……你真的忘记我了?”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