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90章 让你受委屈了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贺景承想,不能承认,如果她不喜欢怎么办?

    他正了正神色,试探着着说,“是念恩……”

    “我就说嘛,你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

    贺景承极力的忍耐,让自己看起来自然,“我怎么就不能做。”

    沈清澜让他放自己下来,走到床边,捡起一片花瓣在放在鼻尖轻嗅,“玫瑰花,多俗气啊。”

    贺景承的脸彻底崩不住。

    严靳咋说的?

    女人都喜欢玫瑰,寓意又好。

    这时的严靳和念恩,还有陈妈,都躲在楼下的客房里。

    严靳手里还拿着一把没花头的玫瑰花杆。

    心里还挺美滋滋的,想着沈清澜一定很喜欢,很感动,贺景承为她做的吧。

    念恩看着严靳的表情,问,“严叔叔,你在想什么,笑的那么开心?”

    严靳回神,“我笑了吗?”

    念恩重重的点头,“你笑了。”

    “我等着你爸,夸奖我呢。”

    然而楼上的画风完全相反,贺景承想,一定得找严靳算账,出的什么主意?

    都让人嫌弃俗气了。

    沈清澜摸着床上的婚纱,眼角微微弯着,亏他能想的出来。

    念恩能弄来这么昂贵的婚纱?

    贺景承故作高深,“念恩这孩子,真是的,我让陈妈……”

    “我喜欢。”忽然沈清澜看着贺景承,朝他走过去,“虽然俗气,但是我喜欢。”

    贺景承则是有点反应不过来,这态度变化的是不是太快了。

    沈清澜好喜欢贺景承此刻的样子,像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伙子,想要逗恋人开心,却又会知道怎么做的无措样子。

    沈清澜终于,也见过他不淡定的时候,她踮起脚,在他的唇上轻轻一点,贺景承反应过来,长臂一伸,紧紧的扣住她的腰。

    “逗我好玩吗?”如果现在贺景承还没发现她是故意的,那么他就傻透了。

    “嗯?”

    沈清澜果断的摇头,“不好玩……”

    “晚了!”

    贺景承霸道的吻上她的嘴唇,指尖穿过她的发丝,扣住她的后脑,唇瓣毫无缝隙贴着她的,舌尖探索她的每个角落,摄取她的气息。

    沈清澜都要喘不过来气了,用力推他,一边求饶道,“我……不敢了……”

    贺景承松了些力道,在她的唇上辗转厮磨,“嗯,就惩罚你,把婚纱穿给我看。”

    沈清澜没说话,贺景承咬她,“想什么呢,这样也能走神,是不是我给的不够深刻?”

    沈清澜的脸通红,“没有,我穿。”

    她想,我嫁人了,总要穿一次婚纱。

    沈清澜愿意穿,但是要让贺景承出去,不然就不穿。

    贺景承拗不过她,就顺着她。

    房间门关上,沈清澜靠在门上哭了。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难受。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整理好情绪,换上婚纱。

    很合适,就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一样。

    一字肩的设计,精致的锁骨,如白玉一般的肌肤,裸露在空气中,流畅的剪裁,到腰处盈盈一收,纤细的腰,立刻凸显出来,真丝的材质,垂直而下,拖在地面。

    都说穿上婚纱的那一刻,是对未来的向往与憧憬。

    可是,此时的沈清澜是有些迷茫的,她可以有未来吗,可以幸福吗?

    她不知道。

    或许会吧。

    她拖着裙摆,走到门前打开房门。

    贺景承就站在门口,看到她的样子时,一到流光从他的眸低划过。

    此刻的沈清澜真的很美,如同从童话故事里走出的公主。

    贺景承伸手,拿下她的发带,长发散在脑后,几缕挡在眉眼间,贺景承伸手,指尖轻轻掠过她的额头,拂开那几缕发丝。

    沈清澜看着他问,“好看吗?”

