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83章 我庆幸我对你不要脸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贺莹莹蹭的站起来,“爸!”

    在坐的人,自然知道贺老爷子的用意。

    贺老爷子沉着声,他不笑的样子,看起来特别威严,“好了!”

    贺莹莹不敢在反驳,只是死死的盯着贺景承,都是他的错。

    贺景承也不在意,他本来就是故意的。

    季辰?她想都别想!

    他们根本不可能。

    贺莹莹气的筷子一丢,饭也不愿意吃了。

    “莹莹!”李怡芸叫住她,“好了,先吃饭。”

    贺莹莹不动。

    李怡芸递眼神给她,“别任性。”

    贺莹莹不情愿,还是坐了下来。

    要是她真走,真的会把贺老爷子惹生气。

    贺莹莹这顿饭,吃的如同嚼蜡,食不知味。

    饭后就拉着沈清澜去自己房间,“嫂子,走到我房间看看。”

    贺莹莹这么热情的邀请,沈清澜也不好拒绝,就这么被她拉进房间。

    李怡芸看着她们,眼神渐渐温柔起来,看到她们相处的好,她心里舒服多了。

    一家人,不就图个和睦相处么。

    贺莹莹把沈清澜拉坐到自己床上,想了一下,说,“嫂子,你刚刚听到了吧,爸他想我嫁给顾邵,可是我不喜欢他,我喜欢的是季辰。”

    沈清澜知道,所以没惊讶,想要知道,她叫自己来是什么意思。

    “你和季辰熟,你帮帮我。”贺莹莹拉着她的手撒娇。

    沈清澜自然是希望贺莹莹嫁个自己喜欢的人,更希望季辰身边有个好女孩,照顾他。

    她微微垂着眼眸,“你想我怎么帮?”

    贺莹莹附身对她耳语,小声道,“你帮我,把季辰约到朗顿咖啡厅。”

    沈清澜思考了一会儿,就答应了。

    如果他们可能,她也高兴。

    贺莹莹高兴的拉着她,“你现在就打电话给他。”

    沈清澜拿她没办法,只好在她的监督下,掏出手机给季辰打电话。

    沈清澜这是新号码,季辰那边没接。

    “再打一次。”贺莹莹催促。

    沈清澜只能再拨一次,这一次,季辰接的倒是快,但是语气不怎么好,“你打错了……”

    “是我。”

    季辰愣了愣,总觉得自己听错了,试着叫了一声,“澜澜?”

    沈清澜抿着唇,轻嗯了一声。

    想到那天她说的话,将内心的澎湃压了压,“找我什么事?”

    一时间,沈清澜不知道如何开口了,犹豫了一下,贺莹莹却急了,用口型催她,“快说啊!”

    沈清澜鼓足勇气,“你明天有空吗?”

    即使季辰装的再淡然,可是听到她给自己打电话,所有的防备都被击溃了。

    没骨气的说有。

    这些年,他已经养成习惯,对沈清澜说不出不子。

    即使没时间,他也会挤出时间。

    “明天下午,我在朗顿咖啡厅等你。”

    “好……”

    听到季辰应声,沈清澜也没立刻挂断电话,想要对他说些什么,发现不知从何说起。

    “没事,那我挂了。”

    听到那边应声,沈清澜才挂了电话。

    贺莹莹心情低落,自己喜欢的人,电话都不愿意接她的,更别说应约了。

    现在对另外一个女人,如此在乎,她心里嫉妒,又难受。

    “嫂子我们出去吧。”贺莹莹拉着沈清澜,“嫂子,你别和我哥说,我要去见季辰的事。”

    沈清澜说,“好。”

    贺莹莹这才放心。

    她们出来,正好贺景承也从贺老爷子的书房出来,在客厅里迎上。

    贺莹莹一看到贺景承,就能想起来,他是怎么坑自己的,要是不给他找点不痛快,都对不起他。

    贺莹莹眼珠子转了转,把沈清澜的手臂挽的更紧了,“嫂子,你知道我哥以前有几个女朋友吗?”

    沈清澜愣了一下,迷惑的看着贺莹莹,她忽然来这么一句是什么意思?

    “你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就不用说了,和我哥订婚长达四年之久,还在我家住过……之前还有个叫陆心然的,也谈了很久……”

    说着,贺莹莹趴在了沈清澜的耳畔,“我哥是正常男人。”

    那意思不言而喻。

    沈清澜一瞬间,就明白了贺莹莹话里的意思。

    她的身体僵了僵。

    这时,贺景承走了过来,贺莹莹放开了沈清澜,还对贺景承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哥,今天也算是你的新婚之夜呢,我就不打扰你了。”

    说完转身朝房间走去。

    贺景承倒是没多想她的阴阳怪气,全当她还为顾邵的事不高兴。

    “她叫你去房间说什么了?”贺景承揽住她的肩膀。

    沈清澜摇了摇头,说,“没说什么,念恩呢?”

    李怡芸还没跟念恩亲够,什么都自己亲手干,李怡芸说了,晚上她带着念恩睡。

    沈清澜点了点头。

    贺景承将揽住沈清澜上楼,沈清澜也不怎么说话,情绪不高。

    贺景承洗完澡出来,看见她还呆做在窗口,不由的皱了皱眉,“你怎么了?”

    沈清澜回神说,“没事。”

    贺景承以为她刚来这里不习惯,便没多想,给她拿了一件自己的衬衫,“这里你没衣服,洗完了,先穿我这个,明天我让秘书送一套你穿的衣服过来。”

    “嗯。”沈清澜接过衣服就去了浴室。

    贺景承身上穿着浴袍,靠在床头,点了根烟……

    贺景承身材高大,沈清澜穿着他的衬衫,刚好能裹住,露着两条长腿,又白又细。

    头发有点湿,没擦干,她在床的另一侧躺下,睡的很靠边。

    床很宽,贺景承在右边,沈清澜在左边,中间隔了很多空。

    贺景承皱了皱眉,把烟蒂按进烟灰缸,就缠了过来,拦住她的腰……

    沈清澜推他,“我困了。”

    困了?

    还是故意躲他呢?

    睡这么可边,就差直接睡地上了。

    贺景承翻身,把她夹在双腿间,按着她的双肩,借着月光看她,“贺莹莹到底给你说什么了?”

    如果他之前没察觉,那么现在,他敢肯定她有事。

    不然不会这么,不冷不热的。

    沈清澜侧头,她承认,她小气了。

    听到贺莹莹说,沈清依在这里过过夜,她心里不舒服。

    贺景承是个正常的男人,和沈清依在一起四年,肯定碰过她。

    想到贺景承和别的女人睡过,她心里闷闷的,很难受。

    “我真的困了。”沈清澜试图挣开被他固定住身子。

    贺景承把她固定的更紧,让她动弹不得,扳过她的脸。让她看着自己,“不说,不准你睡。”

    沈清澜怒瞪着他,“贺景承,你就是无赖,不要脸。”

    贺景承不生气,反而笑了,低头亲亲她的脸,“我庆幸我对你不要脸,如果不是我的不要脸,我们怎么能有念恩,我怎么能有你。”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