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70章 嘿嘿

作品:《大医凌然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凌然瞅着面前这本骄傲的技能书,良久都没有拍下去。

    身为一名医生,凌然剖肠子理肠子都做过许多次了,虽然不喜欢,但也不是很介意。

    在他的人生中,不喜欢的东西有的是,并不在乎多一点少一点的。

    不过,痔疮手术对凌然来说,还是比较没意思的,最主要的是技术含量低,看系统给技能就知道了,高技术含量的技术,比如肝切除技术,初级宝箱只能给出大师级,而低技术含量的技术,一个初级宝箱就能开出完美级了。

    而在各种低技术含量的技术中,痔疮手术,尤其是传统痔疮手术的技术含量就更低了。

    当然,任何技术秉承着工匠精神,总是可以做的非常精细的,但从凌然的角度来看,那意义是不同的。

    首先一个,痔疮手术本身,并不是很能解决痔疮的问题。这就让痔疮手术的意义大打折扣了。归根结底,痔疮手术本身是一种成熟的手术,但痔疮手术的本质是不成熟的。

    既如此,学会痔疮手术以后,难道还要刷痔疮手术吗?

    凌然摇摇头,用“徒手与君握”的心态,拍了那傲兮兮的技能书一把,算是将此技能给收了。

    技不压身——凌然对待它的态度,也就是如此了。

    “凌医生,纳尔多醒过来了。”马砚麟贼摸摸的跑了过来。

    凌然瞥了他一眼:“谁?”

    “那个胖子……就刚三趾断掉的病人,苏醒了。”马砚麟解释的有点心虚。

    凌然皱眉:“怎么这么快?”

    马砚麟更显心虚:“可能是麻醉的时候,药量计算的偏少,那个……病人的体重大,可能还有私下使用麻醉品的情况,手术时间又比较长的……”

    “有术中知晓吗?”凌然问。

    “我询问了,应该是没有,就是醒的比较快……”马砚麟赶紧摇头,又道:“我是看着咱们国内的麻醉教材做的药量,南美人需要的药量可能得大一些……”

    凌然瞅了马砚麟一眼,也没有继续责备,麻醉抵抗这种东西,对麻醉医生来说,都是很麻烦的,因为你不知道病人的抵抗程度,这方面也没有确实的数据来依靠,就只能凭借经验,而马砚麟和他,都没有麻醉的经验。

    另一方面,为了避免麻醉抵抗而增加药量的结果也不会更好,如果病人的抵抗程度低,或者耐受力差的话,一场4小时的手术,足够病人死在手术台上了。

    凌然转身迈步,道:“先去看看病人,如果只是正常苏醒的话,就做记录。另外,接下来的手术,不能再由我们做麻醉了。”

    “那怎么办?”

    “卫星电话不是可以用了吗?让巴西方面派专业的麻醉医生过来,电话沟通。”

    “巴西医生怕是不肯承担责任。”马砚麟对此是很不信任。

    凌然边走边道:“那就减少手术量吧,不是必须手术都不做。”

    “谁知道暴雨啥时候停,咱们做的可都是必须手术。”马砚麟低声抱怨着:“现在的环境还好一点,有库巴镇送过来的消毒液什么的,之前的病人,就算是小伤口不处理,都可能要化脓感染了,伤势重一点的就更不用说了,抗生素都要计算着用。”

    凌然对此不置可否。

    外科医生的工作,永远都是在权衡利弊。哪怕是胆囊结石这样的手术,也有外科治疗和保守治疗的平衡,外伤的风险和麻醉的风险,自然也得要考虑进去。

    同样的伤情,在洪水初来的时间与现在相比,判断的基础也是不同的。

    马砚麟其实也懂得此点,只是忍不住要唠叨几句。

    到了苏醒室,马砚麟才面色一整,变的严肃起来。

    “感觉怎么样?”凌然例行查房问例行问题。

    纳尔多的眼睛睁的大大的,无神的望了凌然一会,才缓缓聚焦,然后叹了一句:“你是天使吗?”

    “不是。你的手术刚刚结束。”凌然的表情淡定。

    “不是啊……我感觉自己在飘……”纳尔多显然不算是完全苏醒的状态,放在正常的麻醉科,这种还得多加观察。

    “除了飘,还有什么感觉。”凌然继续询问。

    纳尔多动动脑袋:“我想飞……我飞到哪里了?”

    “这里是麻醉苏醒室,你刚刚做了手术,有印象吗?”

    “是痔疮手术吗?”

    凌然皱眉:“不是。”

    “哦,那就没印象了。”

    马砚麟一下子就松了口气,虽然不能完全杜绝术中知晓,但就目前来说,大部分的风险应当是避免了。

    凌然再看看监视仪,有做了几个简单的体格检查,确定没有问题,临出门的时候,再给马砚麟道:“给病人检查一下,看看是否有痔疮问题。”

    “十男九痔来着,巴西又这么热。”马砚麟撇撇嘴:“我之前检查的时候就发现了,他坐了几天轮椅,之前又在洪水里泡过,痔疮爆了也不奇怪。”

    “再看看。”凌然叮嘱一声,再继续前往查房。

    马砚麟耸耸肩,倒是没什么不乐意的,算上实习期,他也做了三年医生了,忍耐度早就拔高了。

    30分钟后。

    “我了个去。”马砚麟找到凌然,两眼都要爆出来了,不停的念叨道:“活久见,活久见……”

    凌然静静地看着他。

    “鸭蛋大的……鸭蛋大的您见过吗?”马砚麟用手比划着,整个人都像是被塞了鸭蛋似的,叹道:“南美可是物产丰富,痔疮长的都比咱的大。”

    “病人怎么样?”

    “麻药快过劲了,现在开始疼了,已经有点要疼的要死的意思了。”马砚麟怜悯的抖了抖:“全身擦伤无数,三趾离断,现在加一个鸭蛋大的痔疮,现在只能让他侧身躺着了,趴下影响脚趾,躺下影响痔疮……唔……”

    马砚麟的表情是有点想笑的,但他也知道笑出来不好,所以只能强行憋着。

    凌然犹豫了几秒钟,叹口气,道:“那你再问问他,看看是否想做痔疮手术,想做的话,我就给他做掉。”

    “咦,您还会做痔疮手术?”马砚麟望着凌然,不由道:“我们都不知道呢。”

    凌然兴趣缺缺的看了马砚麟一眼,道:“还是你做助手,争取学会。”

    马砚麟眼珠子一转:“左医生肯定需要,等我学会了,嘿嘿……”

    ·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