    贺景承望着她,眸光里荡漾着温柔与认真,“很美。”

    贺景承牵着她的手,朝着阳台走去。

    月光射在这些树枝的中间,树叶闪烁,都反射出了一层银色的光辉,微风轻抚,贺景承从她身后揽住她的腰。

    良久,贺景承忽然开口,“我不想把你推到风口浪尖的处境中。”

    他可以不听李怡芸的,给沈清澜一个婚礼,但是,结婚后,他们是要一起相处的。

    李怡芸本来就有意见,他怕自己的强硬,会让李怡芸更加的排斥她,不喜欢她。

    他希望,沈清澜可以融入这个家庭,受到家里的人肯定。

    这才是长久。

    之所以接受隐婚,只是想顺着李怡芸,让她心理舒服一点,能够早点接受她。

    贺景承将下巴低在她的头顶,“让你受委屈了。”

    沈清澜明白,她从未觉得委屈,婚礼对她来说,就是一个形式,有和没有,她不在乎。

    而且,对方是贺景承的至亲,怎么样都要顾及他们的感受。

    沈清澜望着远处,斑驳摇晃的树影,悠悠的说,“我也没缺什么,新郎,和婚纱我都有。”

    贺景承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嗯,你有我,就什么都有了。”

    这人,说他胖还喘上了。

    咋那么不要脸呢?

    沈清澜推他的头,贺景承不让,就要贴着她,沈清澜侧头白他一眼,怎么跟个孩子一样,那么缠人。

    贺景承楼紧她,和她一起望着星空。

    夜色很美。

    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上被贺景承套上一枚戒指,沈清澜低头,在月光的折射下,那枚戒指闪着耀眼的光,这是一枚粉色的钻戒,晶莹剔透,没有一点瑕疵,拥有完美的清晰度,主要是,真的很大一颗。

    沈清澜扬着嘴角,“真俗气。”

    贺景承蹭她的脸,“要是我破产了,你拥有它,也能过着人上人的生活。”

    沈清澜眨了眨眼,这得多值钱?

    他不会把所有家当,都拿来买戒指了吧。

    贺景承好似看穿她的心思,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想什么呢?”

    沈清澜心想,这玩意不能戴,太扎眼。

    “沈清澜。”

    “嗯。”

    “今天你嫁给我了。”

    “……嗯”

    暧昧低沉的音色,在她的耳畔响起,“我想,我们该入洞房了。”

    沈清澜,“……”

    然而美好的一切,都被一个软糯软糯的声音给破坏了。

    “妈咪。”

    念恩站在门口,看到沈清澜,睁大了眼睛感叹道,“妈咪,好漂亮!”

    然后迈着小短腿跑进来,小心翼翼摸了摸沈清澜身上的婚纱,“妈咪。”

    沈清澜宠溺的笑,“嗯?”

    “可不可以不要脱掉,穿着搂我睡觉?”

    念恩眨着亮晶晶的眼眸,满是期待。

    从这小家伙忽然进来,贺景承就黑脸了。

    刚刚他说什么?让沈清澜楼他睡?

    “念恩,你是大孩子……”

    贺景承的话还没说完,念恩就一把抱住沈清澜的双腿,决绝道,“我不!我就要跟妈咪睡,妈咪这么漂亮是我的!”

    这孩子是要气死他是不是?那么没眼色呢?

    贺景承黑着脸。

    沈清澜看到贺景承那精彩的脸色,就想笑,心想也不知道这两个哪个是孩子。

    不,还是她的念恩才是心肝宝贝,她弯身把念恩抱起来,“都听念恩的。”

    沈清澜没脱婚纱,抱着念恩上床睡觉。

    双人床,中间多个小家伙,贺景承看到这个插在中间的碍事货,就想给他拎出来揍一顿。

    念恩趴在沈清澜的怀里,睡着了脸上还带着笑,小手抓着沈清澜的胸口。

    婚纱一字领口又浅,沈清澜侧着身子,饱满的圆润出来大半,念恩的小手就放在上面,觉得软,摸着舒服。

    贺景承翻来覆去睡不着,一侧身,就看见了念恩的小手。

    这家伙破坏他的好事就算了,手还乱放。

    他不喜欢沈清澜的身体被任何人碰,念恩也不行,贺景承伸手把念恩的小手拿掉。

    然而,过不了多久,就会又抓上去。

    贺景承坐起来,看着两个熟睡的人,他快郁闷死了。

    沈清澜身上的被子滑到了腰间,月光细细碎碎的落在她的身上,黑色的长发,错乱的撒在枕头上,长长的的睫毛,如一把小小的蒲扇,均匀的散布在眼睑处,红润的唇,像是沾了水,透着光泽,让人有一尝的冲动。

    贺景承这么想,也这么做了,把小家伙抱到一旁,身体撑在她的上方,低头去亲吻她的嘴唇……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