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69章 你要就给你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上面派下来的人,对秦怀铭的死因做出了检查,身上无伤,体内没有有害物质的药性,可以判定是病逝。

    副官说,“老首长的心愿是回m市。”

    在婺城市呆这么久,不过是因为沈清澜在这里。

    现在他走了,理应落叶归根。

    “生前老首长一直想小姐认祖归宗,但是没机会,恐怕是带着遗憾走的。”副官的眼睛微红。

    以秦怀铭的身份,是可以进比烈士陵园和军人公墓更高阶层的陵园,这势必是要回m市的。

    沈清澜现在是秦怀铭唯一血缘生上的亲人,她是必须要出席,并且来主持这场丧事。

    婺城市离m市路程较远,用车的话在路上的时间太久,所以贺景承决定空运,用直升机把秦怀铭的遗体送回m市。

    这些事他安排好后,就回了老宅。

    沈清澜和秦安已经出院,住在老宅里。

    推开房间里的门,贺景承就看见沈清澜独自一个人坐在窗口,身上穿着黑色的孝服,乌黑的长发扎在脑后,白色的小花插在左耳后。

    她的心情平静了一些,整个人还算冷静。

    听见响动,她转过身看着贺景承。

    贺景承走过来,伸手抚摸着她的额头,“我都安排好了,今晚严靳会先带着爷爷的遗体回m市,我们明天出发。”

    医院来了不少吊念的人,都是对秦怀铭比较熟悉的人,沈清澜得去接待,贺景承回来接她的。

    来的人都是年纪比较大的,沈清澜基本都不认识,好在贺老爷子在,几乎不用沈清澜操什么心。

    吴局也来了,他的父亲和秦怀铭是战友,上次梁家的事,秦怀铭又帮助了他,他理应过来。

    吴诗琪也是跟着吴局一起来的。

    走廊过道里已经摆满了花圈,前来吊念的人,男主几乎统一黑色西装,女士黑色裙子,临时在医院搭建的灵堂有些

    显得有些拥挤。

    沈清澜站在灵堂前,这一站便是五个多小时,该来的人基本已经到齐,贺景承扶着沈清澜走到后面,让他坐在椅子上,卷起她的裤脚,给她膝盖上擦药。

    那天在医院门口那一跪,膝盖磕紫了一片。

    “脚麻不麻?”

    沈清澜摇头,说不,不是不累,而是因为身边有人,有人关系,有人为她做好一切,让她感觉到了自己不是一个人。

    她弯身抱住贺景承,“谢谢你。”

    如果没有贺景承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不好意思打扰了?”林羽峰站在门口。

    贺景承回头看他,虽然林羽峰把自己伪装的很好,就连沈清澜都不知道,但是贺景承却清楚。

    林羽峰被贺景承看的心里发毛,有些心虚的闪躲着目光,“我和慕言一起来看沈总的,要是不方便,我们等会再来。”

    这时,慕言也来到,站在林羽峰身后。

    沈清澜说,“你们都进来吧。”

    贺景承拦住林羽峰,“你跟我出来。”

    林羽峰想拒绝,“我和沈总还有事要说。”

    贺景承目光深沉,声音不高不低,偏偏落在人的耳朵里,逼摄又凌厉,“你确定?”

    林羽峰抿了抿唇,没选择,只能妥协,他怕贺景承说出来,以沈清澜的性格,如果知道了肯定不会还和他走这么近,恐怕连哥们朋友都坐不了。

    林羽峰硬着头皮跟着贺景承出去。

    这个场合贺景承不会坐什么,但是他不喜欢自己的女人被人惦记着,该给的警告还是要给的,“我不喜欢被别人惦记,特别是我的人,被人惦记着,我会很不高兴,明白?”

    林羽峰强装镇定,“贺总好眼力,我把沈总都骗过去了。”他看着贺景承,“贺总放心,我明白。”

    一开始贺景承愿意给林羽峰几分信任,是因为沈清澜,相处的这段时间他的人品是可以肯定的,但是他有了不该有的心思,贺景承就不能装不知道。

    “衡洲市的刚分公司,刚起来,以后你负责。”说完贺景承迈步离开。

    留下林羽峰在原地反应不过来,这是什么意思,要把他支走?

    他快步追上贺景承,“你不能做我的主,我是沈总的人。”

    贺景承停下脚步,眉梢轻挑,是不悦的表现,“但是我能做沈总的主。”

    林羽峰想要反驳,却找不到能反驳他的话语。

    沈清澜怀孕这段日子,根本没管过公司里的事情,大事都是贺景承做主,他不是说着玩的。

    “你公私不分!”半天林羽峰憋出一句话。

    “谁公私不分?”沈清澜站在林羽峰身后,她旁边是慕言,他们在屋里说了一会儿话,不见林羽峰回去,就出来了,看见他正不高兴的说什么公私不分。

    沈清澜朝着他走来。

    林羽峰如找到救命的稻草,赶紧让沈清澜来给他评理,“贺总安排我去衡洲,那边刚发展拓展业务,管理职工,我的能力不行,胜任不了……”

    沈清澜看向贺景承,他从容自若,就那么站着任由沈清澜探究的目光。

    “我想景承一定有他的道理,而且你说你的能力不行,我听着倒像是你在推脱,记得康泰刚从沈沣手里接过来时,可就是一个烂摊子,是你帮着我,让公司走上正轨,不是你就没有现在的康泰,你怎么能说自己没能力呢?如果是钱的事,你尽管开口。”

    林羽峰的嘴角抽了,有种拿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感觉。

    他之前开玩笑在沈清澜面前老提钱,这下沈清澜认为他推脱是因为钱了。

    林羽峰有苦说不出来,心里那个憋屈啊。

    “我开口你就给吗?”林羽峰赌气的说。

    沈清澜这几天心情不好,秦怀铭走的突然,她的心情很沉重,也没平时冷静,自然没发现林羽峰的反常,点了点头,说,“是的,前提是我给的出的。”

    “你给的起……”说话的时候他的目光看向贺景承,“既然让我去衡洲,不如就把那个公司给我。”

    沈清澜再心情不好,思绪迟钝,也发现了林羽峰的不正常,“林羽峰你……”

    “我同意,你要就给你。”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