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82章 告诉我,有没有想我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沈清澜的睫毛动了动,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到近在咫尺的人,她微微一愣,甚至不知道要用什么心态去反应。

    短暂的分神就试着起身,贺景承抱住她。

    沈清澜不愿意,在他的怀里挣扎着,试图挣开他的桎梏,贺景承将她抱的更加的紧了,滚烫的脸埋进她的后颈,唇浅浅的的吻着,低哑而温柔,“别动,让我抱一会。”

    他的声音充满引诱力,蛊惑又安抚人心,像站厅了时间,暂停了一切,那丝丝透过肌肤,砸进心坎的炙热濡湿,另沈清澜忘记了挣扎,偌大的客厅,是他的呼吸,他的心跳。

    沈清澜是茫然,是妥协。

    遇到贺景承,她改变了很多,退让了很多。

    现在她累了,她以为只要她努力,就会朝好的方向发展,可是恰恰相反,发展的方向越来越坏。

    可是她掌控不了。

    沈清澜渐渐软了身子,怔怔的望着窗外,喃喃的说,“贺景承我累了,我在海里拼命的游,可是不管我怎么用尽全力,也找不到边岸……”

    “我知道……”

    “你不知道。”

    沈清澜慢慢的闭上眼睛,如泣如诉,“我是认真的,我放弃了。”

    贺景承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也没理解她话里的意思。

    圈着她的腰,宽厚的手掌轻轻抚着她凸起的腹部,温热的唇埋在她的耳后,“告诉我,有没有想我。”

    沈清澜口是心非,说,“没有。”

    贺景承咬着她的耳垂,“你不诚实。”

    “我没骗你。”

    沈清澜继续违背心里的真是想法。

    这段时间她度日如年,担惊受怕,不曾有一刻安生。

    此刻他好好的站在她的面前,她却退缩了。

    贺景承抚着她的腹部,意味深长,“他们离不开我。”

    他指的是,腹中这个孩子,还有念恩。

    所以就算沈清澜想要放弃,也离不开。

    “贺景承!”

    沈清澜失控的捶打着他,贺景承不动,犹如一座坚固不摧的大山,任由沈清澜发泄。

    沈清澜吵他低吼,“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她怨,她恨,她恼,她怒,她无可奈何。

    “我也是人,我会有感受,会痛,你从来就不明白。”

    贺景承抓住她乱动的双手,怕她太过激动而伤害了自己,沈清澜甚至不顾肚子里的孩子,只想挣开他,远离他,贺景承扣住她的脑袋用力的吻住她喘着粗气的红唇,用炙热的吻,包裹她,麻痹她。

    力气悬殊太大,沈清澜根本无法推开贺景承,甚至动不了他一丝一毫,在无声无息的空气中,慢慢软下来,息了脾气。

    贺景承抵着她的额头,“告诉我,要我怎样,你才能不这么难过?”

    要他怎么样?

    沈清澜苦笑,能让他怎么样,事情发生时他不在。

    沈清澜靠在他的怀里,疲惫的闭上眼睛。

    贺景承低头吻吻她的头发,抚着她的背,安抚着她,“听话,睡一觉醒来一切就都过去了。”

    沈清澜没动,没说话,因为她知道过去也是表面,心里有道坎。

    夜色深沉。

    沈清澜的呼吸不知不觉变得轻缓,或许是累了,又或许是因为贺景承安心。

    等到沈清澜睡熟,贺景承的长臂穿过她的腰间,将她抱了起来,轻轻的放到床上。

    贺景承在她身边躺下,抱着她,吻着她……

    这一觉沈清澜睡的特别沉,醒来时已经快中午了,只听见念恩的声音,叽叽喳喳个不停。

    她起身坐了起来,房间空荡荡的,没有贺景承的影子。

    她揉着发疼的太阳穴,缓解了刚睡醒的倦怠,掀开被子下了床。

    穿上拖鞋,站起来时,她感觉小腹有一点点的下坠感,她的神经一紧。

    这时念恩推门进来,看见沈清澜站在那儿,高兴的说,“妈咪,你终于醒了。”

    沈清澜感到了不适,不动声色的微笑着,“念恩你去找陈奶奶玩好吗?妈咪要洗脸了。”

    念恩撅撅嘴巴,“我是来告诉你,爸爸没有食言,他抱我了。”

    贺景承出国前,说回来站在抱他的。

    他一直没忘过。

    “妈咪早点出来吃早餐。”

    说完念恩乖巧的离开房间,还礼貌的把房间的门关好。

    沈清澜托着小腹,挪步走进了洗手间。

    掀开睡衣看身下有没有见红,她不是第一次怀孕,明白腹痛不是好现象,之前月份小的时候有过,可是这段时间没在出现过,今天忽然这样,她自然是担心。

    很干净什么也没有,这让她稍稍松了一口气。

    洗漱好,还了衣服才出来。

    陈妈见沈清澜出来,说道,“饿了吧。”

    沈清澜点了点头。

    陈妈将吃的端过来,沈清澜坐了下来。

    念恩在一旁玩玩具。

    今天的念恩特别安静,也不要闹着出去玩,也不闹沈清澜,就自己玩。

    他忽然这么安静,沈清澜还不适应,她故意和念恩搭腔,“念恩,我们今天出去玩好不好?”

    念恩摇了摇头,“不去。”

    沈清澜,“……”

    这孩子一夜之间怎么变了?

    陈妈笑,低声说,“是先生和他说什么了吧。”

    提到贺景承,沈清澜的神色僵硬了片刻,貌似无意的问,“他很早就走了吗?”

    陈妈摇头,说,“快十点的时候,接了个电话才走的。”

    沈清澜点了点。

    贺景承的回来,有人欢喜有人愁。

    最愁的恐怕就是趁贺景承不在的时候兴风作浪的人了。

    第一个睡不着觉的就是沈清依。

    贺景承忽然回来打乱了沈清依的计划,本来她想先把沈清澜赶出贺家,她再利用沈清澜不在的情况下,从贺老爷子身上让贺景承娶她,可是现在贺景承回来了,还是在这个节骨眼上。

    贺景承说过的话,更是令她惶恐不安,她知道贺景承的无情,倘若他真的弄清楚沈清澜离开贺家,她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必定不会轻易放过她。

    所以用见朋友的借口,出了贺家老宅。

    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找梁子薄商量对策。

    梁子薄同样是,没预料到贺景承会这么快就回来。

    按照他的计划是,等贺景承回来,他已经把沈清澜弄到他自己的身边,不但挑拨了贺景承和贺老爷子的关系,还让他失去沈清澜。

    可是他这个时候回来了,他的计划只实行了一半,沈清澜是离开了贺家,但是并没有吧她弄到自己身边,还导致贺家和梁家的关系更加的紧张了。

    所以在沈清依提出见面的时候,他答应了。

    现在他也不算输,左右沈清澜已经离开贺家,想必贺景承心里对贺老爷子肯定也是有意见的。

    他们约见的地方很隐蔽,是梁子薄私人的地方。

    沈清依也怕被人跟踪,一路上换了好几辆车子,才到梁子薄说的地方。

    她到的时候,梁子薄还没到,这里是一处私人住所,里面打扫的很干净,看样子经常有人来。

    沈清依坐下,等了好一会儿梁子薄也没出现,一个小时过去了,梁子薄依然没出现沈清依急了,刚想给她打电话时,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了,沈清依以为是梁子薄,起身站起来刚想开口说话,“你怎么才……”

    话还没说完,就看清进来的人根本不是梁子薄,而是……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