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22章 你自己想清楚

作品:《偏偏染尘埃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此时此刻,那双充满怨念的眼,正盯着那个站在衣柜前,完全不把他当人看,若无其事的换着衣服的女人。

    当他是死的?

    沈清澜换好衣服,整理好,看没什么不妥当才转身,床上贺景承已经闭上了眼睛,翻了个身,把脸埋进被子里,样子好像睡的还很熟。

    沈清澜完全没发现,他这是在隐忍,那股无处发泄的火。

    男人早上本来就很敏感,听完念恩的话话他已经快要气死了,偏偏沈清澜还答应了,答应就答应把,然后还在他面前把自己的衣服脱了……

    考验他呢?

    见贺景承没醒来的痕迹,沈清澜轻轻走出房间,陈妈正在房间里照顾两个婴儿,梅婶在准备早餐,沈清澜看陈妈脸色有些不好,“没睡好吗?”

    陈妈怀里抱着秦安,这会儿季寒川已经睡着了,陈妈不好意思开口说。

    沈清澜接过她手里的秦安,拉着她的手坐在床边,“你和我还见外?”

    陈妈抿了抿唇,就直说了,“这两个孩子太小,有些照顾不过来。”

    梅婶很多时候要做家务,孩子她带的多,白天还好,有李怡芸带着秦安,她还能喘口气,晚上就不行了,不是秦安不睡,就是季寒川不睡,她这两天都没睡好过。

    沈清澜知道,他们还小,夜里还要给他们泡奶粉,特别日夜睡颠倒,晚上不沾床,一沾床就哭。

    照顾这样的小婴儿的确辛苦。

    之前她晚上会带着秦安,这两天贺景承回来,她没带秦安,她怀里抱着秦安,看着婴儿床里的季寒川,伸手摸摸他的脸,思考了很久,说,“晚上我照顾他。”

    陈妈照顾秦安一个,就不会那么辛苦。

    秦安和季寒川不一样,秦安拥有的,季寒川都没有,她只想多给这个孩子多一些温暖。

    陈妈抿抿有些干涩的嘴唇,觉得不大合适,“这样,贺先生会不会不高兴。”

    “我和他说。”沈清澜心里有思量。

    她不知道贺景承什么心思,对于季寒川的存在,他没提过,也没主动来看过。

    沈清澜抱着秦安起身,这会儿季寒川还在睡觉,她让陈妈趁着季寒川还在睡觉眯一会儿,然后抱着秦安回房间。

    贺景承已经起来,西装革履,看样子今天是要去公司,他站在梳妆镜前打领带,看见沈清澜抱着秦安进来,他将领带塞好走过来,抱过秦安。

    几个月大婴儿小脸几乎已经长的很开了,此刻她睁着眼睛,正看着此刻抱着自己的人,她的眼神清澈,没有一丝杂质,她的脸还很稚嫩,脸蛋粉嫩嫩的,但是已经能看出小模样,长得像沈清澜,但是皱眉,睁着眼睛的时候又像他。

    这是他的女儿,那样的小,还需要呵护,他的手指轻轻的戳着她的小脸,秦安以为是在逗她,咧着小嘴,小嘴儿粉粉的,眼睛弯弯的,可爱极了,贺景承的心都要被融化了。

    弯身用唇去蹭她的脸蛋,细细滑滑的。

    “景承,我有事想和你说。”沈清澜这会儿在组织语言,她不知道贺景承会不会反对,更不知道他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她没直接说,而是试探性的问,“你没发现我们家多个孩子吗?”

    贺景承的心思似乎没在她的话上,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

    不知道是听见了,还是没听见。

    沈清澜摸不透他的心思,但是她已经答应,就得和贺景承说,“他是季辰的孩子。”

    “……”

    没声。

    贺景承没出声。

    沈清澜也去看秦安,“林子欣托付我的,我没拒绝,也不想拒绝,现在我们家里有两个婴儿,还有念恩,陈妈那边照顾不过来,我想……”

    沈清澜的话还没说完,贺景承就开了口,声音微冷,有些荒唐的问,“你怎么想的?”

    沈清澜微微一愣,当时林子欣来找她的时候,她没想太多,就觉得这孩子不能没人照顾。

    这会儿被贺景承这么一问,她竟不知如何回答了。

    “孩子?你是直系亲属?”贺景承又问。

    不是他不愿意养这个孩子,而是如果没人养,托付给沈清澜倒也没什么。

    但是,季辰的父母还在呢,她养着算怎么回事?

    贺景承没看她,她哪里都好,就是遇到季辰的事情,她就不冷静。

    “你自己想清楚。”贺景承抱着秦安离开房间,多余的话没说。

    严靳也早早就起来了,睡的也还行,虽然一开始不大自在,但是因为喝了酒的关系倒是入眠的快,早上醒来的时候,贺莹莹已经起来,他也不会觉得不自在。

    看着贺景承抱着秦安,他走过来,伸手想要摸摸秦安的脸,被贺景承撇了过去,一句话没说,但是意思很明确,不让碰。

    严靳的手停留在半空中,过了片刻才收回,呐呐的吐槽了一声,“真小气。”

    这时,贺莹莹走了过来,喊他们吃饭。

    “我嫂子呢?”没看见沈清澜出来,贺莹莹看着贺景承问。

    “屋呢。”他的表情很淡,似乎没什么说话的欲望,梅婶过来抱秦安,贺景承给她的时候,交代了她一声,“别让人摸她的脸。”

    他不喜欢别人一看小孩子,不是摸脸,就是捏脸,男孩到还好些,特别女孩子。

    严靳站在他身后默默的望天,这是说给他听的?

    其实还真不是,贺景承就是不喜欢别人摸秦安的脸。

    手上有没有细菌就不说了,秦安是女孩子,总被人摸他膈应的慌。

    梅婶笑着应声。

    沈清澜最后落座的,坐在贺景承旁边。

    贺景承从始至终没说话,剥了个鸡蛋放在她的盘子里。

    以前贺景承就知道她瘦,怀着秦安的时候,胖了一点,生过之后,又瘦了回去。

    沈清澜低着头,静静的吃早餐,也没主动和贺景承搭话。

    饭桌上李怡芸偷偷的观察严靳和贺莹莹,两人之间没什么交流,各吃各的,李怡芸将盛着虾仁粥的汤碗往贺莹莹跟前推,“你怎么光自己吃,给严靳盛一碗。”

    贺莹莹抬起头,看着李怡芸。

    严靳忙推辞,“不用,我就吃好了。”

    本来他还挺自在的,这么被李怡芸一弄,他反倒不自在了。

    李怡芸脸上挂着和蔼可亲的笑容,“你在外面吃不到这个味,这是梅婶的拿手菜。”

    “愣着做什么,给严靳盛啊。”李怡芸瞪贺莹莹。

    贺莹莹拿了空碗去盛,本来好好的,被李怡芸一弄贺莹莹脊背发毛,浑身不自在。

    盛好的汤,贺莹莹放在严靳跟前,两人对视了一眼,又都默默收回视线。

    严靳低着头,一口一口的舀着粥往嘴里送。

    李怡芸完全没发现贺莹莹和严靳有多别扭,貌似无意的问,“严靳你今年多大了?”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