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57章 我要麻醉

作品:《大医凌然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我们自己来麻醉吗?”在场的巴西护士大约30多岁,是个栗色头发的本地人,此时很自然的提出了建议。

    凌然同样很自然的回答:“我不会。”

    “那怎么办?”护士听到萨琳娜的翻译,再看着手术台上的病人傻眼了。

    病人本来疼的就冷汗直流,现在的汗流的更多了:“能不能把我……送到外面去动手术?”

    “12个小时内,你是出不去了。”护士回答的很直接。

    除非暴雨现在停止,否则,再等几个小时,太阳就要落山了,到那个时间,就算有卡车要出去,黑暗的天气也很容易让车陷入泥沼的。

    病人痛苦的呻吟了两声,道:“再给我点止疼药。”

    凌然微微摇头:“去找一本麻醉学的书来。”

    “什么意思?”护士愣住了。

    “我们翻书照着做。”凌然提出的建议并不神奇,事实上,很多医生在职业生涯早期,都是在翻书度过的。

    就算是现在,澳大利亚的医生也是出了名的翻书党。当然,现在有google了,他们也可以搜索google,比起病人自己搜索好的地方,在于他们能够筛选掉明显的错漏,并给出进阶方案。

    世上的病千千万,对小医生来说,要背下医书所花费的成本是极其庞大的。澳洲医生就不愿意一天到晚的背书,所以,翻书早就变成了主流。

    巴西的医生……显然也有翻书的。

    护士轻轻地松了口气,连忙出去找书去了。

    病人目送护士远去的背影,就只能在手术床上熬熬的叫。

    再抬起头,病人就看凌然的手臂在胸中挥舞,好像在掀开什么东西的样子。

    不由的一阵悲哀,受伤已经是够倒霉的事了,送到医院,医生竟然都跑了,好容易又来一个外科医生,结果找不到麻醉医生了,现在护士跑出去找书来给外科医生现学现卖,然后,这外科医生眼瞅着就像是神经病似的。

    “别动。”凌然眼里是一片的初级宝箱,就提醒了病人一句,免得他影响自己开宝箱。

    病人疼的难受,态度也好不到哪里去了,哼哼唧唧的道:“又不能做手术,我动不动有什么关系。”

    “你遮挡视线了。”翻译的萨琳娜来回做着解释。

    解释完,萨琳娜才觉得有点怪。

    病人更是看着空空如也的手术室笑出了声,凄惨的笑声:“一个准备自学麻醉的神经病外科医生……我受伤的真不是时候啊……”

    萨琳娜暗地里觉得,病人可能说的是有道理的,凌然虽然长的帅,但帅也不能当医术用啊……或者,用处不能有那么大啊……

    “病人说什么?”凌然特意多问了一句,毕竟是个受伤颇重的病人,其主诉还是要注意的。

    萨琳娜“恩”的一声,道:“他是有些难受。”

    凌然看了眼病人的脸色,道:“如果非常痛的话,就给他用止疼药,恩……稍等一下,让护士来看。”

    说完,凌然就继续开箱子。

    他攒了非常多的初级宝箱,原来的计划,凌然是想得到一个比较整的数字,比如1112,或者1113这样子。

    但是,现在的条件不允许,凌然只好将仅有的820个初级宝箱,给全部开了。

    他的面前只见零零碎碎的一片蓝光。

    凌然先是将精力药剂一股脑的给收了起来。

    接着,他又将50次的脚部解剖经验,40次的腹部解剖经验,30次的下肢解剖经验,以及新得的40次的胸部解剖经验和20次的脑部解剖经验给收集了起来。

    如此一来,再留在凌然面前的,就只剩下两本书了。

    算上解剖经验,差不多五比一的技能获取率,已经超过凌然开箱子的平均水平了。

    不过,凌然此时更关心的,还是技能书。

    凌然心里想着麻醉,然后,挥手打开了技能书,就见蓝汪汪的字迹显示:

    单项技能书:局部浸润麻醉(大师级)

    单项技能书:麻醉的护理配合(大师级)

    凌然不由的沉默了下来。

    要说麻醉,这两样还真的都是麻醉。

    但是,局部浸润麻醉的大师级……那使用的范围也太狭窄了,多数只能在医美行业发光发热了。

    所谓局部浸润麻醉,就像是给病人做皮肤的皮试一样,将针刺入病人的皮肤下方,注射一些麻醉剂,再抽出来,再刺,实习效果……比普通的打针还要疼的多,可以说是各种麻醉技术里,最没有麻醉属性的一种了。

    至于效果……用来做浅表性的手术是没问题的,切个鸡眼去个嵌甲都是蛮好的,做双眼皮之类的整容手术也用得上,普通人常接触的,还有口腔科的手术,也常用局部浸润麻醉。

    但是,今天的场合,牙疼还真的就不是病了。

    相比之下,麻醉的护理配合还相对有用一点,但它也不是直接用来给人麻醉的技术,更趋向于麻醉助手和护士的工作。如果凌然是一名麻醉住院医的话,他现在应该很欢迎有这样的技能,然而,凌然并不是。

    “凌医生。”护士回来就见凌然凝重的表情,也只是轻声喊了一句。

    她不意外凌然有这样的表情。对一个外科医生来说,手术室里连麻醉医生都没有,那是真的要崩的节奏了。

    正因为如此,护士看着凌然,还颇有些同情。

    在这种危险的时候,其他医生跑掉了,日后或许会受到谴责,但更多的是被人忘记,唯独可能被追究责任的只能是尚在现场的凌然医生了。

    “凌医生,我找到了几本麻醉学的书,还有中文版的,但是,真的要看书做手术吗?”护士不得不再向凌然确认。

    “能联络外界吗?电话?网络?”凌然不报希望的问了一句。

    手机信号也需要基站的,座机更需要线路,护士茫然摇头。

    “那就只能这样了。”凌然说着拿过书来,开始翻看。

    尤其是中文版的麻醉学,对他来说,看着还不算费力。

    毕竟,凌然在学校里也是有初步的阅读过的,那时候,他大部分时间都用来阅读书籍,要么就是在实验室里流连忘返。

    公共场合向来都是很喧嚣的,凌然更不喜欢被人围拢起来,周围一片尖叫声的感觉。

    “我们试试看吧。就用静脉麻醉吧。”凌然觉得吸入式麻醉的难度稍微有点高了,联合麻醉更不用说。

    病人没什么选择的躺好了,再被凌然随意的摆弄,护士也只能跟着配合,将凌然选择的全麻处方,一一注射进去。

    比起采用喉罩的吸入式麻醉,单纯的静脉麻醉,也就像是打点滴一样,只是危险性更大了。

    但就眼前的环境,什么都不做,只会是更加的危险。

    ……

    这两天跟着起点大神们在外边采风,更新比较少,回去就好了。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