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49章 端着

作品:《大医凌然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田国正被端上手术台的时候,鼻尖里还环绕着烤大瘤臀尖肉的味道。

    田国正忍不住叹了一声气:“我的大瘤啊。”

    “大瘤已经分完了。”管家也洗了澡,穿着洗手服进来了。进来前,他一样给投了币。

    田国正又是哀叹一声:“大瘤那么胖,都分完了啊,不是说留一点的吗?”

    “里脊留了一截,让厨师长挂起来风干了。”管家诚恳的道:“厨师长的意思,要熟成的话,最好多等一段日子……”

    “熟成了吃牛排?”

    “是。”

    “我要吃牛排我不会自己买啊。”田国正气的都要从手术台上坐起来了:“自己养的牛,牛就牛在新鲜,牛排这种放几个月都能吃的食材,怎么能和大瘤的价值相提并论。哎,做人做事和做厨师,其实都是一样的,得充分的发挥它的价值,对不对?员工的价值不能体现,员工就会离职了,牛的肉不能发挥体现……大瘤泉下有知……”

    “我让厨师把里脊给收起来,现在先腌一下,等您出院了,正好可以吃。”管家对田国正同志的心思还是摸的挺准的。

    田国正“恩”的点了点头,再道:“我不是想出院了吃肉,我这么大的牧场,我能没肉吃吗?主要就是一个价值体系和价值实现的问题……”

    “还是直接烧吗?酱料您想怎么弄?”管家再次打断了田国正同志的内心剖析。

    田国正叹口气,道:“看着弄吧。多搞点蒜,蒜这个东西很特别的,蒜香的味道,是真的香……”

    管家点头:“是。那我赶紧回去通知去。”

    “快点去吧,先打电话,别给晒坏掉了。”田国正摆着手,目送管家离开了手术室。

    嗤。

    门关,凌然就示意麻醉医生用药了。

    田国正眼睛瞪的溜圆,强忍着没说话。

    他心里知道,这没开始手术之前,怎么折腾,医生都把他没辙,这开始手术了,要是折腾着让医生失误了,医生自己都没辙。

    威逼利诱的话更是不用说了,要是威逼利诱有用,高考状元的家长应该都是暴虐值MAX的才对。

    凌然倒是有些意外田国正的安静。不过,田国正能安静下来也是好事,凌然干脆一言不发,伸手就要器械。

    他昨天做了三台膝关节手术,和国正慈善医院的麻醉医生和护士,也算是相对熟悉了。

    如膝关节这样的手术,其实也用不着多做手术,流程确实是简单,若是用钢琴曲来形容的话,肝切除的起步价就是钢琴协奏曲,膝关节镜差不多等同于“献给爱丽丝”。技术好的钢琴手,可以弹的很优美,技术差的钢琴手,磕磕绊绊的也能做谈。

    事实上,很多新手骨科医生做关节镜手术的时候,就是各种捅捅捅,因此造成了额外损伤的也是有的,其操作的难看程度,比起钢琴新手的难听程度一样一样的。

    当然,以膝关节的粗糙,大部分时候,也是捅不坏就是了。

    凌然望着手术台旁的电视屏幕,慢慢的注入生理盐水,以检查腔内的情况。

    这时候,田国正咳咳两声,道:“你们把屏幕偏过来一点嘛,让我也能看到。”

    手术室里,时间仿佛禁止了一秒钟。

    马砚麟用佩服的眼神看向田国正,虽然见过,尤其是听过许多奇葩病人了,但这么奇葩的要求,马砚麟还是第一次听说。

    站在两个踏脚凳上的余媛,也是满心的感慨,心道:有钱人就是不一样,真敢要求,我自己踩一个凳子都看不到屏幕的,我都不敢说移一下屏幕。

    凌然的表情倒是一如平常,但也同样回看了田国正一眼,再道:“不行。”

    “哎呀,我也不要看的有多清楚,就是偏过来一点,让我看看是怎么个情况,对吧。”田国正的目光,再次转向了李主任。

    正在旁观的李主任没想到这种时候,竟然还有自己的戏份,无奈的叹口气,道:“田先生,转动屏幕以后,会脱离医生的习惯位,从而影响到医生的操作的。”

    “哦,哦,那好吧。”田国正此时采取半截石位躺在手术床上,语气也没有那么生硬了,更不敢影响到医生的操作。

    李主任点点头,语气舒缓一些,笑道:“其实您看屏幕也没什么意义,屏幕里面就是膝关节内的情况,比较混乱,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也不懂膝关节的解剖结构,看不看都是一样的。”

    “我这个人是有些瞎担心嘛。”田国正哈哈的笑两声,再捉摸着道:“要不加个屏幕吧,就放我面前,你们看你们的,我看我的……”

    手术室里,再次安静了两秒钟。

    马砚麟用钦佩无比的表情看着田国正。医院传说里的奇葩病人虽多,可像是田国正这么奇葩的病人,还真真是太少见了了。

    或许是许多奇葩病人不够有钱——马砚麟不由畅想了一下病人们都不为钱发愁的时候的状态,不由的浑身颤了颤。

    “田先生,再安屏幕得很长时间呢,来不及了。”李主任心累的不行。

    “叫我国正,或者国正先生就行了。田先生是我爸。”岔开腿仰躺着的田国正也叹口气,道:“医院这样子搞,是真的不人性化,头顶放个屏幕也行嘛,你们医生不敢让病人看操作,给放个电影看看,不是也挺好的……”

    马砚麟突然很理解凌然为什么倾向于做全麻手术,或者局麻以后让病人睡觉了,以凌然的社交态度,稍微难缠一点的病人,对他来说,估计都像是田国正一样。

    马砚麟同情的看向凌然。

    凌然却是毫无所觉的做着手术,却好似丝毫不受干扰的样子。

    马砚麟小声对余媛道:“凌医生竟然不怕吵。”

    “对他来说,都差不多吧。”余媛淡定的回答。

    “对哦,还可以这样理解。”马砚麟错愕不已。

    这时候,华莱士的弟子布兰顿,走了上来,用英语低声道:“我可以把手术的场景拍成视频,然后转到另一个手机上看。”

    作为油管现在有点小名气的UP主,布兰顿早就想拍视频了。

    李主任有些为难的看向华莱士,道:“手机容易造成污染,不能交给病人,你也不适合用手机拍摄……”

    “那就不给病人看,或者拿远了给他看……”布兰顿立刻修正了方案。

    说话间,他就掏出了手机。

    手术室里,医生们用手机拍照是很常见的事,尤其是想要写论文或积累案例的医生,更是常年拍摄手术照片。

    李主任作为旁观的医生不好阻止,正思忖间,布兰顿已经兴奋的说起了台词:大家好,我现在正在医院的手术室里,给一个很厉害的家伙做膝关节镜手术,主刀的是中国医生凌然……

    布兰顿将镜头转向凌然,并努力的拍全一些。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