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83章 你最得我的心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等等……”眼看他们要走,沈清澜张口。

    龙振雄回头,目光震慑又逼迫。

    沈清澜不卑不亢,不惧他骇人的目光,“我想和龙爷谈个合作……”

    “哈哈。”龙振雄大笑起来,第一次有人拦住他,还敢大言不惭的说和他谈条件,稀奇,真是稀奇。

    明显是嘲笑,嘲笑沈清澜的不自量力。

    “我还没说,你怎么知道对你没好处?”沈清澜淡定如常,没有因为龙振雄的嘲笑就退缩半分,反而愈发的镇定了。

    “对我好处的事多呢,我为什么要和你一个女人谈?再说,女人就是女人,扛不了大事,如果今天来的是贺景承或许我还愿意听上一听,不过……可惜了。”龙振雄惋惜的说着,但是脸上却没有半分惋惜的样子。

    听到他提起贺景承,沈清澜的手指不着痕迹的微微颤动了一下,面上还能稳得住,“梁家倒台,想必龙爷在婺城市滞留这么久,应该是在找下家吧,我想婺城市,没有哪一个公司能有万盛的实力,不管是水陆,还是航空,我们的外贸都是一流的,你想要走多少货,我们做不到?”说着她的目光看向梁子薄,“就算梁家没倒,万盛也不差它。”

    她的目光重新移到龙振雄身上,“龙爷以为呢?”

    龙振雄笑,“贺景承可是觉得我这是违法买卖,从来不肯给我面子,怎么你能做主?”

    “现在万盛我说的算。”沈清澜挺直脊背,对峙黑bang大佬也毫不胆怯。

    “有趣,有趣,实在是有趣。”贺景承生前可是和他的界限划的非常清楚,这会儿他的女人竟然找上门来和他谈合作。

    当真有趣极了。

    文娴凑到龙振雄耳边,低语,“我看她一个女人翻不出什么浪,不如我们就听听她今天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龙振雄不着痕迹的撇了一眼梁子薄,心中已经了然,他心里也是不屑女人的,就像文娴所说的那样,沈清澜她一个女人还能翻出什么浪来?

    贺景承都被解决了,害怕个女人搞事情?

    传出去,他还有脸。

    “你有胆跟我走,我们就谈。”龙振雄搂着文娴的腰,保镖随后,浩浩荡荡的离开餐厅。

    “太太……”严靳上前,“这事太突然,我们先回去从长计议……”

    快走到门口的龙振雄回头,看着沈清澜,笑道,“贺太太这是怕了?”

    沈清澜回以微笑,“龙爷邀请我不胜荣幸,自当前往。”

    “太……”

    沈清澜一个冷眼看过来,严靳闭了口。

    门外龙振雄上了一辆黑色私家车,前后各有一辆,保护他的安全。

    沈清澜上了车后,让副官跟着前面的车子。

    严靳实在忍不住,“太太你这样做,只会把万盛拉下水,一旦沾染到他那些不法买卖,万盛就完蛋了……”

    “我不知道吗?”沈清澜望着严靳。

    “那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严靳很不明白,“大老板很厌恶他们那些……”

    “没有筹码,他凭什么和我们谈?”沈清澜反问。

    严靳语塞,憋了很久才说出一句话,“你是要用整个万盛为大老板报仇?”

    沈清澜看着他,之前她没把握不让万盛陷入龙振雄做不法买卖的傀儡,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秦怀铭没给她留下什么财产,却给她留下不少人脉,都是比较能够信任的。

    她原本的计划是,用万盛做诱饵引龙振雄上钩,找出他不法买卖的证据,利用秦怀铭给她留下的那些人脉,将龙振雄惩治于法,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龙振雄身边出现了一个她计划外的人物。

    这个人……

    “等会到了,我替你进去。”严靳自知改变不了沈清澜的想法,只能尽量替她挡住危险。

    沈清澜抿了抿唇,没言语。

    “你是女人,那种地方还是我替你去比较好。”严靳继续说着。

    沈清澜淡淡的看着他,“严靳,你有没有发现你变笨了?”

    严靳茫然。

    “即使贺景承现在不在,你也该保持冷静,不是一味的只想着我的安全问题。”沈清澜知道贺景承的事,对严靳打击也不小,只是越是这个时候,就越要保持冷静善于思考的心。

    “我是女人,就因为这个身份,只会让龙振雄对我放松警惕,而且我不会让他知道我已经知道背后是他策划的,我当着他的面谈合作,只会用万盛的筹码换梁子薄,打消他我有别的目的。”

    “可是还是太冒险了,万一他不信怎么办。”

    “就算他不信我,也会有人帮着我说服他……”

    “谁?”严靳更加的不解起来,万事没有绝对,他怕出现怎么万一。

    “我还不敢肯定,不过……”过了今晚,她就能知道。

    前面龙振雄坐在后座,搂着文娴,回头看了一眼,看见沈清澜的车子有跟着,仰靠在了椅背上,“没想到有几分胆识,难道她真的有什么过人之处,才得到贺景承的青睐。”

    文娴依在他的怀里,“一个女人而已,没看出来她长的还可以吗?想必看上的不过是那副皮囊而已。”

    龙振雄低头,“你这么认为?”

    “不是我这么认为,而是事实如此,贺景承之前可是非常的不屑我们的买卖,她这么做不是出卖自己的男人吗?”

    雄振雄仔细想想也是,文娴跟他久,为他生儿子,为他做过牢还不曾出卖他,对她很信任。

    以前他身边的女人不少,最后他只留了文娴。

    他低头看着文娴,“那你说,她的提议有几分可行度。”

    “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她不是已经跟上来了吗,我们趁机试探试探她什么目的。”文娴跟着龙振雄久,他的脾性她能摸清几分。

    也懂得适可而止。

    话只说到点到为止。

    “最后,还是你最得我的心。”龙振雄握着文娴的手臂。

    文娴低眸。

    过了很久,车子停在了一处位于郊区外的一处独立住宅。

    从外面看起来非常的平常。

    沈清澜的车子也挺了下来。

    有人过来敲门,沈清澜降下车车窗,来的是龙爷随身的一个保镖,“龙爷说了,要想和他谈你一个人进去……”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