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56章 想祈求她的原谅?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李怡芸很清楚贺景承和沈清澜感情好,但是这次的事情肯定呼影响到他们之间的感情。她是做过母亲的人,很明白一个孩子对母亲的重要性。

    沈清澜可以不在乎自己,但是一定会很在乎孩子,贺景承放弃的不止是沈清澜,更是他们的孩子。

    贺景承没有动,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手术的门的门,没有人注意到,贺景承站的地方,地上有两片血迹,鲜红的血就顺着他紧握着的拳头往下落。

    他比任何都明白,也比任何人都痛,他当时在想,若是不能活,他就陪她一起葬身火海。

    可是他不知道孩子对于一个母亲意味着什么。

    手术室里每一分每一秒都异常的严谨,明明沈清澜被送来的时候,已经失去意识,可是当他们准备给她手术时,她醒了,拉着医生的洁白的白大褂,坚定的说了一句:“不必在乎我的生死,只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说完这句话她就失去了所有的意志。

    都说为母则强,她的话震惊了每一位医生,她当事那种情况,还能恢复意识说那么一句话,可见她的心智是多么的坚定。

    经历了两个小时的手术,孩子成功剖出,出生的那一瞬间,嘹亮的哭声,响彻了整间手术室。

    产房外的人也听到了那一声嘹亮的哭声,都激动不已,特别是李怡芸,拉着贺莹莹的手激动的不断地在颤抖。

    只有那一嗓子,就再也听不到手术里别的动静,这时护士再次从里面出来,这是她第二次去取血,产妇依旧血流不止,因为按照她的要求,是先救孩子。

    这次手术的的门打开,贺景承再也无法忍受,不顾一切的冲了进去,医生仍在专注的做着手术,作为一个合格医生,在手术台上不管遇到什么突发状况都能冷静应对。

    贺景承就站在不远处,他的眼里只有她一个人,从他进来他没有去看一眼那个已经出生的孩子。

    他缓步走到手术台前,主治医生的助理让他出去,主治医生,头也没有抬,说了一句:“不用了,让他在这里。”

    想来他是孩子的父亲了,要不然不会闯进手术室的,又不是没有陪产的,他看到也好,让他知道一个女人生孩子,多不容易。

    助理不断地在给沈清澜下身换着厚厚的产巾纸,刚换上很快就浸湿,助理不停地换着,那鲜红的血不断地流出的她的身体,贺景承再也忍不住,“我可以不要孩子,只希望你们救救她……”

    这时,那个主治医生抬起眼眸眸看了贺景承一眼,把沈清澜进手术室说的那句话,一字不落的说给他听,“准备给她手术的时候醒了,说不必在乎她的生死,只希望能救她的孩子。”

    医生的话是有私心,毕竟那是病人口头上的陈述,没有签字,万一大人出什么意外,好让贺景承清楚。

    贺景承单膝跪在手术台旁,攥着她的手。

    她这一辈子,没有兄父可以靠,他这个丈夫,却在生死关头放开了她。

    她能走到今天,历经血和泪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他知道她吃了很多苦……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绕是强势如他,看到浑身是血的沈清澜躺在手术台上,也湿了眼眶。

    他紧紧的攥着她的手,“孩子,我宁愿不要,我只要你。”

    他无法接受她躺在血泊里,一动不动的样子,“你们立刻给她止血!”

    医生也正在努力,争分夺秒的和时间赛跑。

    “镊子。”医生对自己的助理说,助理立刻把镊子递到他的手上,紧跟着他又对协助的医生说道:“立刻止血……”

    两个医生很敬业,动作很快,沈清澜身下流出的血越来越少,可是贺景承的心依旧无法平静。

    术室真的很血腥,很多然受不了,可是贺景承完全没有感觉,有的只是心疼。

    又经历了近两个小时,医生才给沈清澜彻底止住血,以及缝合伤口。

    她现在的身体很虚弱,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伤了根本,恐怕得好好修养一段日子才能好。

    沈清澜被送进高级vip病房,孩子被松进新生儿科观察。

    李怡芸得知母女平安,狠狠的松了一口气,去新生儿区看过孩子后,李怡芸就让贺莹莹和严靳回去接念恩。

    “念恩这几天你们就照顾一下,你哥和你嫂子这里不能没有人。”李怡芸对贺莹莹说。

    “嗯,那我先回去接念恩,明天我再来,有什么事情你给我打电话。”贺莹莹也在心里不停的清醒着,幸亏人没事,否则,后果她不敢想……

    看见林羽峰还站在病房门口,严靳看了他一眼,“你还不走吗?”

    林羽峰朝着病房内看了一眼,淡淡的嗯了一声,“要走了。”

    严靳觉得林羽峰反常,今天的他和平时有点不一样,不过想到她和沈清澜的关系,便没在多想。

    沈清澜很信任他,可见他和沈清澜的关系很好。

    沈清澜出事,他担心也正常。

    病房了里,沈清澜躺在床上,鼻子里插着氧气管,面颊苍白的没有一丝血气,嘴唇起了一层皮,贺景承低着头,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

    给人的背影,显得那么孤寂,好像全世界就剩下他一个人那样的孤独。

    李怡芸就没见过这样的贺景承,知道他心里难过。

    “去把你身上的衣服换掉再来,手上的伤口也清理一下。”李怡芸站在他身后。

    贺景承没说话,依旧坐在椅子上没动。

    李怡芸叹了口气,继续劝说,“你去处理一下,她醒来看到你这样会不舒服。”

    “你出去让我陪她呆会儿。”贺景承的声音压抑极了,好像是从胸腔里发出来的。

    李怡芸抿着唇,“你这样,是想在她伤口上撒盐,还是想祈求她的原谅?”

    “让我静一静,行不行?”贺景承忍着暴怒的脾气,低吼了一声。

    现在都不要来烦他行不行?!

    他已经快要难受死了!

    “你为什么要一个人去见许晴?”如果没有李怡芸被许晴作为人质,以沈清澜的聪明,根本不会落到许晴的手里。

    “我……”李怡芸哪里知道许晴是这样的人,为了一己之私,竟可以绑架人。

    李怡芸解释不出来。

    贺景承用力的按着眉心,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我心情不好,不要和我生气,让我……静一静。”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