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68章 你能放开我吗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沈清澜不说话,也不看贺景承,似是默认,她不认识他。

    贺景承呐呐的,“你把我忘了?”

    他说不清心里的感受,或许不好,又或许好。

    曾经他们在一起,不单纯,或许忘记,重新开始,也是好的。

    贺景承试着去触碰她,沈清澜躲避,不愿意他的触碰。

    这样的感觉很不好,就像是在拒绝他一样。

    贺景承不顾她的抵抗,抓住她的双手,“我们虽然没有结婚,但是夫妻该做的事,我们都做了。”

    沈清澜睁着眼睛,依旧无动于衷,睫毛一扇一扇的,“你能放开我吗?”

    “不能。”别的贺景都可以妥协,就这一点不行。

    “你困了我抱你睡。”贺景承不容她拒绝自己。

    抱着她躺下,沈清澜没反抗,只是背对着他,眼睛不在是面对他时的那种迷茫与无措,而是,一片清明,好似什么都明白。

    贺景承从身后扣着她的腰,结实的胸膛紧紧的贴合着她的后背,亲吻她的头发,安抚她,“别害怕,我不是坏人,也不会让人伤害你,因为你是我的人,我们有儿子……”

    在听到贺景承说到念恩时,一滴晶莹的泪住,越过沈清澜的鼻梁,滑了下来。

    念恩……

    早上,沈清澜先醒的,他醒来时,贺景承还在睡,昨晚他一夜几乎没睡,快天亮的时候才睡着的。

    沈清澜坐在床头,静静的看着他,他瘦了,这样侧着脸,脸部的轮廓越发的棱角分明,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想要去触碰他脸庞。

    然而这时,贺景承翻了一个身,沈清澜赶紧收回手,发现身边没了人,贺景承的眼眸倏的一睁,看见沈清澜还在,稍稍松了一口气,握住她的手,“怎么不多睡会儿?”

    “我想出去……”

    “去那?”贺景承的脸色遽然一沉,以为她想要离开。

    “我……”

    “咚咚!……妈咪!”

    沈清澜刚想说话,门被用力的拍响,打断了她的话。

    念恩……

    触及到贺景承的目光,沈清澜敛下想要看念恩的情绪,装作平静的说,“有人。”

    贺景承定定的看了她两秒,刚刚她激动的神色,虽然一闪而逝,贺景承还是发现。

    她是真的忘记了,还是装的?

    可是如果是装,她为什么会这么做呢?

    “妈咪开门,快点快门。”他都等急了,早上,早早就起来,就想看到妈咪,可是妈咪不下楼,所以,他上来找。

    小巴掌把门拍的啪啪响,沈清澜没忍住,先下去开的门。

    贺景承不动声色的看着。

    当门打开的那一刻,念恩扑进了沈清澜的怀里,“妈咪你终于回来了,我和爸爸等了你很久。”

    念恩的眼睛红红的,“妈咪,我想你。”

    沈清澜忍着抱住他的冲动,揉了揉念恩的头发。

    这时贺景承走了过来,从沈清澜怀里把念恩抱过来,然后,没看沈清澜的脸,“今天你那儿也不能去。”

    说完抱着念恩下楼,念恩不愿意。“我要和妈咪在一起,你放开我,快一点,我要妈咪。”

    贺景承扣紧他乱动的双腿,“你妈咪累了,需要休息,还需要……好好的想一想。”

    说到想一想时,贺景承还回头看了一眼沈清澜,那一眼意味深长。

    沈清澜没注意,只顾着看念恩呢。

    听到贺景承说妈咪累了,念恩停止了挣扎,“我呆在妈咪身边会很听话的,不让她操心,你让下来去陪妈咪好不好?”

    “念恩,你想让你妈咪永远留在我们身边吗?”

    念恩用力的点了点头,“想。”

    “我也想,所以我们现在不能亲近她,不然她还会离开我们知道吗?”他倒是想要看看,她到底在想什么。

    念恩不明白贺景承什么意思,肯定的说,“妈咪不会离开我的,她那么爱我。”

    贺景承微微一愣,目光在念恩的脸上停留了片刻。

    她那么爱念恩,肯定不会抛弃他。

    可是,他呢?

    她会不会离开,她装不记得是不是就想离开他?

    不管是与不是,贺景承都不会再允许,她离开。

    “爸爸。”念恩还在求,“我真的好想妈咪。”

    “念恩你今天有检查要做。”顾邵站在楼梯口。

    昨晚上他和严靳都没走,看见贺景承下来,提醒道。

    然而这句话,却解了贺景承的围。

    念恩撅着嘴,“今天不检查行吗?”

    “不行。”顾邵严肃的拒绝。

    虽然念恩的病依旧没根除,但是,在顾邵努力的调养下,已经不会短时间内发病。

    贺景承抱念恩去餐厅吃饭,家里很少有这么多人的时候,一时间,显得有些热闹。

    严靳想了想,“沈小姐不下来吃饭吗?”

    贺景承的表情一顿,抬眸看了一眼二楼,“她需要安静,吃过饭,你叫几个人来,顺便去查一下,昨晚的那几个小混混。”

    严靳说,“好。”

    只是严靳不明白贺景承的态度,之前沈清澜生死不明的时候,他性情大变,这会儿回来了,反而冷静了。

    倒让严靳看不明白了。

    饭后,等严靳叫来的人守在了别墅外,贺景承才和顾邵带着念恩离开。

    念恩的每次检查,贺景承都陪着,这次也不例外。

    沈清澜站在二楼的窗口,望着楼下的车子离开……

    就如贺景承所猜想的那样,她是装的。

    昨晚她醒来时,就想起了曾经的一切。

    只是她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贺景承,以什么态度,什么样的心情。

    他对自己的好,是因为念恩的存在,还是对她,有那么一点情。

    她不确定,徘徊又迷茫。

    见过母亲失败的婚姻,她对感情有所保留,不信任。

    包括对贺景承的不确定。

    不确定,他对自己是什么心思。

    所以,才在贺景承面前装作什么都忘了。

    等车子走远,沈清澜下楼,陈妈已经从严靳口中得知沈清澜回来的消息,这样看到她,还是激动了一下。

    “你可回来了。”

    沈清澜抿着唇。

    陈妈过来握握她的手,“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我得出去一趟。”沈清澜说。

    她逃开了陈天皓,不知道有没有连累到于家人,他们年纪大了,于洋又冲动,她担心。

    “可……”

    陈妈欲言又止,当沈清澜拉开大门时,才知道陈妈的欲言又止是什么意思。

    贺景承安排了人看守在这里。根本不让她出去。

    陈妈走过来,“你了解先生的脾气,他这么做也是关心你。”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