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07章 我不打你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贺莹莹撇撇嘴,“也没干什么,就是她上次不是用汤烫到我了吗,我就以牙还牙,将热汤倒在了她身上……”

    季辰的双手紧紧的握住方向盘,骨节处泛着白色,一字一句道,“我们离婚,立刻!”

    疯子恐怕都已经无法形容她。

    “我不离!”贺莹莹的拒绝。

    季辰冷笑一声,“这可由不得你!”

    说着她就掉转车头,朝着老宅开去。

    “你……你干什么?”贺莹莹慌了。

    季辰阴沉着脸,“你不是想要闹吗,我们去贺家,你想怎么闹,我们就怎么闹。”

    “不能让我妈知道!”今天李怡芸已经很生气了,若是现在回去,指不定就真的要她和季辰离婚。

    贺莹莹放低了语气,“我不闹了,季辰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你别生气。”

    季辰根本不理会。

    “季辰你停车!”贺莹莹拉着季辰的手臂,“你不停,信不信我跳下去?!”

    季辰遽然将车子停下,眯着眼眸,“不想离婚就老老实实的,不要做让我生气的事,再有一次……”

    “不会不会……”贺莹莹举着手保证道,“绝对不会有下一次。”

    季辰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才重新掉转车头。

    季老太太不知道今天贺莹莹会回来,一直但心着呢。

    看见贺莹莹跟着季辰回来,以为两人和好了,笑着就迎了上来,“莹莹回来了,吃没吃饭?还饿不饿?”

    贺莹莹笑不出来,面对季老太太的热情也不想说话。

    季辰冷冷的,“妈,不要管她,饿不着。”

    季老太太的心一沉,原来是没和好,朝着季辰身上就是一巴掌,“你干什么你,莹莹怀着孕呢,肚子里是你的孩子。”

    “我本来也没想要……”

    嘭!

    贺莹莹用力关上房门。

    把季老太太震了一下,是谁听到这样的事也不会高兴。

    季老太太急的团团转,“季辰啊季辰,你说说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季辰红着眼,看着老太太,“当初不是你不同意,现在她嫁的人就是我,我讨厌你们一个一个阻止我的人,让她离我越来越远!”

    季老太太一愣,这是什么意思啊?

    季辰颓废的坐在沙发里,双手捂着脸,“我只是喜欢个女人而已,你们为什么都要挡着我,外人也就算了,我的亲人也不理解我,你们从来不会理解我的感受。”

    “季辰……”季老太太差点没站稳,“你……你说什么胡话呢?”

    季辰自嘲的笑,他说的是胡话吗?

    “你就当是胡话吧。”季辰起身进了书房。

    季老太太怎么也没想到。季辰到现在心理还想着那个女人。

    他疯了吗?

    莹莹这么好的女孩子她看不见吗?

    季老太太不淡定了,这件事必须解决,不能让季辰再这么下去。

    他得和贺莹莹好好的过日子,贺莹莹的肚子里,踹着的可是季家的孙子。

    这件事季辰看着是铁了心,要想断了他的念想。恐怕还得从那个女人身上下手,想好对策,季老太太去安抚贺莹莹。

    她敲了敲门,“莹莹啊,你别生气了,季辰他就是一时鬼迷心窍了,你别和他一般见识,莹莹啊,你现在怀着孕呢,千万不能动气……”

    贺莹莹听的烦了打开房门,脸色沉沉的,“我还要睡觉,你要说,去和季辰说。”

    季老太太不放心,给她保证道,“你放心,我一定让那个女人远离季辰,让季辰和你好好过日子。”

    贺莹莹倒是来了兴趣,她能有什么办法。

    老太太胸有成竹的说,“我能让她离开一次,就能让她远离季辰第二次。”

    贺莹莹愣了愣,“沈清澜会离开季辰,是因为你?”

    季老太太不傻,还把细节说给她听,故意偷换概念,“她那种身份,我是不会让那样的女人,进我季家的门,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好好的养胎。”

    贺莹莹也看出来老太太不愿意说,面无表情的转身关门,有人替她出头自然好。

    还管她用什么方法呢。

    别墅。

    李怡芸和贺莹莹走后,空间就静了下来,沈清澜甚至可以听到贺景承粗重的呼吸声。

    火气似乎还没消。

    这样的气氛,她倒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了,弯身去收拾地上摔碎的汤碗碎片,却被贺景承拽住手,“这里让陈妈收拾。”

    说着拉着她上了楼。

    把她按在床上,去扒她的裤子,沈清澜没动,安静的坐着。

    大腿上烫红了,好在没起水泡,只是灼烧感却一直没退,沈清澜抿了抿唇,“没事,只是有点红。”

    贺景承不吭声,沉默的到楼下把药箱拿上来,给她擦烫伤的药。

    膏药冰冰凉凉的,沾到皮肤后,灼烧感也变得浅了。

    沈清澜低头看他,“你是不是把莹莹的话听进去了。”

    不算是搁心上,只是很讨厌季辰的存在。

    时刻提醒着他,她的前半生里是由另外一个男人呵护着走过来的。

    而他却浑然不知。

    所以他很恼怒。

    更多的是恼怒自己。

    这时,沈清澜的手机响了,沈清澜掏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愣了一下。

    贺景承也看到了,沈清澜犹豫的这会儿,手机已经被贺景承抓过去,挂断了来电,并且将手机关机。

    一系列的动作,干净利落,“我不喜欢他联系你。”

    “嗯。”

    贺景承抬着头看她,“疼吗?”

    沈清澜摇了摇头,“不疼……”

    贺景承勾住她的脖子,看了她几秒,“我不喜欢你说谎。”

    沈清澜一时间恍惚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她已经习惯这种回答。

    因为很早她就知道,有些痛,只能自己承受,没人能够代替。

    就如此刻。

    她的表情淡淡的,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我痛了,你能代替我吗?……贺景承我觉得好累……”

    她以为贺莹莹一开始的安静,是关系缓和的预兆,然而不是……

    是更加大的矛盾。

    贺景承揉着她的手,声音低沉,“我知道。”

    知道因为他的家庭,让她受到伤害了。

    “我以为不带你回去,就不会有事,我们会过来是我没有预料到的……”

    “我从来不是怪你,我只是很迷茫,不知道这样的关系,还要持续多久……”

    贺景承的脸色倏的一沉,挑着她的下巴,“你要是敢动离开我的念头,我……”

    沈清澜笑了,“你就怎么样?”

    贺景承将她按倒在床上,怕碰到她的腿,身子撑在她的上方,望着她的样子,“我就惩罚你。”

    沈清澜眨了眨眼睛,“你要打我吗?”

    贺景承低头亲亲她的嘴唇,不曾离开,磨蹭着她的唇瓣,“我不打你,就让你……下不来床……”

    沈清澜,“……”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