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14章 等待

作品:《大医凌然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腹部挤压伤,普外还有人吗?”

    “请心内科的来看一下,稍微快一点啊。”

    “肺部感染了,转呼吸内科吧。”

    随着太阳升起的,不止有阳光,还有更多的急诊病人和病情的反复。

    急诊室不仅没有变的轻松下来,而且更加的繁忙了。

    经过急诊救治的病人,总体预后是不如择期手术的。择期手术都免不了有二进宫的病人,急诊病人就更不用说了。

    在忙碌了一夜之后,霍从军和各治疗组的负责人查房,首先就是收罗有“异象”的病人。那些不撒尿的,尿水不够清亮的,不放屁的,呼吸不畅……根据需要,要么就转去别的科室,要么就再开药乃至重新手术。

    算上轻伤的患者,上百名的病人,对于只有30多名医生的云医急诊科来说,可以说是巨大的压力了。

    尤其是那些值了一夜班的医生,到了天亮依旧不能休息,可谓是痛苦不堪。

    左慈典的状态更糟糕。

    他都是42岁的人了,别的人42岁在做什么?左慈典不知道,但他敢肯定,42岁还熬夜的人,是真的不多了。

    就是在医院里,42岁的医生怎么都是资深主治或副主任医师了,基本都在医院的二线或三线,正常情况下,非急诊科的二线,值班就是在医院里睡一觉,急诊科的二线,也不是天天都忙。

    但是,42岁的住院医可就惨了。

    左慈典过去一个月以来,熬夜的天数不在少数,今天更是熬了一个通透,撒尿的时候,黄的都不敢仔细看。

    然而,自己选的路,再难都要走下去。

    如果要想清闲一点,左慈典原本是可以去检验科的。作为专门安放裙带关系的科室,检验科至少可以正常上下班,也不用直接与病人和家属打交道,算是医院里面很不错的养生地了。

    可是,左慈典并不甘于如此。

    他才42岁!

    42岁的男人,还可以重新开始,再战征程。

    左慈典强睁着眼睛,给一名骑电动车摔伤的患者做了清创,喝了一大口的浓茶,才打起一点精神,医嘱道:“伤口不要沾水,隔天来换药就可以了……”

    比起工地倒塌导致的伤者们,这种几乎每隔一两天就会出现的伤员,实在是普通。

    患者顶着包了白布的脑袋,问:“我在家跟前的诊所换药行不行?”

    “可以,我把药开给你,你去一楼取了,自己去诊所换药就行。”左慈典说着在电脑上操作。

    “你开个单子给我,我自己到外面去买行不行?”

    左慈典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此病人不俗,可不能掉以轻心啊。

    “医院规定,我不能直接给你单子。”左慈典道。

    “你们医院的药比药店里的贵,你们肯定这么规定了。”

    左慈典赔笑:“医院的规定,我也没办法。现在医药改革了,价格其实都差不多。”

    “说是差不多,我一天的工资就被你们给贪了。算了,你开吧。小老百姓赚个钱多也不容易啊,现在的医院太黑了。”病人越说声音就越大。

    左慈典唾面自干,心里不开心,就只是不断的提醒自己,可千万别冲动。

    他感觉自己现在的状态,就好像喝醉了一样,得不断的警醒起来,才不至于冒出不正确的话来。

    左慈典不像是那些三十岁左右的医生,冲动的觉得自己有多牛,病人里的牛人多着呢。再说了,就算是社会上不那么牛的人士,只要会闹,也不是他这个低资历住院医能对付的。

    陪着笑脸将病人送走,左慈典转身就去卫生间里洗了一把脸,将疲惫和尴尬刷的干干净净,再次出来,又窝在接诊门跟前,和其他年轻人一起等待起了机会。

    就像是20年前,刚刚到单位的时候一样。

    所不同的,无非是自己变的更老,更丑,精力更不济了。

    好处是,他的脸皮足够厚,并不会因为四周都是年轻的住院医,而有丝毫的不好意思。

    他唯一羡慕的,也就是年轻人们的精力充沛罢了。

    在这里的,都是在各个科室里混不到手术的住院医和小主治。

    每当急诊科忙不过来的时候,资深医生们就只能挑选那些复杂和要命的病例来做,而不得不释放出平时不一定会释放出来的小病例。

    对于年轻医生来说,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所以,这种能够争取第一次的机会,是确确实是的黄金时刻。

    “救护车队还有15分钟抵达。”导诊台的小护士大声的提醒了一声,立即让有些昏昏欲睡的左慈典清醒过来。

    倒塌的工地依旧在持续的挖掘,并实施救援。

    经过一夜的奋斗,现在送过来的病人,情况必然是非常复杂的。

    左慈典立即扑到了导诊台,低声问:“都是什么情况?”

    “这批没有小病例的,三名患者,都是一级濒危。”护士低声道:“是从地下挖出来的,全部处于休克状态。”

    言下之意,就是没有左慈典发挥的余地。

    左慈典摇头:“我是为凌医生问的。”

    护士眼前一亮,转瞬有些为难的道:“但是……没有肝损伤的。”

    “给我看看记录。”左慈典小声说。

    护士抬头看看前方,低声道:“你到导诊台后面来看。”

    左慈典赶紧从后面绕了过来,低头看护士速记的几个条目。

    这些都是打电话期间记录下来的,本来是不能给人随便看的,左慈典也就是借着凌然的名字,才能瞅到。

    “右上腹疼痛,腹内出血……就是这个了!”左慈典指着第二条记录,立即道:“能不能想办法把这个病人安排给我们组。”

    “那个……霍主任说了,所有急重症只能安排给副主任以上的医生。”护士眨巴眨巴眼,小声道:“一级濒危的病人很危险的。”

    左慈典犹豫了一下,道:“那怎么样能把凌医生加到这个组里来?凌医生非常想做这方面的手术。”

    “分组要霍主任说了算,不过,这个病人到的时候,我可以通知凌医生。”

    “也好。”左慈典心想,实在不行就让凌然自行去手术室好了,现在就混一个助手的位置,以凌然的水平,没道理混不到的。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