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95章 血债血偿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她不得不承认,贺老爷子的顾虑是有一定道理的,只是……她心里不得劲。

    难受的慌。

    “我可以多抽些时间陪伴他们。”现在公司的事情她不能放下,所以只能尽量多抽时间,她头低着头看着怀里安静的秦安,伸手摸摸她的脸。

    贺老爷子也知道,这件事不能一下子就都同意,就算他们这边都同意,严靳哪里也是个未知数。

    毕竟贺莹莹是离过婚的人,他跟着贺景承,这里面的情况他有清楚的很。

    “这样,你以后回来,尽量都让严靳送你。”贺老爷子想等严靳和贺莹莹接触多了,“若是能生出感情最好。

    不能的话,就算了。”

    一切顺其自然吧。

    贺老爷子这样说了,李怡芸和沈清澜也不好说别的。

    更何况他也是为这个家着想。

    贺老爷子精神不好,沈清澜抱着秦安出来,李怡芸留在里面陪他。

    贺莹莹正坐在客厅喝水。

    沈清澜朝她走过去,“严靳走了?”

    “啊?”贺莹莹反应了过来后,说道,“走,走了。”

    “顾邵也走了?”沈清澜试探性的问。

    贺莹莹双手握紧手中的茶杯,垂着眼眸说,“走了,都结婚了,家里人也都在国外,应该安居在那边。”

    沈清澜明白,她和顾邵这事是真的断了。

    毕竟顾邵已经结婚,纠缠对谁都不好,可能还会牵扯无辜。

    沈清澜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握了握她的肩膀,“别想太多,早点休息。”

    说着沈清澜抱着秦安起来,朝着房间走去。

    “嫂子。”

    贺莹莹叫住她。

    沈清澜回头,“有事?”

    话到嘴边贺莹莹没说出口,摇了摇头,说,“没事。”

    沈清澜看了她一眼,也没多想抱着秦安回了房间。

    安静的度过一天后,沈清澜接到龙振雄的消息。

    请她见面谈。

    沈清澜的第一反应就是文姐说服他了?

    这次去见龙振雄,沈清澜除了带着严靳,还有两名‘保镖’。

    地方是龙振雄定的,市中心的高档西餐厅。

    “他倒是会享受。”严靳勾着唇,“也不怕栽进去。”

    沈清澜望着车窗外,“你没听说过,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吗?”

    市里是人多眼杂,但是,越是这样,越是能掩人耳目。

    严靳的表情严肃了几分,“这样的人,活着就是祸害。”

    沈清澜淡淡的看他。

    这时,车子已经开到地方,严靳停下车子,沈清澜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严靳走靳她低声问,“那两个留在外面吧,一起进去人太多,会不会引起龙镇雄的怀疑?”

    沈清澜看他,“你以为我们来,他会不知道有几个人?如果留在这里,反应会让他觉得这里面有猫腻,不如就大大方方的带着他们。”

    严靳想了想,觉得沈清澜说的有道理,便答应了。

    沈清澜和严靳走在前面,身后跟着两个‘保镖’。

    “请问有预约吗?”

    他们一进去,就有服务人员过来询问。

    严靳回答,“龙先生。”

    对方一下了然,走在前面带路,“请跟我来。”

    前面服务人员带着他们,穿过大厅到包间区,在走廊右边的一间包间门口站着保镖,服务员没在往里走,指着那间包厢,“门口站着人的那间。”

    沈清澜微微颔首,朝着包间走过了去。

    到门口,保镖拦住她的去路,“龙爷说,只准你一个人进去。”

    “我是她的保镖……”

    “不行。”严靳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门口两个身材魁梧的保镖拒绝。

    沈清澜看他,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让他不必担忧。

    “开门吧,他们不进去。”沈清澜淡淡的开口。

    保镖这才推开门。

    包厢里,桌前除了坐在桌后的龙振雄和文娴,身后还站着两个贴身保镖。

    沈清澜微微闪动睫毛,不准她带任何人,他自己却带了不少人。

    “贺太太坐。”龙振雄靠在椅背上。

    似乎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沈清澜从容的坐下,餐桌上已经摆满了美味佳肴,但是似乎餐桌上的人都没胃口,而是更加在乎别的事情。

    沈清澜先开的口,“龙先生考虑的怎么样了。”

    龙振雄并没有开口,而是文娴代为说的话,她看着沈清澜,“先说你的要求。”

    “把梁子薄交给我。”沈清澜毫不犹豫的回答。

    显得有几分迫切。

    文娴笑着,摆弄着桌子上的酒杯,“看来贺太太真是恨毒梁子薄,都愿意用万盛交换。”

    “当然,他害了我丈夫。”沈清澜的眼神有几分阴暗,“是不打算,用人和我换?”

    “贺太太误会了。”文娴给沈清澜倒酒,放下酒瓶时,她看了一眼龙振雄,“我们答应了,但是万盛里,得有我们的人。”

    龙振雄不喜欢做超出自己掌控的事情,万盛集团太过庞大,里面必须有他的人,他才能安心。

    沈清澜没怎么犹豫,“可以。”

    “好。”龙振雄终于出了声,“贺太太干脆,我也干脆。”

    他抬起手,身旁的贴身保镖附耳贴了过来。

    “去把人带过来。”

    保镖点头,走出去包间,没多久带着被绑起来的梁子薄进来。

    他被封着嘴,保镖将他扔到地上。

    “他不太老实,净说些胡话,说什么贺总的事情,是我致使的,贺太太你信吗?”龙振雄点了根雪茄,叼在嘴里。

    沈清澜放下桌子底下的手,紧紧的攥在一起,可不就是他致使的吗?

    她看了一眼在地上不短扭动想要说话的梁子薄,语气冷了几分,“我找到的证据都指向他,他就是凶手,想要攀咬而已,我自然不会信他的胡话。”

    “明白人,就喜欢和聪明人说话。”龙振雄发出郎朗的笑声。

    沈清澜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梁子薄,“你还是落到我手里了。”

    “唔……唔……”沈清澜冷笑,“你想说什么?你以为你说我就会信吗?我只相信我自己的眼睛,梁子薄,我一定要让你血债血偿的!”

    沈清澜扭头看向龙振雄,“人我可以带走了吗?”

    “可以。”龙振雄招手,身后的两名保镖上前。

    “你们帮贺太太把人带回去,以后他们就是万盛的人,贺太太没意见吧。”

    沈清澜看了那两个人一眼,上次见龙振雄的时候,他身边也是这两个人,还是贴身的轻信,安排到万盛还真是对她不放心。

    “龙爷不信任我?”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