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35章 怎么对你才好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严靳拿过u盘,插进电脑,并且打开……

    昏暗的光线,从画面上来看像是在包间内,里面是贺老爷子穿着便装,正在和人谈些什么,因为画面拍的比较远,说话和对方那个人都不太能看的清楚。

    严靳眯着眼睛,仔细盯着画面,直到他们谈完,一起从包间里走出来,严靳才看到对方是谁,他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贺景承,“是龙萧霖。”

    龙澈的父亲,也是婺城市里最有实力的hei帮头子。

    之前只知道梁子薄和龙澈有点关系,没想到梁老爷子和龙萧霖也有接触。

    不过严靳很快就明白了一件事,“梁子薄拿货的渠道,恐怕都是从龙萧霖手里拿到的……这样连起来也就能想通了,梁老爷子为什么会出现在缅甸。”

    其中关联贺景承自然是能想明白,查到的东西越多,事情就越复杂,动了梁家恐怕就会牵扯出更多的事情出来,越来越不简单了。

    “梁家倒了会动了谁的利益?”严靳问。

    很明显,龙萧霖和和梁家合作是互惠互利,不管动了那一方,都会让另外一方的利益受损。

    “现在我们怎么办?”严靳拿不准了,这些东西交出去,自然动的了梁家,现在上面正查的严,只是得罪了黑帮就不好了,这等于扳倒了梁家,又找来更大的祸端。

    不动,等到梁老爷子退下来,一切又不一样了。

    怕,从来不是贺景承的作风,只是,现在不一样了,他有了在乎的人,就有了牵绊,他不得不为沈清澜考虑。

    她现在根本就经不起折腾。

    贺景承揉了揉发疼的眉心,连眼皮也没抬,“你们先回去,让我想想。”

    严靳看向从来一句话没有说过的林子欣,给她一个眼神,很快林子欣会意,和严靳悄无声息的从屋里退出去。

    林子欣很聪明,从始至终一句没问。

    严靳送林子欣,“你可以选择出国。”

    这件事许晴早晚会知道是个阴谋,到时候肯定会找林子欣的麻烦。

    可以到国外躲一躲,避避风头,等尘埃落定,事情都结束再回来。

    林子欣的目光看着前方,选择这条路时,她就有了心里准备,卷进这场是非。

    即使现在选择退,恐怕已经无法彻底抽身。

    更何况,她只是执行者,许晴更加恨的人,恐怕是算计她的人。

    “不用。”林子欣淡淡的说。

    严靳扭头看向她,“想清楚了?”

    “嗯。”

    “那好吧,我给你安排别的住处,你现在住的那里许晴已经知道,就不安全了。”严靳说。

    “那谢谢你。”林子欣由衷的说,严靳一直帮助她,她很感激。

    “不用。”严靳启动车子离开。

    房间里安静的连呼吸声都闻的那么清晰,贺景承站在窗口抽着烟,外面的黑暗遮住他半身,依稀能看清他修长的身形,挺拔,坚毅。

    然而这时,他听见病房有动静,他灭掉烟火朝病房走去。

    打开房门,就看见沈清澜侧身躺在被子上,样子看起来很难受。

    他快步走过去,检查沈清澜,“那儿不舒服。”

    沈清澜喘着粗气,“腿……腿……”

    腿?

    她身下没见红,贺景承慌乱的弄不清楚怎么回事,“我立刻去叫医生。”

    沈清澜拉住要走的贺景承,“不用。”

    怎么能不用,她的样子看起来那么难受。

    “腿,我腿抽筋了……”沈清澜有气无力的说。

    贺景承去给她揉,摸摸左腿,又摸摸右腿,“哪一个?”

    沈清澜说右腿,“好疼,好难受。”

    贺景承给她揉按,一边亲亲她的嘴唇,恨不得代替她难受,代替她疼。

    过了一小会儿,抽筋的现象才缓解,沈清澜抬起眼眸,望着贺景承。

    “还疼?”贺景承摸摸她的额头,都是汗,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声音低沉沙哑,“生完这一胎,我们不要了。”

    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都不生了。

    沈清澜就这样躺着,望着贺景承无措慌张的俊庞,笑着说,“傻瓜。”

    腿抽筋而已,很多孕妇都会有。

    可是他这样的在乎,让她心里好暖。

    她伸手抱住贺景承,他们在外面说的话,她都听见了,只是贺景承在顾忌什么,“我从来都不想成为你的累赘,你的牵绊,而是你爱的人,你至亲的人,是和你肩并肩一起面对困局的人,贺景承你明白吗?”

    贺景承俯身凝视着她,纵使心中千言万语,也无从说出口,只是低头吻着她的唇,“怎么对你才好。”

    沈清澜伸手抓住他的手,紧紧的扣着,“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放开我,抓紧我,不要让我孤单,不要让我害怕,不要让我失望,小时候只有妈妈,从未被父亲疼爱过,没有姐妹兄弟,不曾体会过血脉相连的亲情,但是你给了我爱情,让我觉得温暖,弥补我这一生的缺憾,贺景承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不用顾及我,我会照顾好我自己,有些事,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个道理你明白。”

    就算贺景承退一步,梁家会退吗?

    在他们眼里会不会是以为贺景承怕了,而得寸进尺?

    贺景承觉得心口在翻滚,情绪太激烈,太激动,没有一个人,给和他这样说过话,这样明白他,了解他,她紧紧的握住沈清澜的手,十指交握相融。

    那段时间贺景承很忙,很多时候半夜才回来,病房里放了一张小床,是沈清澜让人放进来的,怕贺景承休息不好。

    因为梁老爷子职位的关系,事情并没有公开,而是成立的专案组秘密调查。

    就算调查清楚,也不会对外公开审理,这个案子牵扯的太广泛,除非连根拔起,才会做出公布。

    梁家并未察觉出,平静浪静的表面下,藏了怎样的波涛汹涌。

    夜色融融,黝黑的天幕缀满了繁星点点,偶尔有流行划过,为那寂静的夜晚增添了几分活跃。

    沈清澜倚靠在窗台,看着外面点点繁星,她不能下地走动,最远的地方就是床上,移到窗台。打开窗户可以呼吸到外面新鲜的空气。

    桌子上陈妈每天都会换上一束新鲜的花,为房间增添新鲜空气。

    白天念恩有时候会过来,大多数是陈妈在,有几次她知道李怡芸来了,但是没进来。

    沈清澜其实有几次想说,让陈妈把人叫进来,但是又不知道怎么面的,就没说话。

    房间的门,响起开门声,沈清澜以为是贺景承回来了,笑着转头,然而进来的并不是贺景承,而是……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