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06章 情之所动吗?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这时房间的门响了,她猛的抬起头,就看见门被缓缓的推开。

    看清进来的人后,她从床上下来,仰着头看着眼前的人,张了张口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贺景承面无表情,走到床边把拖鞋拿过来弯身放在她的脚边,沈清澜没动。

    贺景承仰头看她,“把鞋子穿上,光着脚踩在地上装可怜,是想让谁关心你?”

    沈清澜低着眼眸,“那个女人是谁?”

    她也是正常女人,对于男女关系非常的敏感。

    特别是见过母亲失败的婚姻后。

    贺景承的手指握着她的脚踝,把她的脚拿进鞋里,淡淡的问,“你还在乎我和谁有关系吗?”

    沈清澜几乎是脱口而出,“我当然在乎。”

    话一出口,她才惊觉自己内心的感受,在不经意间一下就说出了口。

    几乎都没有思考。

    贺景承伸手拂过她挡在额前的发丝,大拇指在她的脸颊处停留,轻轻的抚着她的脸,滑到她的唇,在那停留指腹捻转时轻时重的磨着她的嘴唇,沈清澜炙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指尖,湿漉漉的,像晨雾和雾气,丝丝柔柔氤氲弥散开,凝结在贺景承的心头。

    他都明白她的惶恐与愧疚。

    但是接受不了她一直陷在这种自责中,“如果你一直这样,我不保证我会不会做出越轨的事儿。”

    沈清澜瞪大了眼睛,他是什么意思?

    越轨?

    要和谁?

    看到沈清澜惊措的表情,贺景承笑了。

    低头亲亲她的唇,“我呢,可以疼你,爱你,宠你,但是我有我的底线,明白吗?”

    沈清澜皱着眉,总觉得那里不对,但是又说不出来。

    贺景承搂着她的肩膀,望门外走,“我听陈妈说,你今天没吃饭。”

    沈清澜好似一瞬间明白了贺景承刚刚的话,她扭头看着贺景承,“你故意的?”

    那个女人的出现,恐怕不是偶然,而是贺景承的计谋?

    越想,沈清澜越觉得自己冲动了,不该一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就怀疑他。

    曾经,她最崇尚信任,然而,她竟然没信贺景承。

    沈清澜推开贺景承,“你就欺负我。”

    贺景承不管,将人重新搂紧怀里。

    沈清澜挣,他就抱的更加的紧。

    陈妈看见贺景承和沈清澜一起出来,笑了,然后转身走进厨房去端饭菜。

    沈清澜低着头,被陈妈太过直接的眼神看着,有些不好意思。

    贺景承给她夹菜,“明日,我们去把念恩接回来。”

    这里太安静了,她容易胡思乱想,有念恩在她就不会那么无聊。

    沈清澜说好。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贺景承的手机响了。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拿起手机,“我去接个电话。”

    说着他已经起身离开餐厅。

    虽然当初的绑架的事已经告一段落,而且该受到惩罚的人,也已经进去,但是贺景承却不觉得事情已经完了。

    和沈清依相处的时间不短,对她多少了解一些,说她会嫉妒,会想害沈清澜他都会信,但是她不觉得沈清依有本事找到那些小混混,并且死心塌地的帮她。

    这些就不得不让贺景承多想。

    所以他让严靳去查了一下,还有没有别人的影子。

    果然,那几个小混混都是龙澈的手下,记得之前梁子薄和龙澈有过合作。

    贺景承说,“我知道了。”便挂了电话。

    现在并是他出手的好时候,时机还不成熟,对于梁家,他不会轻易出手,但是出手就是一击中地。

    “是有什么事情吗?”沈清澜走过来问。

    “没有。”贺景承拥着她进卧室。

    沈清澜点了点头,晚上贺景承搂着她睡。

    这是出事以来,他们第一次这么安静的睡在一起。

    贺景承搂着她衣服也没脱,就搂着她睡觉。

    夜色深沉,沈清澜侧着脸枕着他的手,仰视着他,贺景承闭着眼眸,似乎显得有些疲惫,着几天他都没睡好过,这会儿有沈清澜在,很快就睡着了,沈清澜将手臂搭在他劲瘦的腰上,往他的怀里贴了贴,然后慢慢睡去。

    太阳渐渐升起,万簇金剑似的霞光,从云层中迸射出来,那些吸饱了的云朵,鲜红鲜红的,在晨风轻轻吹送下,渐渐散了。

    整个房间被霞光渲染的浅色的红雾中,沈清澜像是做了一场春梦,总觉得有人在自己身上乱来,很快她意识到不是梦,而是真的。

    她猛的睁开眼睛,就看见贺景承近在咫尺的脸,而且手竟然已经探进她的衣服里。

    “醒了?”他柔声的问。

    沈清澜不语,这人……

    “没睡好,累了?”贺景承笑,和她贴了贴脸,“昨晚不是睡的很好吗,怎么会累呢?恩?”

    最后几个字他咬的极重,那一声嗯,充满诱惑与旖旎。

    沈清澜太了解他,这种表情就代表,他想。

    早上的男人更加的饿敏感。

    沈清澜根本不敢动,怕他会控制不住自己。

    贺景承不依,伸手脱她的衣服,沈清澜的脸通红,试图抓住他的手,“你干什么?”

    “昨天睡觉衣服都没脱,黏在身上会不舒服。”他说的一本正经,可是沈清澜不觉得他真的只是好心,怕她不舒服。

    沈清澜总觉得不大好,这天都亮了,她越是挣,贺景承越是抓的紧,男女力量悬殊太大,贺景承一只手就轻而易举的把沈清澜的双手抓住……

    沈清澜惊呆了,他在干什么?

    竟然把她的手放在他那里?!!

    “贺……景承!”沈清澜低呼,拼命的想要将自己的手给抽出来,可是他的力气太大了,她的一切挣扎都只是徒劳。

    贺景承有些意乱情迷,但好在理智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残留,悬空着自己的身体,尽量不让自己压到她的肚子,与此同时,他的手和他的唇却在沈清澜的身上流连忘返,食髓知味。

    “澜澜……澜澜……”

    他一声声地叫着她的名字,越叫越温柔,越叫越沙哑,最后几乎是含着她的唇瓣在呢喃,在斯磨。

    沈清澜的脑子轰----地一声,一片空白,虽然耳边已经听到西裤拉链拉开的声音,可是她已经无法用理智去命令自己。

    她的手被他带着,包裹着滚烫,然后上下抽动。

    那东西似是有生命一般,在她的掌心跳动,仿佛在回应她的动作。

    沈清澜扭头,将自己的脸埋入枕头之中,虽然她主动过,但是有生之年没做过这么大胆的事,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根本无法拒绝。

    情之所动吗?还是他‘教导’得太好?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