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64章 鱼

作品:《大医凌然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清晨。

    佣兵队长赤裸着上身,健壮的左肩缠着绷带,脸上挂着酷酷的微笑。

    在昨晚给佣兵队员席尔瓦做完清创缝合以后,队长左肩的伤口,也被马砚麟随手给处理了。他的肩膀在抗冲锋舟的时候蹭伤了,比席尔瓦伤的还要轻,但因为完全未做处理,也有红肿发炎的迹象。

    在他的旁边,是大腿受伤的爆破手。爆破手同样赤裸着大腿,隆起的肌肉上,紧紧地绑着白色绷带。他本人也脱掉了军裤,换上了一条化缘来的短裤,只看下半身的话,就像是一名倒霉的沙滩客。

    而在佣兵队长的左边,则是解除了紧张状态的席尔瓦。

    席尔瓦的腰间绑着绷带,看着仿佛中了一枪似的,脸上则挂着浑不在意的微笑,望着初升的太阳,笑眯眯的道:“队长,今天闲着,要不要去把库巴镇的道路打通啊。”

    “怎么打通?”队长也是眯着眼睛,望着宽阔的水面与四周的泥泞,态度和煦的像是在参加幼儿园家长会。

    席尔瓦望着几百米宽的河面,也是没什么主意,只是舔舔嘴唇道:“好几十万的奖金呢,不用开枪就能拿到的钱,不要多浪费。”

    “河过去了就是一片谷地,现在全是烂泥,时不时的就会塌方,还有泥石流的风险,就算你可以冒险通过,那也不算是打通了道路。”队长眼望着库巴镇的方向,淡定的道:“原来的公路被冲毁和阻塞的肯定不少,就咱们几个人,想疏通一条几公里长的山路,冒的险不比开枪小。”

    “那也太浪费了。”席尔瓦叹口气,有点舍不得的道:“我还以为这一趟的佣金可以翻倍呢。”

    “我们已经抵达了预定位置,再保护好凌医生,赚的钱够你享受几个月了,留着命吧。”队长没有以身犯险的意思。库巴镇与国正慈善医院的距离虽近,但是,经过大暴雨、洪水和泥石流的肆虐以后,原本只需要开几分钟车的坦途,已经变成了难以通过的危险地带,在没有工程车辆辅助的情况下,他不觉得有打通道路的可能。

    或许去库巴镇的那队人,借用镇子里的人员设备,有什么办法,但队长对此是没想法的。

    也正是因为医院偏于危险,得奖金的机会又少,队长才会主动到医院来。

    做为队伍的管理者,他对此也是操碎了心,还好结果不错,医院也比想象中的更舒服。

    “时间差不多了,我去做鱼了。”爆破手看看表,做了个深呼吸,脸上也不由的浮现出笑容来:“天气不错。”

    队长和席尔瓦同时看向外面,雨好像是比昨天小一点了,可也不过是从暴雨到大雨的水平,而且,由于是太阳雨的原因,空气还异常的潮湿闷热……

    但是,爆破手脸上的笑容,是非常真实的。

    “我上次见他这么笑,面前是三辆燃烧的油罐车。”席尔瓦摇摇头:“他不会把厨房点着吧。”

    队长笑了:“不用担心,这小子最擅长的就是用火。他14岁的时候,就烧掉了邻居的谷仓,并在烧到自己家的房子前,将火给扑灭了。”

    “他怎么做到的?”

    “他买了东西在边界处,在火烧过来的时候,就用爆炸将火给炸灭了。据说没有用灭火器,这部分,我觉得有吹牛的成分。”

    席尔瓦讶然:“想不到钓鱼的时候,那么安静的一个人,竟然也有这样的童年。”

    “大概是因为,等敌人碾到地雷,与钓鱼有相似之处吧。”

    席尔瓦想了想,赞同的点头。

    ……

    清晨。

    凌然带着马砚麟,结束查房的时间,餐厅里已经摆满了食物。

    巴西是一个物产丰富的国家,名副其实的地大物博。因此,他们的餐桌向来丰富,即使被困在了医院里,餐厅还是提供了自助餐。

    不过,今天的菜式,依旧以鱼和牛肉为主。

    以瘤牛的重量,头天宰杀的那只,到今天依旧不可能吃完,鱼则以新鲜捕获的为主。

    事实上,不仅佣兵队里有人喜欢钓鱼,滞留在医院的人里,也有喜欢钓鱼的。在没有通讯,缺少电能,又不能外出游玩的情况下,许多人都想方设法的搜罗了渔具,有钓鱼的,有网鱼的,还有会下笼的。

    只睡了两个小时的凌然,看起来却是神采·帅·奕奕,他进门撒出一个云笑容,就端着盘子去夹菜了。

    马砚麟稍微有点萎靡·软·不振,但也感觉饿了,紧紧跟随在凌然身后。

    佣兵里的爆破手,一直等在餐厅里,见凌然出现,连忙凑上来打招呼,用吭吭吧吧的英语道:“凌医生,我做了一条你们中国人喜欢的鱼,请一定尝尝。”

    “好的。”凌然对此倒不反对,早爆破手的指点下,夹了一块四指宽的,炸成金黄色的鱼排。

    “尝尝看,你可以撒点盐。”爆破手帮忙拧了一些海盐在鱼排上。

    马砚麟跟在后面,也夹了一块小鱼排。

    凌然没有着急取别的菜,就端着盘子坐下来,先品尝起来。

    厚厚的鱼肉,经过煎炸以后,外皮金黄酥脆,内里的肉则很是柔韧,颇有些弹牙的意思。乍尝起来,有点鳕鱼肉的意思,但更有嚼劲,是介于鱼和肉之间的口感,不仅特殊,而且极为美味。

    凌然连吃了两口,才问:“这是什么鱼?”

    “ water-monkey。”爆破手用英语回答。

    “水猴子?”凌然用中文翻译了一下,问:“为什么说是中国人喜欢的鱼?”

    “因为是水猴子啊,我知道中国人都很喜欢这种鱼。”爆破手抓耳挠腮的,像是一只山地猩猩的样子:“我去过两次香港,他们都是喜欢它。”

    “类似老鼠斑或老虎斑?”马砚麟脑筋还算转的动。

    萨琳娜这时候也来了餐厅,听到两人的翻译,不由抿嘴一笑,露出专业的表情,道:“water-monkey是龙鱼。”

    “龙鱼?”马砚麟惊讶的睁大眼睛。

    “金龙鱼,银龙鱼之类的。”萨琳娜道:“巴西人不是很喜欢吃它,觉得刺多,经常只取鱼排,两侧丢弃。”

    马砚麟恍然:“风水鱼。”

    “没错。”萨琳娜点头。

    马砚麟赶紧起身,又夹了一块大鱼排,然后盯着它发愣,道:“我这筷子,放在国内的话,起码得三五千块吧。这边用一汪油就给算计了?”

    爆破手听他们说中文,更着急了,问:“你们说什么?”

    萨琳娜想了想,向爆破手道:“这是中国人祈祷好运的鱼。”

    “真的吗?恩,我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好运了,我也要吃一块。”爆破手立刻上前,夹了一大块鱼排,周围人听到,也都凑了上来。

    “祈祷好运的鱼?如果凌医生相信的话,我们也应该来一块。”

    “圣人喜欢的鱼,一定能带来好运的。”

    “我昨天也钓到了水猴子,但剁开当鱼饵了,不过没关系,应该还能钓到。”

    “一起去钓。”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