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96章 不得安心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龙爷不信任我?”沈清澜佯装不高兴。

    他小心谨慎也属正常。

    “我从不与不信任的人合作,我安排他们进万盛也是帮助你,我觉得我这是更加信任你的表现。”他深深的抽了一口雪茄,浓浓的白雾稀释在他的唇边。

    沈清澜没别的选择,只能答应。

    “那就麻烦你们两个,把他带走了。”沈清澜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那两个保镖看了一眼龙振雄,得到他的点头,他们才架着被绑住的梁子薄离开包间。

    门外看到沈清澜出来,严靳刚想上前说话,就看见身后龙振雄的保镖带着梁子薄出来。

    他将要说的话咽了下去。

    沈清澜淡淡的说,“我们走吧。”

    来时他们四个人,走时多了三个,一群人穿过大厅引起不少人的侧目。

    更加引人注目的是,被绑着的梁子薄,之前他可是婺城市有头有脸的人物,梁家倒,他成了通缉犯,一直宣称他已经逃出国了,怎么会还在国内?

    有再多的疑问,注定没有人能给他们解答。

    毕竟豪门恩怨太复杂,不是一般人能够弄清楚的。

    走出餐厅,‘保镖们’带着梁子薄坐在后面的车里,前面严靳开车,沈清澜坐在后座。

    严靳憋了半天的话终于能问出口了,“那两个人怎么回事?”

    沈清澜说是龙振雄安排进万盛的人。

    严靳的唇角抽了抽,“这万盛成了什么地方?”

    哪路神仙都有。

    沈清澜闭上眼眸,现在能做的就是等。

    等龙振雄从公司走货,摸清他们的路线,那两个人自然就能解决。

    现在还没弄清楚的情况下,只能让那两个人留在万盛,而且还不能动他们。

    现在他们就是龙振雄的眼睛。

    “以后,我们在公司说话要小心。”沈清澜开口。

    严靳点头,“我知道。”

    车子越开越偏僻,到了一处没人烟的地方才停下来。

    严靳看了一眼沈清澜,“你别下来了。”

    沈清澜靠着窗户,没动,也没应声,但是严靳知道她听见了。

    后面的车子也已经停了下来,严靳走过去。

    让他们把梁子薄丢下来。

    在把他送进警局的前,严靳打算和他算一笔账!

    梁子薄被绑的结实,手脚一点都无法动弹。

    想要说话,但是嘴巴被封着。

    严靳根本不想听他说,因为不用他说,这其中的猫腻他和沈清澜都非常的清楚。

    严靳拽住他的衣领,从地上把他提起来,二话不说就是一拳砸在他的脸上。

    那四个特殊的‘保镖’就站在一旁看着。

    嘭,嘭!

    连续几拳,严靳才收手,梁子薄已经一脸的血,他的眼神恶毒极了,这种认人宰割的感觉,太坏了。

    还没有一枪崩了他来的痛快。

    严靳蹲在地上,单手搭在腿上,盯着他,“梁子薄,没想到自己会有今天吧?”

    梁子薄说不了话,更不想看严靳得意的眼神,索性闭着眼睛不看他。

    呵,严靳冷笑一声,“今天我一定会让你为你做出的事情而付出代价!”

    说着他站了起来。

    退到车旁,看着那四个‘保镖’,“是看你们表现的时候了,只要留口气就行。”

    警方的‘保镖’看了一眼地上的梁子薄,又看向严靳,“我们直接把他送进警局不就完事了,万一我们闹出人命……”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严靳打断,“死了我担着。”

    “可……”

    他还想说话,严靳不耐烦了,“就你先动手!”

    另一个警方的‘保镖’碰了一下刚刚说话的那个人的手,示意让他动手。

    毕竟他干了伤害人命的事,人家打他一顿出出气也是应该的,只要不死他们就能交掉差。

    另外两个保镖就比他们干脆多了,他们刚好就不想让梁子薄活着呢,以免乱说话,两人对视一眼,之中一个看向另外两个‘保镖’“看看你们的怂样,就这胆量还能保护人?”

    他的话音还未落,脚就朝着地上的梁子薄踹去,有人开了头,后面的人也顺其自然的就跟上去了。

    四个男人围着一个人,除了拳打脚踢的声音,还有闷哼声……

    这个时候梁子薄只想一死。

    这不只是身上的疼痛,还有尊严的践踏,曾经他是高高在上的人物,如今却沦落到被人围殴的地步。

    沈清澜坐在车里,理智的她,这次没有叫停,虽然龙振雄是策划者,但是梁子薄是执行者,对她来说他们都会一样的。

    最后梁子薄昏死了过去,他们才停手。

    “你们把他送去警局。”梁子薄是通缉犯,只要送去自然会有人处理。

    “送完人,你们就可以回去了,我送太太回家。”

    严靳交代完转身上了车。

    四人,两两对视,都在彼此眼中明白对方的意思。

    龙振雄那方的保镖,借口上小解,给龙振雄去了一通电话。

    “他们没听梁子薄说任何话,而是带到无人区暴打了一顿,现在正准备送去警局。”

    龙振雄听到保镖传来的消息,心里差不多已经断定,沈清澜已经可以值得信任了。

    她的目的就是梁子薄。

    如果她有别的怀疑,不会不听梁子薄说一句话。

    车里,沈清澜揉着太阳穴,看起来很是疲惫。

    严靳从后视镜中看她,“如果你太累,就把事情交给我。”

    沈清澜摇摇头,这件事情,有些恩怨必须她亲手了解。

    那些人,一天不受到惩罚,她就一天不得安心。

    严靳吗,明白她的想法,没在多说。

    没多久,车子停在贺家老宅。

    沈清澜不知道想什么出了神,浑然不知道车子已经停下了,严靳回头看她,轻轻的叫了他一声,“太太……”

    沈清澜睁开眼睛,才发现已经到家了。

    她推开车门下来,似乎想到什么回头看严靳,“你晚上也没吃饭呢吧,进来我让陈妈做点吃的。”

    严靳没觉得那里不对,推开车门下来。

    客厅里贺老爷子陪着念恩玩游戏,李怡芸抱着秦安站在一旁看着。

    看见沈清澜和严靳进来,李怡芸问道,“你们吃晚饭了没有?”

    沈清澜说没有。

    “陈妈,你做点吃的。”李怡芸朝着陈妈喊。

    陈妈应了一声,先倒了两杯水端进客厅才去厨房。

    沈清澜窝在沙发里,看着念恩和贺老爷子融洽的相处,神色轻松了些许。

    她不经意的收回眼神,就看见对面沙发上的严靳,手上带着血。

    她皱起眉,“你受伤了?”

    严靳低头看看,说没事,“我去洗洗……”

    “别洗,我去拿医药箱,给你清理一下,以免感染了……”

    “莹莹在房间里,让她去拿,她知道医药箱放在什么地方的。”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