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39章 世界首创

作品:《大医凌然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贺远征穿着绿色洗手服,露着两只小臂,用力的摆动着,行走在手术区的走廊中,像是一只流浪的母狮子似的。

    到了示教室所在的区域,贺远征只耽搁了一秒钟,就拐弯入内。他的脸色阴沉,但眼神里尤有好奇。

    示教室里,大屏幕果然开着,有六七名同样穿着洗手服的医生在观看,有住院医,有规培生,也不知道是否有实习生。

    贺远征默默地走到房间的角落里,再看向屏幕,就见熟悉又不那么熟悉的右肝切除术正在进行中。

    肝切除术,他自然是熟悉的,右肝切除术说熟悉也是熟悉,不过,贺远征本人其实做的并不多。比起左肝切除术来说,右肝切除术要麻烦的多,贺远征做术前评估的时候,对这方面的手术,也是非常谨慎的。

    因为在凌然出现之前,贺远征就是云华医院肝胆外科的大主任,别的医生做手术出了问题要找他,贺远征做手术出了问题,是没有人好找的。

    或许普外科的别的手术还可以等等事件,向其他人求援,但是,肝切除这种手术,几个小时做不完,病人就失血致死了。

    因此,对于不好做的手术,贺远征自己都必须考虑清楚才行。

    凌然显然没有这样的问题。

    最起码,凌然做右肝切除术,是没有丝毫问题的,不仅没有问题,还做的飞快。

    贺远征也扫了一眼屏幕下方的转播数:42。

    42个转播数,全部都属于云医系统内的转播了,这样的数量自然比不上那些精心准备的高端手术,比如前几天安德森癌症中心的劳埃德的手术,转播数就大大超过了。

    然而,贺远征知道,安德森癌症中心的劳埃德,现在就在看凌然的手术。

    可以算得上是资深肝胆专家的贺远征,对比前几天劳埃德的手术,以及凌然的手术,竟是难以找到凌然更弱的地方……

    或许,没有一个好的头衔,就是凌然最弱的地方吧。贺远征不由自主的想着,心里莫名的有些怪异。

    这时候,有听到后方响动的小医生回头看了过来。

    贺远征面带严肃,做了个“嘘”的动作,就像是一只威严的母狮子警告小狮子似的。

    小医生站直了点点头,再缓缓转身过去,身体略有僵硬,很快又松懈下来。贺远征虽然是科室主任了,毕竟不是他的科室主任,也就无所谓了。

    贺远征自己也发现了此点。

    在这里看肝切除手术的小医生,竟然只有一个肝胆外科的,剩下的全是普外乃至于心外的医生。

    转念,贺远征又有些无奈,他手底下的小医生真不多了,现在满打满算,总共是4只住院医,三条规培医。

    短期过来转一圈的规培医以后还不一定会做肝胆外科,且不讨论,4只住院医都是满负荷运转,查房都差不过来,却不像是心外这样的科室有空闲。

    相比较来说,贺远征手底下的主治算多的,总共有4人加一个二五仔,不过,主治向来都是最忙的……

    叮铃铃。

    屏幕里,突然响起了电话的声音,吸引了贺远征的目光。

    巡回护士接起电话的场景似曾相识,贺远征刚这么想着,就见巡回护士已经挂上了电话。

    “边缘清晰。”巡回护士的回答简洁有力。

    对于现在的云医急诊中心和手术科的护士们来说,凌然的手术需求,她们早就烂熟于胸了。

    手术室里的凌然也就是轻轻的点了点头,道:“现在开始清扫淋巴。”

    护士们立即开始调整器械,旁边的助手医生的神态则瞬间放松。

    扫淋巴是个细致活,也是癌症手术中的一个难点重点,但是,在这种级别的手术中,扫淋巴已经是轻松中的轻松了。

    胆大心细做事认真,就能把淋巴扫下来,当然,解剖要学的好一点。

    这对于张安民、吕文斌或者余媛来说,都不算是问题所在。

    凌然的动作就更游刃有余了,他完美级的淋巴清扫术,用在颅内都是轻松的,给腹腔内扫淋巴,可以说是再轻松不过了。

    而在会诊的100寸大屏幕里,4个画面里的医生们,都是神色凝重的。

    “你是刚好卡着癌细胞浸润的边缘来切除的,你怎么判断的?”米切尔森有着太多太多的疑惑和怀疑了,对于常做癌症根治术的米切尔森来说,凌然的判断简直惊人的过分!

    凌然的大脑不觉得米切尔森说的话有意义,因此,他轻易的就将之给过滤了。

    米切尔森等了好一会,还没有回应,着急的喊:“凌医生,凌医生,凌然医生!”

    “恩?”凌然无聊的看看米切尔斯。

    “判断,您是怎么判断癌细胞浸润的范围的。”

    “我经常做这样的手术。”凌然撇撇嘴,对高级外科医生来说,有一手绝活是很正常的事,就像是小手产妇一样,医生其实也是讲究核心竞争力的。

    尤其是在目下的环境里,哪怕是做到了高级医生,医生与医生,科室与科室,医院与医院间的竞争依旧随处可见。高端医生们必须拼了命的做出自己的势力范围,方可为个人、科室和医院争夺病人。

    同样的肝切除手术,就有做腹腔镜的,开腹的,专研左肝的,特别擅长右肝的,喜欢胆囊跟着肝一起切的……

    高端医生的不断分化,既是科研的需求,也是竞争的需求。

    做到科室主任,中心主任的医生,都有一支自己的队伍要带,不仅是荣辱与共,而且是利益共同体,作为招牌的治疗组负责人,此时就像是一家小公司的老板一样,须得找到大家都满意的路线,才能维持相应的士气,再继续发展。

    否则,就会崩掉。

    美国医生的情况则要更加复杂一些,大部分医生不用带队伍,却依旧是自己的老板,所以,米切尔森也是很能理解凌然的状况。

    就是莫名的有不爽罢了。

    “凌医生的手术,与我们一般的肝切除的认知,还是有不同的。”米切尔森憋了半天,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凌然闷闷的“恩”了一声,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

    余媛此时听着米切尔森的话,灵机一动,道:“米切尔森医生,您的意思,是我们凌医生的手术方法,是世界首创,对嘛?”

    “恩……从方法来说,也可以这么讲。”米切尔森有点愣。

    “其他几位赞同吗?”余媛的神情振奋起来,好似在参加一场盛大的国际会议似的。

    “差不多吧。”

    “也是有这种感觉。”

    “首创的方法,并不一定是好的方法……”

    屏幕上的三名医生音调不同,内容似不同,可在余媛看来,都是一样的。

    “感谢大家证明了凌然医生,首创了世界级的肝切除方法!”余媛迫不及待的宣布自己的总结。

    手术室里,一时间沉默了下来。

    从一场手术,跳跃到世界首创,显然有些令人出乎意料。

    大家也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10秒。

    60秒。

    100秒。

    忽的,屏幕下方的转播数,跳了一个,又跳了一个。

    50个转播数很快超过,想接着,又马上向60接近……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