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23章 围观

作品:《大医凌然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四指离断啊。”

    “四根都断了。”

    “还是斜着来的,教科书式的断指啊。”

    手术室里,几名医生围着患者,满满的都是好奇。

    虽说大家都是见多识广的大型综合性三甲医院的医生了,四指离断的患者也不是没做过——凌然之前就做过几例,还参与过8指离断的小姑娘的手术。

    但是,多指离断的概率总的来说是很小的,有点像是撬贝壳,100个里面都不一定能找到一颗8毫米直径的珍珠,斜着切断的,等同于圆润度极高的。

    又圆润又大的8厘米珍珠,对于采珠人来说,不能说是见所未见,可见到的概率也着实不高,偶尔出现了,自然值得围观一番。

    当然,最稀罕的珍珠还是9毫米往上的,所谓7分(重量)为珠,8分(直径9毫米)为宝。达到9毫米直径的珍珠,就好像五指离断的患者,属于可遇而不可求。尤其是野生的。

    “正好碰上四指的,这个运气确实好,我要不是听到主任打电话,我都以为是现砍的。”赵乐意双手抱胸,在手术室里晃荡着,看看病人,顺便看看凌然。

    凌然的名气陡增,不止是在医生圈子里,在病人圈子里都是传播甚广。给明星运动员做手术的宣传力,此时是全面的体现了出来,甚至有没弄清楚情况的病人跑到云华来询问,来请托的亲戚朋友更是哪里都有。

    赵乐意开着手术室里的玩笑,也是希望缓和气氛。

    周医生呵呵的笑两声:“现砍的像话吗?”

    “就机器切出来的这个角度……”赵乐意侧身模拟了一下,道:“这是上论文的角度啊,你们看看。”

    “应该能写一篇病情概要,我刚才拍好了图了。”余媛很自觉的站了出来,明显比以前更自信了。

    跟着凌然以后,余媛也写了三篇论文了,虽然都是普通水平的论文,也不会比医院的副主任或主任级的医生多,但也算得上难得了。

    其他医生毕竟是用长时间积累出来的,余媛跟着凌然,病例却是多的爆棚,稍微加工一下,自然很好写论文了。

    事实上,正常的医生不算气管镜、气管切开或者清创之类的小手术,一年做不了多少个相同类型的手术,不能得到科室全力支持,或者医院的病人来源不足的话,100例相同手术就是普通医生的极限了。

    这样一来,普通医生一年想要凑一篇手术的病例,都是很困难的。而凌然一个月积累两篇论文的素材,却是轻轻松松——写是没有时间写的,但在临床医学系统中,做手术的医生永远是核心,写论文的人只要体现在作者中,就是很和谐的上下级关系了。

    赵乐意低头再看余媛,心里涌起了羡慕。

    赵乐意的目光,亲热而不失活泼,贪婪而不失收敛,就像是一名牵着小驴的老农,看着别人家的壮年大耕牛似的。

    赵乐意现在才是主治医生,平时也就是催着实习狗换个药,写个病历,买个饭,让人家写论文——那也得写得出来才行。

    余媛这样的资深住院医,主治们只能操作着做点杂活,就像是同村的邻居借富户的大牲口,偶尔做点重活也就罢了,写论文这种费力耗神的事,是不好用别人家的大牲口去做的。自家养的话,赵乐意这样的主治就没资格了。

    他得能自己写出几篇够分量的论文,做出几个够水平的手术,到了准副主任的时候,才能谈得上用住院医来写论文。

    眼下的四指离断,若能写成论文,对主治们来说都是蛮有吸引力的。

    但是,在场的主治们却都秉承着谦虚礼让的风格,既不争也不抢。

    毕竟,他们都不会做断指再植……

    四指的断指再植就更难了。

    凌然绕着病人转了两圈,又看了磁共振片和X光片,想了想道:“请手外科派个人来吧。去问问王海洋主任在不在,在的话,请他一起来做手术。”

    对于多指离断的手术来说,组织多人缝合是很正常的,毕竟要尽可能的缩短离断时间。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去请其他科室的人,一般的医生就不一定抹得开面子了。

    马砚麟赶紧答应了一声,跑出去找人去了。

    凌然也不耽误功夫,将X光片单独拉出来,喊吕文斌,道:“右手第三,第五掌基底部有骨折,直接的断面也不是整齐,一会处理的时候要注意固定……”

    吕文斌又壮实了一些,洗手服露在外的部分全是腱子肉,一边听凌然讲解,一边乐淘淘的点头。

    凌然不在的时间里,吕文斌的工作量骤然降低,他每天除了日常的工作值班以外,就是卤猪蹄和锻炼。

    为了有利于健身,吕文斌还开发了新的轻卤牛肉和轻卤鸡胸肉,所谓的轻卤就是较少的盐和酱,不用老汤,但依旧会有其他调料的做法,比不上白水煮鸡肉的纯洁,但至少是人能入口的正经食物。

    依靠着其本人在健身房的声望,吕文斌新开发的品种销售的也很不错,最重要的是,吕文斌积蓄了充沛的精力,准备应对凌然返回的时刻。

    现在,他终于是等到了。

    “没问题的,位置稍微差了一点,但是没问题的。”吕文斌激动的说话都啰嗦了。

    凌然点点头,又拿着X光片多讲了两句。他刚得的完美级的X光片阅读,用在此处可谓是大材小用。

    不过,对于吕文斌这个级别的医生来说,专精级的X光阅片就能吊打他了。

    就是在场的其他主治医生,最多也就是专精初级到中级的水平。他们都是急诊科的医生,靠日积月累的增加了阅片量,但是没有足够的阅片强度,对于细节的把控肯定是不足的。

    凌然并没有讲课的欲望,但是针对眼前的病人,还是尽可能的说明情况。

    比起常做的两指或三指的断指再植手术,4指的负荷量是要大的多。

    不一会儿,王海洋走进了手术室。

    “四指离断?”王海洋戴口罩之前先舔了舔嘴唇。

    “斜着断的。”凌然说着让开看片位。

    王海洋一边看一边点头。

    他的阅片能力就要强多了,很快看完,问:“怎么分配。”

    “我做示指,你做环指。”凌然回答。

    “你是想把小指留给自己做啊。”王海洋看着只掉了一小截的小拇指,道:“你给我做,我都不做的。”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