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84章 你对女人有偏见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有人过来敲门,沈清澜降下车车窗,来的是龙爷随身的一个保镖,“龙爷说了,要想和他谈你一个人进去……”

    “不行。”严靳几乎是脱口而出。

    沈清澜看着他,耐着性子,“我刚刚和你说的,都白说了是吗?”

    沈清澜说的严靳都明白,也都懂,只是贺景承已经生死不明,她万一有个什么不测,他怎么向贺家人交代?

    沈清澜推开车门下车,严靳还想说话,沈清澜冷冷的警告,“如果你在这样,以后我的事都不用你办。”

    “我是司机,我可以……”

    “不行。”副官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拒绝。

    沈清澜吸了口气,“你们在这里等我。”

    “可是……”

    “没有可是。”沈清澜彻底冷脸。

    “请带路。”她看向龙振雄的保镖。

    眼看这沈清澜走掉,严靳蹲了下去,双手胡乱的抓着头发。

    副官叹了口气,“别太担心,我们应该相信她。”

    严靳仰着头,看着副官,“我们不一样,你不会明白。”

    他的命是贺景承给的,沈清澜是贺景承在乎的人,万一……

    他无法交代。

    他也知道最近自己变了,总是在担心,害怕……

    已经变得不像他自己了。

    可是又什么办法。

    他压力太大。

    副官蹲在严靳身边,“老首长去世前,嘱咐过我,让我照顾好小姐,我和你是一样有压力的……”

    “我算看出来了,小姐她……很有自己的主见,我们就尽量配合她,或许会有更好的一面。”

    严靳揉着脸,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另一边,沈清澜跟在龙振雄的保镖身后,走进这座宅院。

    外面看起来平淡无奇,内里却不一般,假山花园,绿树郁郁葱葱,穿过鹅卵石铺着的小道,前面是一座木屋,屋檐下挂着红红灯笼。

    踏上阶梯,保镖从前面推开门,左右守在门口。龙振雄走进去,文娴回头看了一眼沈清澜,“你跟着进来。”

    沈清澜迈步走进去。

    屋内不是很大,更看不出来这是黑bang大佬的住处,文娴回头看她,“你见那个大老板只有一个住处?”

    文娴的话不含蓄,沈清澜自是听明白了,这个地方不过是龙振雄众多住处中的一个。

    狡兔还三窟呢。

    何况到龙振雄这个级别的。

    檀木的排椅,上面放着软垫,龙振雄坐下来伸展了下双手,随后手臂搭在了靠背上,看着沈清澜,“坐。”

    沈清澜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站在一旁的桌前,“沈小姐想喝点什么。”

    “我不渴。”

    “怎么这是怕我们投毒吗?”文娴开玩笑。

    “别吓到我们的客人。”龙振雄笑着吩咐道,“泡壶红茶,贺太太肯定喜欢喝。”

    文娴笑着说好。

    很快她将泡好的红茶端上来,显示给龙振雄斟了一杯,晶莹的红色,能看的出来是上等红茶。

    紧接着文娴给沈清澜也倒了一杯,递给她,“这茶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喝上的。”

    沈清澜伸手,手指刚碰到茶杯,就被文娴握住,“茶烫,小心点儿。”

    沈清澜看着她,说,“谢谢。”

    文娴收回手,依着龙振雄而坐。

    “说说你为何要找我谈合作?”龙振雄一手楼着文娴,另一只手端着杯子,放在唇边慢慢品,袅袅的白雾,遮住他的脸。

    沈清澜斟酌了一下说道,“我已经查清楚,我们乘坐从m市到婺城市的飞机事有人动了手脚,才会出现意外。”

    龙振雄忽然抬眸,“你确定查清楚了?”

    “查清楚了,这一切都是梁子薄干的,我来找龙爷谈条件也是为了这件事,只要你肯把梁子薄交给我,我愿意用万盛和龙爷合作。”沈清澜故意装作激动,“我是一定要让梁子薄付出代价的。”

    “哈哈。”龙振雄仰着头,“又几分胆识。”

    “有什么胆识,不过是死了丈夫,逼不得已。”文娴貌似无意的说着。

    “你这是什么话,怎么觉着你对女人有偏见?”龙振雄看着她,“你也是女人,怎么能这么诋毁呢?”

    “就因为我是女人,我才了解女人啊。”文娴躲在笼罩振雄的怀里撒娇。

    沈清澜低着眼眸,不动声色的握紧手中的茶杯。

    文娴面上在诋毁她,其实是在帮她。

    只要让龙振雄以为沈清澜来找他不过是为了报仇,目标不过是梁子薄,自然对她就会放松几分警惕,合作也就成功率更高。

    龙振雄能在梁老爷子进去后,都能独善其身,可见他的手段不一般,不会光凭沈清澜和文娴这句话就做决定。

    万盛固然好。

    但是他不得不小心。

    这事,他还得想一想。

    “龙爷有什么顾虑请说,我能坐到的,绝不会推辞。”沈清澜说的急切。

    龙振雄靠着椅背,“你就那么想报仇?”

    “当然,我成了寡妇,我的孩子没了爸爸,我恨的很,恨不得现在就拿刀捅了那个罪魁祸首,只要龙爷把梁子薄交给我,万盛我双手奉上。”沈清澜信誓旦旦。

    她的面目微微扭曲,反映着她的内心是多么的激动愤恨。

    龙振雄盯着沈清澜,看着真像是,死了丈夫一心要报仇的决绝样。

    心中的警惕松了几分。

    “三天后,我给你答案。”龙振雄站了起来,搂着文娴离开。

    走到门口时,龙振雄回头看了她一眼,笑了笑,“你长的很漂亮,不愧是贺景承看上的女人。”

    这句话是贬义词,空有一副长相。

    被仇恨冲昏头脑的蠢女人。

    用万盛去换一个人,不是蠢是什么呢?

    沈清澜无知的笑着,“谢谢龙爷夸奖。”

    呵……

    龙振雄的声音慢慢消失在屋内,沈清澜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敛了下去,她抿着唇,因为过于生气致使握着手中的茶杯的手不断在颤抖,杯中的茶荡起浅浅的波纹。

    “你没事吧?”副官和靳严冲进来。

    沈清澜慢慢平复心绪,放下手中的茶杯,“我没事。”

    “刚刚没看见你和他们一起出去,吓死我们了。”严靳拍着胸口。

    沈清澜看着他,“别担心,我没事。”

    说着沈清澜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的腿一软,差点摔倒,是严靳手快扶住了她。

    沈清澜是体力不支,这段时间她不好好吃饭,经历了秦怀铭和贺景承的事,对她身心都有很大的打击。

    “我扶你走。”严靳扶着她。

    坐在车里,沈清澜疲惫的闭着眼睛,和龙振雄的对峙中,她的神经时刻紧绷着,生怕一句话错了让他有所怀疑,这会儿放松下来,觉得很累,很累。

    前面十字路口亮起了红灯,车子停了下来,沈清澜睁开眼睛,她用力的按着太阳穴,目光不经意的看到……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