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62章 腹内出血

作品:《大医凌然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医生,救命……救命……”第二批车祸病人,踩着点送到了云医急诊中心。

    凌然重新换了一身衣服,还在戴手套的时间,同车的病人家属已经扑了下来,冲着左慈典喊了起来。

    这是个40许的中年女人,头发已是散乱了,晚上看着有些让人害怕。

    但在此时,她的表情才是担忧害怕的。

    脸皮粗糙如橘的左慈典,向凌然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再对病人轻声道:“你不要着急,已经到医院了,你先站到一边,不要耽搁病人的治疗,让医生想办法处理。”

    他这么一说,病人家属立即乖乖的让开了位置。

    凌然此时也扎着手走了上来。

    “左臂和左腿都骨折了,流血不多……血压也还稳定……”凌然快速的做着查体,又口头医嘱了检查项目,再低声道:“让骨科的医生过来会诊,交给他们,病人先送去手术室。”

    两名护士推着病人去手术室了。拿到检查单的规培医傻乎乎的点头,转身就走。

    左慈典看他的模样,不由跟上去,小声道:“骨科不一定想要,你就说,要接走就给他们,要留下就我们收,明白吗?”

    规培医是今年新进的,闷头闷脑的问:“为啥给他们选。”

    “因为选择权本来就在人家手里。”左慈典无奈摇头,道:“骨科要是不收,你难道能把病人丢到骨科楼里去吗?”

    如云医这样的大型三甲医院,与普通的三甲医院或更低级的医院,是截然相反的生态模式。

    普通三甲或更弱的医院科室,常年都是处于抢病人的状态,一个不留神,科室的业务就会无以为继。大型三甲医院则往往是病人太多,以至于专业科室对急诊的病人都推三阻四——而且,病床紧张也是现实的问题,自己不做限制而敞开收病人的话,病床满了一样收不了病人了。

    眼下的这名急诊病人,对骨科就属于可收可不收的状态,左慈典因此特意提醒一句。

    规培医有点不知所措:“他们要是……”

    “行了,跑快点,嘴甜点就行了。”左慈典催促起来。

    规培医更加尴尬了:“我……我不太会说话。”

    “这个还要我教?”左慈典说归说,心里却是莫名的快乐,就拍了拍傻规培的肩膀,道:“实在不知道怎么讲,你就说,哎呀,您最近减肥了吧,腰看着瘦了,明白了?”

    “哦……我明白了。”规培医拔腿就跑,跑了两步,又退了回来:“那个,要是遇到的是我从来没见过的医生,我这么说……”

    左慈典心疼的摇头:“你是规培医生啊,说好听点叫规培医,叫规培生也没错了,难道你见过的骨科医生,就能记住你?”

    首年规培医这下子明白了,乐道:“那就好,那就没问题了。”

    他再跑出去几步,又停了下来,似乎回过味来,想说点什么……

    左慈典摆摆手:“赶紧的,病人等得住你啊。”

    “哦哦。”首年规培医这才飞奔而走。

    “一年不如一年了。”郑培重重的叹口气,用过来人的语气道:“我们做规培的时候,眼明手快是基本的,现在的孩子就像是吃了什么傻掉了……”

    左慈典回身用看傻吊的眼神看着郑培:“论年纪的话,凌医生今年该是规培了。”

    郑培于是剧烈的咳嗽起来。

    “你也躺到这里来,我给你做个检查。”凌然看着那病人家属,皱起眉来。

    女人笑笑,再拒绝道:“我没事,撞车的时候我在后面坐着呢,你先给我弟和弟媳妇看,我就是些擦伤什么的,也不怎么疼……”

    凌然盯着对方,再道:“先做了检查,再说别的。”

    “我没事……”女人再说了一遍,又看向手术室的方向,问:“我弟弟能治好吧,你们不要不舍得用药,我们家就是云华的,看病的钱拿得出来……”

    凌然对左慈典招招手,道:“让她做b超。”

    左慈典连忙小跑过来,笑道:“来都来了,做个检查没什么坏处,来来来……”

    在左慈典的劝说下,对面的中年妇女只好躺到检查床上。

    左慈典给她肚子涂了油,再拉了b超过来,只几秒钟的功夫,左慈典的脸色就变了。

    “腹内出血。”左慈典按住对方的肩膀,不让她起来,再提醒道:“你的腹腔内在流血,明白吗?肚子里面在流血,现在不要动。”

    说着,左慈典连忙喊来了凌然。

    “送手术室。”凌然刚才看着这病人家属的样子就不对,用专业一点的话来说,就是视诊察觉到有问题,现在则是用b超确诊了。

    “要不要……要不要再喊人来?”郑培总觉得不安心。

    “看样子是撞车的时候,伤到了肝脏,我打开看看,如果有其他部位的损伤的话再说。”凌然最大的底气是止血技能完备。

    在掌握了完美级徒手止血和完美级热止血的情况下,一般的创伤失血都在他的控制范围内了。这样即使出现什么意外,也来得及再用召唤术。

    “我跟凌医生,你处理剩下一个。”左慈典飞快的给郑培一说声,就跟着冲进了手术室,然后洗手戴手套……

    再进入手术室里,凌然已然打开了病人的腹腔。

    “恩,是伤到了肝……就切一小块好了……”凌然一边说着,一边就动起了刀子。

    “肝段切除吗?”左慈典站到凌然对面,看着病人积血的腹腔,自己也像是打了鸡血似的。

    这样的小面积的肝切除,在他看过的手术里也属于少见的。

    “不做规则切除了,就切损伤部位。”凌然说着,就低头操作起来。

    比起之前的急诊肝切除,这个手术病人的失血速度要慢的多,凌然也就不着急给她一刀切了,先慢慢的剥离出肝门,再做了血流阻断,才开始缓慢而细致的做切除。

    选择这样的方式,病人的失血量要比直接切大很多,整场手术下来,1500乃至2000的失血量都属于正常。

    但是,失血多总比粗暴的急诊肝切除的预后要好些。

    “今天晚上还是蛮充实的嘛。”凌然顺顺利利的将手术给做了下来,心情大好。

    一晚上做了两台肝切除,又割了脾脏和睾1丸,感觉并没有白挨。

    “您喜欢就好,要不要吃点夜宵?”左慈典将最兴奋的部分看过去,身体就有些摇摆了。

    “你把肠子检查一下,要是没什么问题的话,就不用找普外的人了。”凌然说着话,再看旁边的两名护士,道:“夜宵我买单,你们想吃什么?”

    “都可以。”

    “凌医生选吧。”

    凌然于是想了想,对左慈典道:“医院跟前有家通宵的京味馆子吧,我吃卤煮,再带一份炒肝。”

    左慈典低头撸着病人的肠子:“那我也吃卤煮好了,小肠可以多放点,他们家煮的小肠还是蛮有特色的。”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