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19章 藏的够深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司机哈哈笑了,谁人不知道贺景承未婚,那来的孩子?

    “小娃娃不能因为自己长的好看,就乱说哦!”司机权当他们不正常,摆了摆手,“要去万盛集团没有到那里的公交车,你们坐出租车去吧,告诉出租车司机你们要去的地方就行。”

    念恩礼貌的说,“谢谢。”

    然后拉着于奶奶,“姥姥我们走吧。”

    司机愣了一下,念恩的态度倒超出了他的想像,不是他看不起农村人,而是农村的教育欠缺,很少有这么小的孩子就这么有礼貌。

    这个公交站,出租车也多,很快他们就坐上了车,只是当于奶奶说出要去的地方,惊讶了一翻,司机边开着车子,边从后视镜中打量他们,“你们知道万盛集团是什么地方吗?”

    于奶奶还真被问住了,她怎么会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司机摇了摇头,笑笑,“你们去找人?”

    于奶奶诚实的点了点头,而后又摇了摇头。

    她不能说,万一是坏人怎么办?

    她得多点警惕心,沈清澜已经被人抓走了,她得把念恩照顾好。

    司机只是笑笑没在继续问下去。

    没多久车子停在了万盛集团的大厦下,司机提醒,“就这里了。”

    于奶奶往外瞅了一眼,她从未来过这么繁华的地段,还有些不适应。

    “就这里吗?”于奶奶没立刻下车,有些拘束。

    念恩拍着车窗玻璃,“姥姥我爸爸就在这里面。”

    于奶奶着才肯下来。

    站在大厦下,她不敢进去了。

    “姥姥?”念恩拉着于奶奶的手,“是不是我妈咪已经来过了?”

    想到沈清澜被人带走。她也不得不怕了,拉着念恩就走了进去。

    前台不认识于奶奶贺和于洋,但是却认识念恩。

    所以在同到于奶奶说要找贺景承时,立刻给严靳去了电话。

    严靳接到电话就从楼上下来。

    对于奶奶也不陌生,至少不是第一次见,上次沈清澜出事时,他见过于家人。

    “就你们来吗?”严靳挺奇怪。

    于奶奶着急,拉着严靳和他说沈清澜的事,“我们刚从医院出来,她就被几个人带走了,我看那些不想好人……”

    严靳的神色顿时严肃起来,没做多的停留,立刻给贺景承打电话。

    此刻,贺景承刚把贺莹莹和顾邵送上飞机,正开车准备前往海神村去接沈清澜。

    严靳打电话进来,他以为是公司的事,就接了起来。

    “沈小姐被绑架了。”严靳心里有怀疑的人。

    可能是某些人狗急跳墙干出的事。

    贺景承的脸上倏的一沉,阴冷无比,“念恩呢?”

    “念恩在我这儿……”

    于奶奶在严谨旁边自言自语的道,“怎么办,怎么办,她还怀着孕呢……”

    贺景承在这边听的清楚的,她说谁怀孕了?

    严靳亦是愣了一下,下意识的问于奶奶,“你说谁还怀着孕呢?”

    “能有谁,上次医生说她生了念恩伤了身子,根本不能有孩子的……”

    贺景承抓着方向盘的手,骨节处泛着白。

    她……她怀孕了?

    胸口像是被什么炸开了,无法平静。

    “把他们带回别墅,派人守着。”

    “我知道,这次的事……”

    那边严靳的话还没说完,贺景承这边就有电话进来……

    贺景承的脸色越发的阴暗,他划下接听键,立刻有声音传过来。

    “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你藏的可够深的啊!”

    王铭华怎么也没想到,贺景承竟然隐婚!

    他查到沈清澜和贺景承的关系,他没少费功夫。

    他在万盛集团经营那么久的势力,被贺景全部打散,怎能不气,怎能不怒,他要是就这样把这口气给咽下去,以后谁还敢跟着他混?

    沈清澜被人带到一处偏僻还没有建成的大楼,绑在了一根柱子上,嘴巴用胶带封上。

    此刻他就站在沈清澜跟前给贺景承通电话,他上下大量着沈清澜,“贺景承可真够能藏的。”

    从男人一给贺景承打电话,沈清澜就知道这人和贺景承有过节,知道了她的身份才会把她绑过来。

    心里是慌乱的,但表面还是很镇定的。

    王铭华揭开沈清澜嘴上的胶带,看着她的全貌,挑了挑眉毛,“怪不得贺景承要把你藏起来,长的不错……”

    沈清澜抿着唇,一声不吭,这个时候不管她发出什么样的声音,都会增加贺景承的负担。

    未免他乱了方寸,沈清澜出奇的镇静,因为她知道,她越怕越会让贺景承被动。

    “呵,有意思。”王铭华冷笑。

    贺景承压着声,额头的青筋暴起,突突的跳,“你们在哪里,说你想要什么?”

    “贺总果然聪明,知我我有想要的东西,带上万盛所有的股份,你千万别耍花招,我可不会怜香惜玉。”王铭华脸色变得阴沉。

    贺景承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下来,现在没有什么能比沈清澜更重要。

    挂断电话,贺景承调转了车头前往公司。

    把所有的股份抽出来,他的样子暴戾无比,没人敢靠近,他手里捏着东西给王铭华打电话,“在哪?!”

    接到贺景承的电话,王铭华听惊讶的,速度这么快,原来他贺景承也有弱点,这么在乎这个女人?

    他笑了笑,“我只希望见到你一个人,不然……”

    威胁十足。

    贺景承紧紧的攥着手机,压下翻滚的情绪,声音平静的不得了,“我没时间跟你玩,我之所听你的,不过是因为她是我的老婆,要是今天她出了什么意外,外人会说我为了钱连老婆的命都不顾。”

    他心里再着急,也不会在王铭华面前表现出来。

    “还是一如既往的无情。”王铭华坐在了椅子上,报了地址,“我也不怕你耍花招。”

    贺景承带上王铭华要的东西,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他没有带任何人,他不能拿沈清澜冒任何险。

    来到地方并没有看见沈清澜,心不由得提了起来,不过面上没有太大的波动,眸光锐利的射向王铭华,语气冰冷,“人呢?!”

    王铭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没有回答贺景承的话,他关心的是,能否得到万盛集团,“我要的东西呢?”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