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31章 你给我吃的什么?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不放!”梁子薄另一只手用力的捏着许晴的下巴,迫使她不得不看着自己,“怎么一天不艹你,就不爽是吗?”

    “梁子薄,你的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许晴也恼了,“梁子薄你如果还是个男人,就像个男人样!”

    梁子薄盯着许晴,眼眸深处泛着血红,“男人样?”

    “是的,你看看你那点像个男人!”如果梁子薄能有贺景承一半,不管是长相还是能力,她都会试着接受他,和他凑合着过下去。

    可是,他除了在外面鬼混,就是靠在梁老爷子在官场上的便利,做些违法的生意赚些脏钱。

    他有什么能力,没有了梁老爷子,他什么都不是。

    “和你生活这么多年,我太了解你,我给你过你机会,但是你从未珍惜过。”

    梁子薄眯了眯泛着红血丝的眸子,“在你眼里,是不是我什么都不如贺景承?!”

    梁子薄没在许晴面前提过,但是他很清楚,许晴心里的人就是贺景承。

    “是的,你,不,如,他!”许晴一字一句的说。

    哈哈!

    梁子薄大笑出声,“我不如他?!”

    哈哈!

    “是的我不如他,但是你,也别想,他看不上你,因为你就是我玩烂的破鞋!”

    许晴的脸色一片苍白,“梁子薄,你放开我!”

    “你休想!”梁子薄扯掉领带绑住她的手。

    许晴吓的瞪大了眼睛,用力的挣着,大喊道,“梁子薄,你干什么?!”

    梁子薄笑,“当然是让你爽了。”

    “我不要你碰我!”许晴歇斯底里的吼。

    梁子薄把她的手绑起来后,扔在了床上。

    许晴摔的头冒金星,浑浑噩噩的,透过发丝的缝隙看着梁子薄从抽屉里掏出一个小白瓶,朝着她走来,“梁子薄,你最好放开我,否则……”

    许晴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梁子薄抓着她的头发,用牙咬开小白瓶的盖子,往许晴的嘴里灌。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被瞧不起,和明目张胆的背叛,是绝对的侮辱。

    尊严的践踏。

    许晴或许身体上没出过轨,但是她的心,绝对出轨了。

    精神比身体更可怕。

    梁子薄也想笼络住她的心,可是她根本就是油盐不进。

    这么久的憋气,今天都要发出来才能消气。

    许晴不傻,抿着嘴不喝。

    梁子薄不恼不怒,“你不喝也行,我把你扒光了拍了照片发网上,供人欣赏怎么样?”

    “梁子薄你不是人……唔……”

    趁着许晴说话张开了口,梁子薄将药灌进她的嘴里。

    “唔……”

    许晴想要吐,被梁子薄抬着下巴,迫使她不得不咽下去。

    灌完,梁子薄从床下来,走到柜子前,倒了一杯酒,在手里晃了晃,红色的液体在杯中摇曳荡漾,梁子薄抿了一口,“许晴,是你逼我这么对你的。”

    许晴狼狈,目光狠狠的盯着梁子薄。

    梁子薄不在意,“我对你再还也没用。”

    许晴觉得热,她在床上不断的反动着身子,可是怎么也缓解不了,骨头上像是爬满了小虫子,啃食她的血肉,不疼,却齐痒难耐。

    “你给我吃的什么?!”明明是质问,可是此刻从许晴的嘴里出来却像shen吟。

    “啧啧!”梁子薄砸吧着嘴,轻蔑居高临下的看着许晴,他指着梳妆台上的镜子,“你看看你的样子,贱不贱?”

    许晴jiao喘着,抬起头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头发散乱的像是个疯子,chao红的脸颊又像是亲re时才有的样子。

    她难受极了。

    梁子薄站在床边,看着她问,“舒服吗?”

    许晴的头抵着床,身上出了一层汗。

    “呵呵……呵……”许晴咯咯的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缓缓的她闭上眼睛,“梁子薄……你不要……怪我。”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没了力气,以至于梁子薄连最后两个字也没听清。

    “对,我不会要你,你脏,心脏!天下不是你一个女人,除了你,我可以拥有很多,各式各样的。”梁子薄放下酒杯,解掉她的双手,“好好享受。”

    得到自由,许晴一把抓住梁子薄,心里抗拒,可是身体太想,她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尊严,理智统统丢了,“能不能给我?”

    梁子薄掰开她的手,并且用力的甩开,“我不是个男人,满足不了你。”

    说完没在看她一眼,转身离开了房间。

    他要的就是把许晴的尊严踩在脚底下,现在他已经做到了。

    平时不屑,现在却……

    许晴挣扎着,从床上掉了下来,额头磕在了床腿上,她的眼前直泛黑,最后昏了过去。

    第二天,许晴缓缓的睁开眼前,天花板好似都是转的,她再次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再次睁开,这次那种感觉没了,动了动身子想要站起来,发现身上那都疼,连手指头都没力气。

    她再次闭上眼睛,这次没再睁开,而是到中午才醒,明显这次恢复了一些体力,她艰难的趴起来,迈着不稳的脚步走进卫生间。

    额头磕破了皮,肿个紫色的包,许晴双手撑在洗手台上,看着自己,看着自己狼狈的样子笑了,“念在轩轩的份上,我还在犹豫……呵呵。”

    许晴洗了个热水澡,精神恢复了不少,额头上的伤自己在家里清理了一下,贴了纱布,头发散着,挡在额前。

    还特意戴了个大墨镜,遮住略显苍白的脸。

    收拾好后,她提着包出门。

    和梁子薄生活这么久,对他的行踪还是很了解的,一找一个准。

    果然,狗改不了吃屎。

    昏暗的包间内,充满绯靡的气息,梁子薄靠在沙发里,身上的衣服扭扭斜斜的挂着,女人穿着超短挤胸裙,领口掉到了腋下,靠着圆大的饱满挂着,遮住那点嫣红,裙摆皱到了腰间,穿和没穿没差别。

    梁子薄半眯着眼睛,“呦,这谁啊?”

    女人似乎很不满,这个不请自来的人,而且还是个女人。

    “看不见这里有人吗?还不赶紧滚!”女人依在梁子薄的怀里,而且样子极度不耐。

    许晴摘掉墨镜,看着梁子薄,“是就在这谈,还是换个地方?”

    “我们有什么可谈的?”梁子薄仰着身子,手顺着女人的背往下滑。

    丝毫不顾及。

    许晴就像没看见,很淡然的表情,从容的从包里掏出一打照片,扔在了桌子上,照片里是梁子薄和各种女人,亲热的画面,照片散了一地,飘的到处都是。

    梁子薄的眼神一暗,冷讽道,“我怎么没发现,我老婆还有这种嗜好?”

    “如果你不和我离婚,这些照片,不,还有比这些更劲爆的,都会在各大八卦网站挂出来。”许晴无视了梁子薄阴沉的脸,“别忘了,你爸快退休了,如果在这个时候爆出这样的事情,恐怕也会毁了他的‘一世英名’吧?”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