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70章 一个眼神都能动摇我的心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我同意,你要就给你。”对贺景承来说,这是好事,用钱可以解决的林羽峰的念想,他求之不得。

    林羽峰想说他后悔了,刚刚他只是太冲动了。

    但是明显贺景承没给他后悔的机会,这么快就答应了。

    沈清澜看出来了贺景承和林羽峰之间有时,但是具体是什么事情她不清楚。

    “林羽峰,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如果有你就说。”

    林羽峰看着沈清澜,动了动唇,最后什么也没说出来,“没有,谢谢你们这么大方,我就接受了。”

    说完人转身就走了。

    沈清澜有些不放心,喊了他一声,“林羽峰。”

    林羽峰背对着沈清澜摆了摆手,“我没事,今天我就先走不陪你了。”

    原本,他来找沈清澜是陪伴她的,毕竟刚刚失去亲人,结果……

    他苦笑了一下,这样也好,毕竟明知道不可能还惦记着,对谁都不好。

    这时,贺景承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严靳,他看向沈清澜,“先在休息室里坐一会儿。”

    等会还要出来送前来吊念的人。

    而且到了m市,事情更多,人也会更多,她还有的累,现在能休息就得多休息。

    “这里有我,你有事先去忙。”慕言说。

    贺景承微微点了一下头,走到一边去接电话。

    慕言扶着沈清澜,“腿上的伤怎么弄的,我看着挺严重的。”

    沈清澜没具体说,就说不小心磕的。

    她心情不好,慕言没再多问。

    “慕言。”吴诗琪站在离他们不愿的地方,她是去洗手间的,却看到慕言和沈清澜在一起,还手扶着沈清澜的手臂,看着样子关系很好。

    慕言微微蹙起眉,似乎并没有因为看见她而高兴。

    吴诗琪走过了来,先和沈清澜打了声招呼,“贺太太,节哀顺变。”

    沈清澜点了一下头表示回应,她看向慕言,让他放开自己,“你们聊。”

    慕言没放,“我和她不熟。”

    慕言的拒绝,让吴诗琪觉得丢了面子,她仰着头,“慕言我们是不熟,最多也就是抱在一起睡……”

    慕言的脸色顿时一沉,阔步走过来,将她拉到一边,“这是什么场合,你什么话都敢说?”

    吴诗琪自知自己有错,“是你先否认不认识我的,我又不是虎狼,叫你不过是想和你说声谢谢的。上次我喝醉谢谢你送我回家。”

    “不用。”说完慕言转身就要走,吴诗琪拉住他,“你就那么讨厌我?”

    “没有。”

    慕言敷衍着。

    “没有那你干嘛这么躲着我?”

    慕言回头看着她,郑重的说,“吴小姐,我们不熟,我不是躲着你,只是不想和你保持任何关系,ok?”

    “朋友也不行?”

    “不行。”

    “为什么?”

    “不为什么,就是单纯的不想和你接触,可以吗?”慕言思维逻辑清晰,丝毫不给吴诗琪机会反驳。

    吴诗琪气呼呼的,脸色都红了,“我长的丑吗?”

    “不要无理取闹,会让人很反感。”

    “可是,你给我带来麻烦了。”

    慕言的眉心皱的更加深刻了,“我给你来带麻烦?”

    “是的。”吴诗琪仰头看着他,“那天你送我回家。我爸我妈以为你是我的相亲对象,对你很满意……”

    “简直可笑!”慕言一句话也不愿意和她再说下去。

    转身就走。

    吴诗琪心有不甘,他为什么这么冷?

    难道是心里好有前妻?

    但是如果他那么爱前妻,为何要离婚呢?

    她暗自下决定一定要弄清楚慕言和他前妻的事。

    事情结束已经是下午五点,贺景承在和严靳忙着送秦怀铭遗体的事。

    沈清澜下午又站了好几个小时,腿很痛,她坐在椅子上休息,吴诗琪没和吴局走,等到人都走后,偷偷溜进来找沈清澜。

    沈清澜不大认识她,所以看见她进来也没先开口。

    吴诗琪先自我介绍,“我叫吴诗琪,吴局是我爸。”

    沈清澜轻嗯了一声,“你找我有事?”

    吴诗琪走过来,坐到她旁边,也不拐弯抹角,“我看你和慕言很熟的样子。”

    沈清澜不否认。

    吴诗琪小心翼翼的看着她,试探道,“你知道慕言和他前妻的事吗?”

    沈清澜多看了一眼吴诗琪,“这是别人的私事,我不好多说,如果你想知道还是问他本人比较好。”

    吴诗琪撅着嘴巴,“我问他,他不愿意说。”

    “谁都有不愿意说的事。”

    吴诗琪想想也是,“应该很不愉快吧,才会不想说起来。”

    贺景承走进来,“我们走吧。”

    沈清澜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着贺景承走去。

    吴诗琪也站了起来,看向贺景承,“我去过贺家,你还记得我吗?”

    贺景承似是没了印象,揽着沈清澜就走了。

    沈清澜总觉得吴诗琪那句话不是随便问问的。

    坐进车里,沈清澜看向贺景承,“你认识她吗?什么时候去过家里?”

    贺景承目视前方,淡淡的说,“无关紧要的人。”

    “我想知道。”

    不是不信任贺景承,也没有任何怀疑,就是单纯的想知道,不喜欢贺景承明知道还不说。

    贺景承侧头看她,“那么想知道?”

    沈清澜点头,表示自己的立场,“嗯。”

    贺景承空出一只手,揽住沈清澜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上,“妈以前特别着急我结婚……”

    “把她介绍给你?”沈清澜皱着眉,她发现贺景承身边出现过的女人太多。

    多到她都害怕了,之前那个许晴搞出来的事情,现在她还心有余悸。

    她掰开贺景承的手,坐回位置上,明显是不高兴了。

    “吃醋了?”

    “是怕了。”沈清澜揉着太阳穴,“和你一起生活太累了。”

    贺景承重新将她楼回来,“不怕。”他将沈清澜的手按在心口,目光深邃,揉进丝丝的温柔,“你是我心里不可割舍的那一块,一个眼神都能动摇我的心。”

    沈清澜侧头看着他,坚毅的轮廓棱角分明,只是此刻染上了些许的温和与认真。

    “贺景承……”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