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56章 跑了

作品:《大医凌然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受伤。”跟着凌然到医院的马砚麟,知道自己惨了。

    甭管满地的病人是什么伤情,最多最累最杂的活,肯定是要落在他头上的。而且,国正慈善医院的医护人员都已经跑的差不多了,现在就剩下寥寥几个护士和护工,马砚麟可以想见,接下来的任务会有多重。

    背着煎锅的朱大厨临时兼任翻译,过来看着满地哀嚎的病人也是愣住了,低声问了一会儿,才起身道:“这里有因为车祸受伤的病人,有家里房子塌了的,还有维修谷仓摔下来的,还有从马上跌落下来的……”

    “总之,都是出了意外的病人?这么多?”马砚麟更意外。

    “并不是一天发生的,而是最近几天的病人都集中了过来。因为医护人员太少了,所以,后来帮忙的志愿者,将他们给集中到了大厅里,好统一解决问题。”

    马砚麟看着热闹如同乡村小诊所的大厅,脸都绿了:“来帮忙的志愿者不是医生吧。”

    “医生都跑了,所以,现在重伤员都要想办法运出去。”朱大厨又问了两句,回来耸耸肩,无奈道:“简直像是末世一样,现在起码有100个伤员,轻重伤不一,全都需要紧急处理……”

    马砚麟听着突然笑出了声。

    “怎么?”

    “哦,没什么,我的意思是……”马砚麟想了想,道:“这个和末世差得远呢,这就是国内的大型三甲医院的日常。”

    “啊?”

    “2个医生,100个病人,我们还有足够的病床,还有几个不懂行的志愿者,还有好几个护士是吗?”马砚麟撇撇嘴,道:“来巴西之前,我们天天的干的都是这种事。行了,撸袖子上吧。”

    马砚麟说着,就带着朱大厨,一个个的先检查病人手腕上的标签并做进一步的核查。光看医院目前的样子,他就对志愿者们对病人的分类失去信心了。

    “医生都能跑光了,你们巴西人也是够可以了。”马砚麟一边说,一边摇头。

    朱大厨呵呵两声:“我可不是巴西人,再说了,医生身份金贵,怎么可能留下来。”

    马砚麟斜看朱大厨一眼:“我们不就是医生。”

    “我的错,我的错。”朱大厨哈哈两声,又道:“这时候,还是要咱们国内的医生才靠得住。”

    “我们是靠得住,有的废柴一样靠不住。”马砚麟一边说话,一边扫着病人。

    这时候,凌然也从手术室里检查回来,身边跟着的是长相漂亮身着女仆装的萨琳娜以充当翻译。

    “手术室还能用,现在总共只有两个护士,外面留一个,我带进去一个,另外,萨琳娜临时充当台下护士。”凌然快速的做了决定,再四周看了一圈,挑出其中一名病人,又喊家属道:“先把他送到手术室,另外,把病人都送回病房里去。”

    “不行。”此时此刻,负责医院的志愿者却站了出来,打头的是名中年大妈,一副战斗力惊人的样子,道:“只有把病人集中起来,我们才能照顾得过来,现在的人手不足,没人知道大雨和洪水会持续几天,在此期间,直升飞机都没办法过来……”

    “病人集中会增加感染,医院更缺乏足够的药品,所以,把病人送回病房里去。”凌然做医学解释的时候,还是愿意多说两句的,只是语气略显生硬。

    中年大妈哼哼了两声,有些担心,但还是坚持着道:“我们总共只有五名志愿者,要照顾上百名的病人,如果再分散到不同的病房里……我们也不是专业的护士……”

    “让病人家属帮忙,轻伤病人想办法自理。”凌然在急诊科里呆了一年多,不光是做手术和玩急诊,也经常听霍从军说一些技巧性的东西。对于眼前的场景来说,军医们早就有了各种各样的成熟方案。

    事实上,如果短时间内没有医生来帮忙的话,凌然在手术室里的操作,也会有所变化。

    比如说,并不将手术彻底完成,而是以抢救生命和维持生命状态为主。

    此时此刻的库巴镇的国正慈善医院,已经不再是完整的医院了,缺少医护人员的状态,尤其是缺少药品、血液制品和耗材的状况,已经将医院的安全度大大降低了。

    医院目前的问题,主要是缺乏运输能力。

    风雨大作的库巴镇,直升飞机根本无法起降,普通的SUV和皮卡车也无法在烂泥地里开出上百公里去,普通轿车更是不用说了。勉强能通行的也就是大卡车,还要看司机的技术和车辆的机械状况。

    最重要的是,库巴镇目前处于较高的位置,至少还不受洪水和泥石流的威胁,一旦开出去了,指不定在哪一段道路,就会被洪水和泥浆围困。这是概率性问题,并不是车好或者技术好,就能避免的。

    哪怕是乌尼莫克,遇到泥石流也要抓瞎,或者遇到塌方或泥石流后的道路,大量的泥土拥积,也会让人头痛不已。

    这样的麻烦,让运输的风险如此之高,以至于基本无法进行。

    凌然也意识到要在缺医少药的状态下坚持一段时间了,因此,面对志愿者,他的态度也异常坚决。

    站在凌然对立面的志愿者们,望着凌然,只觉得无法再对抗下去了。

    “好吧,你是现场唯一的医生,我们听你的。”志愿者大妈他叹了口气,道:“我叫茱莉亚,你叫我朱莉就行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整理和清洁病房,给库房的药品和耗材做一个清单,再将病人移到病房内,建立和外界的联系,最好是有卫星电话。”凌然将从霍从军那里雪来的一点东西都给倒了出来,再大略的扫了一圈病人,就进入到了手术室中。

    “病人腹部受伤,肩膀也非常痛,遭遇了车祸,但是没有X光机。”护士说两句话,萨琳娜就给凌然翻译两句。

    只短短几十秒,医院的糟糕状况,就暴露无遗。

    好在X光可以用虚拟人来取代,凌然点点头,再习惯性的看向右侧,皱皱眉,问:“麻醉医生呢?”

    “跑了。”萨琳娜的翻译非常直接。

    凌然沉默,但是帅。

    ……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