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68章 如果没有遇见你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他的声音格外的悲切,“老首长的情况很不好,你和小姐赶紧过来吧。”

    贺景承的脸部线条瞬间紧绷起来,声音低沉,“我知道了。”

    沈清澜看他,“这么忙吗?”

    她以为又是严靳打过来的,因为公司里的事情找他。

    贺景承放下手机,上车,说,“不忙。”

    贺景承启动车子,速度有些快,沈清澜也没注意,因为心里高兴。

    “你说爷爷知道了,会不会特别开心?”沈清澜在脑海里想象着秦怀铭知道时会是什么表情。

    贺景承一手掌握方向盘,另一手握住她的手。

    沈清澜侧头看着他,觉得那里不正常,但是又说不出来具体那里不对劲。

    她安静的坐着,莫名的心情忐忑起来。

    很快车子停在了医院,贺景承让沈清澜先下。

    沈清澜推开车门下来,站在车旁,透过车窗的玻璃看着他。

    他在打电话,车窗是关闭了的隔音很好,她听不到贺景承说了什么,只能看出他的神色很严肃。

    很快贺景承下来,绕过车头走到他这一边,伸手搂住她的腰,“我们进去吧。”

    沈清澜没动,她看着贺景承,“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贺景承把她拥在怀里,抚着她的背,“刚刚我接到副官的电话……”

    沈清澜心里有了答案,即使贺景承没有直说。

    沈清澜睁着眼睛,轻轻吸了吸鼻子,说,“你陪我进去。”

    贺景承搂着她走进去,病房的门口副官独自一个人来回走动着,样子看起来格外的焦急。

    看见贺景承和沈清澜过来,副官快步走过来,“医生在里面,前面已经……已经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

    走廊里静悄悄的,没有人说话,副官的话已经很明白。

    没过久,病房里的门从里面拉来,几位主治医生走出来,神色严肃,“我们已经尽力了,你们进去见最后一面吧。”

    “你们再救救老首长,他一定还可以撑一段日子的……”副官有些接受不了,拉着医生。

    沈清澜看上去,相对要冷静一些,不过也只是表面。

    她挪动如灌了铅的双腿,一步一不走进去。

    秦怀铭躺在那里,面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双目更加的浑浊,周围撤掉了所有医疗器械,空荡荡的,就一张床,和一个他。

    显得寂寥,孤独,秦怀铭艰难的抬起手。

    沈清澜走到床边,慢慢弯下身子,双手握住他苍老满是褶皱的手。

    他长了张口,艰难的发出嘶哑的声音,“还好,能见你最后一面……”

    沈清澜蹲在床边,温柔看着他,“爷爷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秦怀铭也笑,“长命百岁就罢了,能在有生之年认回你,我就算满足了……”他的话音还没落,就狂咳起来,憋的脸色通红。

    沈清澜给他顺着背,她努力的让自己笑着,可是却控制不住的模糊了眼睛,她将眼睛睁的大大的,不让眼泪落下来,“景承答应我和你回去,我还要陪你回秦家,看看爷爷的家是什么样的……”

    秦怀铭也想带沈清澜回去认祖归宗,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他朝贺景承伸出另一只手,贺景承握住他的手,“你放心,我会替你照顾好澜澜。”

    秦怀铭轻轻的点着头,“我相信你,以后我就把澜澜交给你照顾了……”

    他的手不停的在抖动,甚至有些不稳,他将和沈清澜的手放在贺景承的手心,“……好遗憾,没能亲眼看见你们举办婚礼,还没来得及看一眼我的小外曾孙女……”

    就在这时,门口响起动静,严靳抱着念恩,李怡芸抱着秦安过来。

    沈清澜将秦安从李怡芸怀里接过来,抱在到床边给秦怀铭看,沈清澜看着秦怀铭,“爸和景承给孩子取名秦安……”

    秦怀铭浑浊的双眸,闪着一丝丝的光彩,“秦……秦安,秦安……秦安,安宁,温馨,安康,平安,好好……

    好啊……”

    他激动的快速的喘息着,一把抓住贺景承的手,颤抖着,“你最了解我的心思……谢谢你………”

    缓缓的他的手松了,垂落了下来,眼睛缓缓闭上,再也没有了呼吸。

    沈清澜忍着的眼泪,瞬间涌了出来,只是一颗一颗的往下掉,没声。

    这个时候也没敢劝,李怡芸将秦安接过来,带着念恩出去。

    这里的气氛不适合小孩子。

    贺景承让副官和严靳留下,他先送沈清澜回去。

    病房外已经戒严了,没有人能接近,上面还要派人下来检查。

    贺景承扣着她的肩膀,“你有什么要求你就说,我来办。”

    沈清澜不说话,身体轻微的在贺景承的怀里颤动着。

    贺景承不知道怎么安慰。

    她从未感受过家庭的饿温暖,好不容易和秦怀铭相认,可是时间又是那样的短暂。

    穿过大厅,走到门外下台阶时,忽然,沈清澜单膝跪了下来膝盖磕在台阶上,忍着的情绪,压抑的伤痛,顷刻间爆发了出来。

    她的肩膀不停的松动着,抽泣着,“我没有爸爸没有妈妈,现在连爷爷也没了……”

    她跪下去的那一刻,声音特别的响,大厅里来来往往的病人,医生,都往这边看了过来。

    贺景承弯身将她抱起来,掌心不断的摩擦着她的手臂,试图给她一眼安慰。

    她的眼泪就顺着脸颊往下淌,脸颊贴着他的胸口,双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衣领。

    这种痛谁都代替不了,贺景承只能由着她发泄,直到她整个人无力的躺在她的怀里,她的身体依然是颤抖的。

    贺景承将她放进车里,她也不动,像是失去了所有的精气神,没有任何生气。

    回到医院,贺景承将她放到床上,她侧身卷缩着身体,是不安没安全感的表现。

    贺景承坐在床边给她擦眼泪,“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还有念恩,秦安……”

    忽然沈清澜转过身,抱住贺景承,在他怀里哭,“别离开我。”

    她不想一个人,好害怕,害怕失去。

    拥有太难了。

    贺景承抓着她的手亲,吻着,“澜澜,我从未想过,今生,我会如此在意一个女人,如果没有遇见你,我也可能一样会结婚生子,但是绝对不是爱,你说人心是不是偏长的?”

    他闭着眼睛,用脸去曾她的手,她的掌心很凉,很凉。

    他用自己的温度去温暖她。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