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98章 如坠落的星辰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他的心瞬间一紧,像是被无形的大手,紧紧的攥住,快要不能呼吸了,她受伤了吗?身上怎么会有血?

    忽然间,贺景承不敢往前了。

    他不该纵容她一个人去参加婚礼,今天他本来要和她一起去季辰的婚礼现场,但是沈清澜推三阻四,不让他去。

    沈清澜贺景承性格霸道,季辰是他心里的刺,去了只会找不痛快,所以才会拒绝他的陪同。

    可不想……沈清依会如此疯狂。

    啪,这时,抢救室的指示灯暗了下来,沈清澜往前走了几步,趴在门上,迫切的想要知道季辰怎么样了。

    主治医生先走出来,还没来得及开口,沈清澜就拉住了他,“季辰他……他怎么样了?”

    医生微微叹了口气,神色肃穆,“我们已经尽力了。”

    他,他这是什么意思?

    尽力了?

    沈清澜不愿意相信,不断的往后退。

    怎么会呢?

    不,不会的……

    沈清澜疯了一样的往里闯,她不信医生说的话。

    “请你冷静一下,我们真的是已经尽力了,他中的都是枪伤,还有一处伤了内脏……”

    贺景承从后面抱住她,沈清澜哭着,喊着,挣扎着,“你放开我!放开我,让我去看看他,我不信他会死!”

    贺景承无法用言语安抚她,只能紧紧的抱着。

    医生无奈的叹息,转身走进去。

    沈清澜盯着再度关上的门,轻轻的抽泣,只有流泪没有惊天动地,却让人心碎。

    “你放开我。”她的声音轻极了,风一吹就散了。

    贺景承犹豫了,不敢放手。

    现在她的情绪明显不稳定。

    没想到,下一秒沈清澜爆发了,一字一句,“我让你放开我!”

    贺景承不放,她就用力挣扎,甚至自残。

    “我放,你冷静一点……”

    贺景承的手缓缓松开,脸部的轮廓却崩成了一条直线。

    急救室的侧门打开,季辰被医护人员推了出来,身上盖着白布,盖的严严实实什么也看不见。

    沈清澜颤抖着双手,慢慢移步走过去,贺景承想要拉住她,却被她甩开手。

    她不相信的。

    不会的。

    然而刚走两步,就直直的倒了下去,是贺景承的动作快,拦腰将她稳稳的接住,医护人员看着贺景承,似是在询问,要不要看?

    贺景承摇头,抱着沈清澜离开。

    没留在医院,而是带她回去,让顾邵去看了她的情况。

    “悲伤过度导致的昏厥。”检查过后,顾邵说。

    贺景承站在床边,目光透过照进来光束,从单薄的光亮里看她,明明这么近的距离,却又那么远,远的他够不到。

    看着她,像是穿过时隐时现的悲喜和无常。

    曾经,她就心里对季辰就有愧疚,先如今,季辰死了,还是因为救她。

    可想而知她的心情。

    季辰现在不是一根刺,而是一座山,横在他和沈清澜之间。

    贺景承让顾邵住在酒店里,沈清澜现在情绪不稳定,他需要有。

    顾邵点头,心里有一千一万个问号,这是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他不敢问。

    只能答应,然后离开房间。

    贺景承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暗光将他的身子遮住大半,手肘抵在扶手,食指用力的按压着眉心。

    太突然,太意外,让他措手不及。

    沈清澜是在夜里醒来的,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透过窗户进来的一点光亮,她掀开被子,光着脚就下了床,她没出去,没哭,没闹,走到窗前,双眼空洞的望着窗外。

    繁华的街道,喧闹的人群,闪烁的霓虹灯,都引起不了她的注意。

    事情发生了贺景承肯定要调查是谁做的。

    严靳最了解贺景承,在贺景承守着沈清澜的时候,就已经去调查,并且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现在沈清依逃了,只抓到两个帮凶,一直身受重伤在医院,据悉细节我会配合警方调查清楚。”严靳低声说。

    贺景承整个身体都陷在沙发里,面无表情的听着。

    沈清依。

    贺景承嚼着这三个字。

    她现在拥有秦家孙女说的身份,不说呼风唤雨,也是受到很多人的爱戴和尊重,下半生可以过的很好,何必做这些,把自己逼迫到这种境地?

    “没找到?”

    严靳摇头,“没有,想必是怕了吧,毕竟是出了人命。”

    贺景承对她很了解,除了沈家的亲人外,她几乎没有别的朋友或者亲戚,如果是预谋已久,那么她就会留有后手,“出入境有调查过吗?”

    “查了,没有。”严靳说。

    “派两个人在沈家外盯着。”贺景承淡淡的语气,说完就没有再说话的欲望。

    严靳点了点头,“好。”

    他很会察言观色,起身悄悄的退出房间。

    贺景承疲惫的揉着眉心,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下半夜,他起身走到念恩的房间,他已经睡的很熟,贺景承在床边坐下,伸手轻抚他的脸颊,他的睫毛很长,卷翘的睫毛像是一把蒲扇,均匀的散布在眼瞳。

    “念恩我们该怎么办呢?”

    脸上有些痒,念恩动了动,嘟囔着着似乎不高兴。

    小眉头皱的很紧很紧。

    贺景承拿开手,念恩皱眉的样子和沈清澜很像。

    想到她不知不觉脸上漾起一抹浅笑。

    但是很快笑容又敛了下来,给念恩掖好被子起身离开房间,将房门轻轻的关好。

    他站在门口,望着沈清澜睡觉的卧室,站了很久,才走过去,推开房间的门,房间里很暗,床上已经没人,贺景承走进去,看见站在窗口的人。

    她身上穿着是贺景承给她换上的睡裙,下面光着脚。

    贺景承将床边的拖鞋拿起来,放到她的脚边,“穿上,地上凉。”

    沈清澜不动,也不言语。

    贺景承闭了闭眼,声音无比的沙哑,“事已至此,你想怎么样?”

    沈清澜低着头,看着他,双眸没有一丝光亮,暗淡的如坠落的星辰。

    贺景承拿攥住她的脚踝,“乖,穿上。”

    沈清澜顺着他的力道抬起脚穿进棉质的白色拖鞋内,继续站着不动。

    “你该饿了,我们去吃点东西。”贺景承搂住她的肩膀,她从回来到现在十几个小时了,滴水未沾。

    沈清澜伸手拿开贺景承的手,自己走出去。

    贺景承站在原地,望着她。

    脸色忽明忽暗,千转百回,最终他还是忍了下来,跟着出去……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