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15章 贺景承,我们离婚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知道是季辰来了,沈清澜没往他身上看一眼,说完离开病房。

    或许他们该好谈谈,其实沈清澜希望季辰能接受贺莹莹的。

    病房里,贺莹莹望着季辰,季辰站在床头,同样看着她,“莹莹我们不要追究谁对谁错,我们不合适,在一起只会彼此伤害,我们离婚吧。”

    贺莹莹动了动嘴唇,却发现此刻她竟说不出话来。

    他几天不出现,一出现就是要来和她离婚的?

    贺莹莹突然笑了,近似乎有些癫狂,“想要和我离婚?不可能!!除非我死!”

    季辰沉默了下来,他也知道贺莹莹现在情绪容易受到波动,也不敢太刺激她。

    事情发展到现在,是他没有想到的,要是知道她会受到这么大的刺激,他肯定不会和她结婚。

    贺莹莹依旧不死心,不甘心的道,“季辰你对我难道就没有一丁点的喜欢?我到底哪里不好?”

    季辰没有任何犹豫,也没有一丝迟疑,很自然的就脱口而出,“没有。”

    “没有?没有?!”

    贺莹莹像发疯了一样,把病床边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推落在地,“你骗我,你骗我!”

    病房里发出声响,沈清澜在门外听到动静,赶紧推门进来,她怕贺莹莹出事情。

    看见沈清澜进来,贺莹莹的情绪更加的激动暴躁,她快速的从病床上下来。

    沈清澜看她情况不对,想要抓住她,却被她甩开了手。

    “季辰快点抓住她。”

    贺莹莹现在根本就没有理智,不抓住她,不知道她又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

    季辰反应过来,去伸手抓,只碰到她的衣角,贺盈盈就冲到了窗前,看着季辰,“你不要过来,你过来我就跳下去。”

    她一只脚迈像窗外。

    沈清澜吓住了,声音都是抖的,“莹莹你冷静一点……”

    “都是你,是你破坏了我的幸福,我恨你,我很你……”

    这时候李怡芸听到动静,赶了过来。

    李怡芸一进门,贺莹莹就看向她,如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哭着,“妈,我不要离婚!”

    “不离,不离。”李怡芸怕她一激动,真往下跳,慌忙开口,就怕自己说晚了,她就会跳下去。

    贺莹莹的不信,逼迫的看着季辰,“你还和我离婚吗?!”

    季辰真心觉得她疯了,根本不可理喻。

    季辰不想再和她纠缠下去,“贺莹莹你冷静一点。”

    “你还是要和我离婚?”贺莹莹瞪大了眼睛,指着沈清澜,“是不是因为她!”

    “不是,和她没关系!”

    “到现在还要为她脚边,季辰你不是人!”

    贺景承处理完公司的事,就来了医院。

    虽然李怡芸有接受沈清澜的迹象,但是贺莹莹的情绪不稳定,他不在,担心她受委屈。

    车子停下,他下车就看到住院部,楼下围了很多人,指指点点的说,有人要跳楼。

    贺景承抬头看上去,就看到贺莹莹站在窗口,特别危险的姿势。

    他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他立刻掏出手机打电话,边走边说,“对,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

    说完他挂了电话,他快速的赶往住院部。

    进门时,正好听见季辰的低吼声。

    “和她没有关系,是我想和你离婚,不关认识人的事!”

    其实季辰不想给沈清澜添麻烦,他能看出来沈清澜在贺家日子过的并不顺。

    却不是他的维护,又给她招了灾祸。

    贺莹莹觉得季辰这是在护着沈清澜,看沈清澜的眼神越发的恨,好像下一秒,都会扑过去掐死她。

    她激动的用手指着沈清澜,低吼,“你离开贺家,我不想在看见你!”

    沈清澜站在原地没有动,她说过,贺景承没有先放手,她就不会先离开。

    “我说话你有没有听到。”

    贺莹莹得不到欧沈清澜的回答,腿往窗外迈威胁她。

    “贺莹莹!”贺景承沉呵了一声,“给我下来!”

    贺莹莹哭着,“我不下,你被那个女人迷昏了头了,她欺负你妹妹,你还向着她……”

    贺景承爆怒,“你先下来!”

    贺莹莹用力的摇头拒绝,她指着沈清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不走,我就跳下去……”

    沈清澜张着口……

    贺莹莹的手真要放开,“好,你们逼我死,我就死给你们看……”

    李怡芸吓住了,双手捂住唇,“啊……”

    “我走!我离开……”

    沈清澜的身体不断的往后退。

    “我走,我离开,我现在就离开,别跳……”

    她已经看不清贺莹莹的样子,眼里蒙上了一层厚厚的水雾。

    曾经她的母亲就是这样跳下去的,她无法接受,再次看着有人从窗口跳下去,而且那个人还是贺景承的亲人。

    她做不到继续坚持,她受不了这种打击。

    “我要你现在就走,我看见你就恶心,都是因为你,所有的事都是因为你!我要你离开贺家,我再也不要看见你!”

    贺莹莹把自己的不幸,都归纳到了沈清澜的身上,因为她,季辰才不爱自己。

    都是她的错!

    她就该滚!

    这一刻沈清澜是无助的。

    她一步一步的往后退,“我走,我答应你离开……”

    她垂在身侧颤抖的手,忽然被人握住,紧紧的包裹着。

    “先回去等我……”

    “沈清澜我要你滚啊!”

    沈清澜看了贺景承两秒,用力的挣开了他的手,“贺景承我们……离婚吧!”

    说完她转身跑出去。

    她无法在经历一次这样的事情,曾经的妈妈,张艳,都是那种方式离开她的,她不能再眼看着那样的事情在她眼前发生。

    一直以来,她一直没有勇气去看自己的妈妈,她总觉得,是自己赶回来的太晚,才没有拦住妈妈。

    她常常在想要是自己早点回到家,拦住她,现在妈妈是不是还能陪在自己身边?

    沈清澜站在门口,转身看着身后医院大楼,她不想离开贺景承,可是现在她想要离开,离的远远的。

    如果贺莹莹真的因为她,发生了不幸,那么她和贺景承……

    此刻她像是又回到了她被送进去的那一年,彷徨无助,害怕,惊慌失措。

    一辆的士停在她的面前,里面的司机伸出头看着沈清澜,“要打车吗?”

    沈清澜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去青园。”

    此时此刻她想去见自己的妈妈,很想,很想。

    没有多久车子停在青园,沈清澜付钱下车,她走的匆忙,没注意前面有人,直接装进那人怀里。

    她抬头,一张刚毅经历了岁月的脸,映入她的眼帘。

    看上去估摸着得有六七十岁,身后站着两个穿着军装的士兵。

    “姑娘你没事吧?”

    老者声音浑厚,明明是关心的话,却透着威严,经历了岁月,身材依旧是挺拔的。

    一看就是上位者的气势。

    沈清澜连连后退,忙说道,“没事,没事。”

    “老首长我们走吧,看这天,要下雨。”身后的警卫上来貌似无意的隔开沈清澜的距离。

    以一种守护的姿势护着老者。

    老者微微額首。

    沈清澜低头,等人从身边走过,她朝着母亲的墓地走去。

    走上台阶,她看见了墓碑前放着的白菊。

    他们家没亲戚,妈妈去世更是无人悼念。

    怎么会有人来看她。

    这花谁放的?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