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12章 斩断回家的路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贺景承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只看到他身上有血,至于伤到了哪里娜塔也看不到,刚刚是他救了自己。

    “……贺先生,你有没有事?”她的语气有些语无伦次

    “我没事,走吧。”贺景承装作没事,这句话也是他告诉自己的,他不能有事,他一定可以离开这里。然后回家。

    娜塔回神,一手搀扶着贺景承抱着过小男孩穿过火海,就在走出火海的时候,敌人将他们包围。

    四周有无数躺在血泊里的尸体,这些人看起来像是地狱的审判者,踏着鲜血一路走来,无数的枪口指着他们!

    然而,就在他们要开枪的时候——

    砰砰砰!

    枪声划破这浓厚的战火,将军带人来先一步剿灭包围他们的人。

    贺景承和娜塔他们才安全了,将军跑过来看着娜塔,“娜塔,伤到没有?”

    “我没事,贺先生……”

    她的话还没说完,旁边的笑男孩就打断了娜塔的话,大声的说道,“他……他昏倒了,流了好多血……”

    笑男孩也被吓坏了,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但是想到他刚刚救了自己,现在躺下了紧张的握住他的手,“叔叔……”

    孩子跑过来,围住贺景承。

    娜塔的脸色一瞬间僵硬住,立刻转身大喊,“军医!快点叫军医过来!”

    将军还没得到贺景承的答案,自然不想她有危险,很快他用专车把贺景承带回军事基地。

    躺在简陋的手术室里,贺景承苏醒片刻,他眉心紧皱,不仅仅是因为伤口疼痛,还因为刚刚经历的画面,就算经历商场上没有硝烟的战争,贺景承却从未见到过如此残酷的战争,周围的一切几乎被血染红,都让他找不到回家的路……

    但是他不能放弃!

    缓缓的他睁开眼睛,眼前有些模糊。

    “贺先生,你醒了?”娜塔望着他。

    贺景承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模模糊糊中看到一位白袍的老者。

    “为了取出卡在你伤口里的木片,我必须要将伤口划开,但是……”军医顿住,几秒的思考再度开口,“我们已经没麻醉剂了。”

    这点让他很为难,但是如果不取出来,他的生命肯定保不住,因为伤的地方是耳后,而且太深。只是没有麻醉剂的情况下手术,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贺景承的头很晕,懵懵的,却听明白了军医的话,他要活着,活着回家,活着回到她和孩子的身边。

    同样身穿白袍的娜塔,走过来递给贺景承一壶酒,“我想你需要它。”

    贺景承闭上眼眸,不去想自己的伤,满脑子都是她的身影,“不用了,你们动手吧。”

    他说要带她去很多很多,她想要去的地方,补给她一个婚礼……

    想着,想着,他失去了知觉……

    在一旁协助的娜塔看贺景承不在颤动的睫毛,紧张的说道,“医生,他……他昏过去了。”

    军医额头上不断的冒着细汗,原本军队设备人员就不够,在他动手术的时候就担心他会坚持不住昏迷过去。

    医生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吩咐娜塔,“止血钳!”

    从容不迫的娜她此刻慌了心神,在心里不断的祈祷,希望贺景承不要有事。

    医生抽空看了一眼生命指数,心跳……

    军医加快缝合的速度,就在伤口快要缝合完毕的时候,忽然,医疗器材发出了警报!

    嘀——

    医生侧头看屏幕上即将成为直线的心电图,立刻说道,“快准备,翻过身电击!”

    哪塔立刻配合医生将贺景承的身体反过来,然后看着医生拿着电击相互摩擦几下,朝着贺景承的胸膛电下去——

    医疗器材的警报声覆盖住电击的声音,心电图几乎成了一条直线,医生继续再次电击,试图救活他。

    娜塔紧张的双手微微颤动,附身看着贺景承的脸,不断的说道,“贺先生,我知道你很想回去,我一定求我哥放你回去,只要你醒来……”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不禁想起自己和哥哥的童年,他们和母亲相依为命长大,总盼着父亲回来,但是最后,传来的事他的噩耗,或许她能体会贺先生妻子的心情,等待着丈夫回家的心情。

    可是,听到心电图拉长的声音,似乎已经宣告了结果,贺景承死亡!

    军医摇了摇头,他已经很尽力了,娜塔抬起头看着医生,呵斥,“继续,我命令你继续!”

    如果不是贺景承躺在这里的人就是她,军医看着上校的脸色,只好又拿起电击,继续施救……

    “贺先生,你一定要醒来,我一定会说服哥哥让你回去……”

    此刻娜塔顾不得那么多,只想他活过来,不要他死。

    而贺景承的脑海里仿佛已经沉浸到了一片漆黑的世界,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到有个声音不断的呼唤他……

    “景承,景承……”

    是沈清澜的声音,每次听到她喊自己的名字,贺景承总是记得她第一次叫他名字的那一刻。

    她的哭,她的笑……

    从她开始叫他贺总,贺先生,到后来连名带姓的吼出他的全名,到温柔的唤他景承,就像包在糖果纸内的糖,一点一点剥开,甜在他的心头,冲击着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景承……”

    “以后你要对我好一点,让我爱上你。”

    “我是贺太太。”

    “景承,景承……”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透过一丝光亮,他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他快步追过去,上前想要将她抱紧,有好多的话想和她说……

    然而,在他刚迈出脚步,像是有双无形的手,紧紧的把她禁锢住让他无法动弹,好像一瞬间就会被无尽的黑暗吞噬,让他看着她的视线越来越模糊,看不清沈清澜的样子,几乎要从他的生命中消失……

    澜澜……

    周围的黑暗好似要将他带离这个世界,无论他怎么挣扎都回不去,回家的方向被无情的斩断,嘀——

    “咳!”他不允许自己就这么离开,他一定要回家!

    贺景承艰难的咳了一声,他猛的睁开眼睛,这时,心电图又发出嘀嘀的响声。

    医生被这种情况惊讶住了,这还真是奇迹,刚刚他明明已经没有了心跳。

    娜塔看着睁开眼睛的贺景承,激动的握住他的手,唇角扬起少有的笑容,他没有死,他没有死……

    贺景承看了一眼娜塔,很快就又闭上眼睛,娜塔立刻看向医生,焦急的问,“怎么会这样?他……”

    “他恢复了心跳。”医生说着回头看着医疗器材上的显示屏幕,“心跳正常,生命指数正常,应该是太虚弱昏睡过去了。”

    娜塔稍稍松了口气,还好,还好他没死。

    她的目光在贺景承苍白的脸上停留片刻,交代道,“他是我们的贵客,好好照顾,让他尽快好起来。”

    “是,上校,你手臂上的伤……”

    “没事。”娜塔摆了摆手,就先一步走出手术室,等在外面的孩子们看见她出来,跑上来,问道,“上校,那个叔叔怎么样了?”

    “他现在没事了,但是需要好好休息,大家不要进去吵他好不好?”娜塔看着孩子们。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