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16章 可不能这么叫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她走进房间里,撕开信袋,倒出里面的东西,除了几张照片意外,还有一张b超单,和她在贺景承的办公桌上看到的是同一个人名。

    也就是说,照片上的女人就是怀孕的女人。

    沈清澜在床上坐了下来,拿着照片看。

    从照片上看,应该是在咖啡厅,女人的对面是贺景承,似乎在聊什么。

    给她寄照片的是什么人?

    目的呢?

    贺景承和这个女人又是什么关系?

    有太多太多的疑问。

    沈清澜一个人在房间坐了很久,最终也没想明白这是什么人寄来。

    看样子,是故意让她看见贺景承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东西都装了起来,放进抽屉里。

    这一天沈清澜都过的恍恍惚惚的,中午吃过饭一个人在房间里坐到天黑。

    陈妈看出来她的情绪不大对劲,问她,她又说没事。

    于是给贺景承去了一通电话。

    贺景承已经准备回来。

    “什么事?”他边往公司外走,边问。

    “今天太太收到个邮件,就把自己关屋里了。”陈妈说。

    贺景承微微挑着眉梢,“什么邮件?”

    “我没看见,她自己在房间里看的。”陈妈能够察觉到,沈清澜是看过邮件之后情绪才不对劲的。

    “我知道了。”说着贺景承挂了电话,将手机装进口袋后,朝着车库走去,手里拿着车钥匙,到了车库后按下解锁键,上了驾驶位。

    这个时间段,路上的车多,等贺景承到酒店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

    贺景承下车走进酒店,穿过大厅,上电梯的时候,被秦怀铭的副官叫住了,“现在有时间吗?”

    贺景承回头,就看见站在他身后的人,微微颔首,“带路吧。”

    副官走在前面带路,穿过走廊,来到酒店餐厅的包间,副官推开门并没有进去,而是对贺景承说道,“老首长就在里面。”

    贺景承迈步走进去,秦怀铭坐在红木桌子前,上面摆着一套青瓷茶具,刚泡好的茶,缭绕着白色的雾气,秦怀铭斟了一杯放在对面的位置,他抬起眼眸看向贺景承,“坐。”

    身后副官关上了门,守在门外,贺景承坐到秦怀铭对面的位置,端起桌上的茶,在鼻尖轻轻嗅了一下,淡雅的清茶气味。

    他没有急着开口,而是等着秦怀铭说,找他过来想必是有话要说。

    “你预备怎么办?”秦怀铭严肃的看着贺景承。

    关于沈清澜和贺景承的关系,他都弄清楚了,现在他需要贺景承的答案。

    这件事情,存在着误会,可是沈清澜受委屈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如果贺景承的答案不能让他满意,他会将沈清澜带走。

    秦怀铭老了,白了头发,原本深邃的眼眸更加的深陷了几分,经历了风霜的脸庞,异常的严肃。

    贺景承在看见秦怀铭的副官时,心里大概就猜到他找自己要说什么。

    他放下手中的茶杯,“你想我怎么做?”

    秦怀铭在乎的无外乎是沈清澜的名分。

    毕竟孩子已经有了,这样不清不楚的在一起算是怎么回事?

    “我秦家的人,自然是要光明正大的。”秦怀铭的意思,不但是要沈清澜和贺景承领证,还要办婚礼。

    给沈清澜名正言顺的名分,贺景承不想吗?

    他想,很想。

    只是现在这个时候恐怕行不通。

    不是别的原因,只是沈清澜现在的身子根本就不能折腾。

    “怎么为难你了?”秦怀铭明显不高兴,以为贺景承不愿意。

    “爷爷想要的,我自然是要给,但是,现在不是时候……”

    “那什么时候才是时候?!”秦怀铭提高了声音。

    如果还是年轻的时候,他肯定会站起来拍桌子。

    现在不是时候,那什么才是时候?

    贺景承微微的叹了口气,年轻的时候再怎么雷厉风行,等到老了,还是会冲动。

    就像现在的秦怀铭,就觉得沈清澜没名分和贺景承在一起委屈,但是忽略了她的身体状况。

    “她现在的身体不合适。”贺景承不想秦怀铭担忧这些,这些不用秦怀铭说,他自己也会办,他给秦怀铭定心,“等孩子出生,日子爷爷说的算。”

    秦怀铭眉头一皱,眉心皱起了几道褶子,他怎么忘了沈清澜现在的身子,根本折腾不起了呢。

    都那么大月份了,万一出点什么事情,那就得不偿失了。

    “瞧我这脑子。”秦怀铭懊恼又尴尬,“是我太急了。”

    太过在意,所以忽略了一些细节。

    贺景承都明白。

    毕竟年纪大了,又是唯一的亲人,自然是在乎。

    贺景承邀请他一起回去,这个时间能赶上吃晚饭。

    正中秦怀铭的下怀,他正想呢。

    前几天他以为身体的原因,所以没去找沈清澜,现在正想看见她,能和她一起吃饭自然是好。

    秦怀铭在医院时,副官想要告诉沈清澜的,毕竟她是老首长唯一的亲人,应该去看看。

    可是秦怀铭不想沈清澜知道他有病,所以不允许知道的人说出去。

    贺景承推着秦怀铭乘电梯上楼。

    陈妈已经准备好晚饭,沈清澜已经出来,在客厅陪念恩玩。

    贺景承和秦怀铭一起进来,沈清澜怔了两秒,才回神,她不知道怎么和这个忽然多出来的亲人相处。

    叫爷爷?

    冷不丁的她叫不出来,需要个过度期。

    秦怀铭想听这一声爷爷,但是也明白,这事得慢慢来,急不得。

    陈妈不知道家里来客人,所以临时又加了两个菜。

    念恩坐在秦怀铭的身旁,眨了眨眼睛,对于这个忽然到访的客人充满好奇。

    秦怀铭则是有些激动,现在他不禁是找回了唯一的孙女,更是多了个曾孙子。

    秦怀铭给念恩夹菜,“多吃点能长高。”

    念恩礼貌的说,“谢谢爷爷……”

    “可不能这么叫,要叫太爷爷。”

    秦怀铭急忙纠正念恩的称呼。

    “太爷爷?”念恩歪着脑袋看着秦怀铭,“太爷爷是什么?”

    和爷爷有什么区别?

    秦怀铭耐心的和他解释,屡清楚爷爷和太太之间的区别。

    念恩听完后,了然的点头,“原来是这样。”

    饭后,秦怀铭也没立刻走,陪念恩玩,虽然没被叫爷爷,但是被叫太爷爷了,心里欢喜。

    快九点的时候,是副官提醒他该吃药了,他才恋恋不舍的回去,临走前对念恩说道,“太爷爷就住楼下,可以去找太爷爷玩。”

    念恩点头,“好哇,好哇。”

    但是想到什么,又看向沈清澜问道,“可以吗?”

    沈清澜说可以,得到沈清澜允许,念恩咧着嘴笑了。

    沈清澜和贺景承送秦怀铭出门,虽然还没称呼他,但是沈清澜对他很是尊重。

    秦怀铭摆手,让他们赶紧进屋,“快进屋去,这么近不用送我,你身子不方便。”

    沈清澜看向副官,“那麻烦你照顾了。”

    副官直了直身子,“小姐放心,我会的。”

    沈清澜的表情顿时一僵,对于这个称呼很不适应。

    直到副官推着秦怀铭上了电梯,她才放松一些,她转头看向贺景承,“你跟我进来。”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