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06章 还会遇到爱你的人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文娴拖着下巴手指夹着烟,动作娴熟,样子深沉。

    似乎是想到了很多事情,眼里翻过风起云涌。

    她抽了口烟,看着沈清澜笑了笑,“倒是你,让我意外,在里面的时候你总是冷冷清清的,听到别人谈起感情上的事你都是不屑的表情,没想到你今天可以为一个男人,敢和龙振雄做交易。”

    沈清澜轻轻垂下眼眸,那个时候她以为失去了念恩,父亲背叛母亲,她不的确是不相信感情的。

    后来出来她也是不信的,一心只想报仇。

    可是和贺景承的纠缠中,出现了超出她自己掌控外的情感。

    这也是她意外的。

    “感情上的事情,好像说不清楚。”她以为这辈子她不会爱上谁,可是她爱了。

    文娴伸手握住沈清澜的手,“以后你还会遇到爱你的人?”

    沈清澜的眼神忽然一冷,“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难道知道什么?

    可是明显她的话不是好话。

    文娴不想骗她,神色严肃,“龙振雄不相信梁子薄,就算贺景承没死在飞机上,也不可能活着。”

    文娴知道当时龙振雄的计划,只是她不知道沈清澜会和贺景承有关系。

    不然,哪怕冒着风险她也会通知沈清澜的。

    沈清澜的手紧紧的捏着杯子,几乎要把杯子捏碎。

    骨节清晰,泛着白。

    不会的,不会的,他一定还活着……

    房间里静静的,文娴一口一口的抽着烟,“对不起。”

    忽然文娴开口。

    沈清澜摇头,“和你没关系,害人的不是你。”

    “龙振雄很快就会受到报应的。”文娴吐了口烟雾淡淡的说。

    沈清澜看着她,从她的话里沈清澜大概知道了恐怕警方就快要动手了吧。

    文娴看看她一眼,笑着说道,“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沈清澜很安静,很愿意聆听。

    文娴眯着眼睛,“我和我男朋友结婚十天,他就死了。”

    说到这里,她自朝的笑了笑,眼底快速的滑过一抹悲伤之色。

    沈清澜震惊同时也在心里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在里面的时候,就觉得她肯定是有故事的人。

    文娴抓起桌上的杯子灌了一口水,重重的放下,手紧紧的抓着杯身不曾松手,仿佛要把杯子捏碎才肯罢休,沈清澜握上她攥着杯子的手,感觉到温暖的触碰,文娴侧头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说道,“婚假是半个月,婚假还没完他就接到紧急任务,这一去就他就没再回来……当我再见到他时,是一具残缺不全冰冷的尸体,我一时无法接受,那时我痛不欲生,我自杀过,可是并没有死。从那以后,我想明白了一件事,就是我死了,能解决什么呢?那些害我丈夫的人会随着我死,而死吗?不,不会,他们依旧活的很好,于是我决定把我丈夫未做完的事情做完。”

    决定了以后,她在警方都安排下,顺利的接近了龙振雄,也是那个时候,她学会了所有不是正经女人所做的一切,什么赌博嗜酒抽烟,她都通通学会,陪在他身边,龙振雄并不信任她,只是把她当玩物。

    在这期间,她还意外怀孕了,她本来是要偷偷打掉的,但是被龙振雄发现了,派人日日夜夜守着她,要她生下那个孩子,生下孩子后,她动摇了原本报仇的心思。

    女人生过孩子就会变得不一样,加上龙振雄对她还不错。

    慢慢的她甚至忘记了报仇这一回事儿。

    这样一过便是好多年,孩子也慢慢长大了,后来龙振雄身边出现的女人越来越多,个个身材出众样貌也是特别出挑,对他们忽略很多。

    加上龙振雄先前就有个儿子,她和儿子就彻底的在他身边没了地位。

    被人欺负。

    最终让她明白,像龙振雄那样的男人不可能对一个女人钟情,在他身边孩子的前途也会毁了。

    于是她又想起了自己最开始的目的,为了自己的孩子,为了死去的丈夫。

    她重新联系到警方,并且联合警方做了一个局,当时是龙振雄生日,他的女人几乎都在场,可是生日宴进行到一半时,发生了枪战,在他的那些女人慌着逃命时,有枪口对准了龙振雄,千钧一发之际,文娴挡住了那颗子弹,还被捕入狱,也就是那个时候,和沈清澜在狱中结识。

    她入狱后,并没有出卖龙振雄任何,用来取信龙振雄。

    直到她出狱,龙振雄遣散了身边所有的女人,只留她一人,加上她为她生了个儿子,又为自己挡枪,在牢里呆几年也没出卖自己半分,龙振雄开始信任她。她这才有机会,接触到龙振雄那些深层的东西。

    “我也动摇过,走过弯路,但是好在我悬崖勒马,没一直错下去。”想到自己之前的种种文娴闭上眼眸。

    曾经她一心报仇,最后竟生下仇人的儿子。

    “这恐怕是我最后见你。”文娴睁开眼睛看着沈清澜。

    她虽然有戴罪立功的表现,但是她儿子做了一些违法的事情,她把事情都揽到了自己身上。

    不会久,但是也得进去呆几年。

    沈清澜竟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不知道自己要用什么表情。

    “是不是难以理解?”文娴问。

    沈清澜不否认,有点。

    文娴将手里的烟按进烟灰缸,神色淡然,没解释。

    其实女人是比较感性的,当时故意靠近龙振雄是想报仇没错,但是当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发生关系后,并且那个男人对你还很好,心容易软。

    更何况后来有了孩子以后。

    好在后来她没在这条错误的道路上一直走,好在还来得及,拯救自己的儿子。

    文娴抿着唇,伸手握住沈清澜的肩膀,“还记得又一次里面失火吗?”

    沈清澜点头,“记得。”

    就是那次后,文娴被带走后就没出现过。

    “那是龙振雄,买通人干的,怕我背叛他。”一开始龙振雄是想过要她的命,怕她在警方那边乱说。

    沈清澜现在基本已经明白,文娴的意思。

    对文娴的做法对与错不给予评价,而是温和的唤她,“文姐,你还很年轻。”

    就算进去几年,出来还有很多时间。

    至少可以和自己的儿子过着平淡的日子。

    总比在刀刃上讨生活,舒服的多。

    那天和文娴分开后,沈清澜就再也没见过她。

    一转眼半个月过去。

    婺城市发生了一件事情,轰动很大……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