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815章 问候

作品:《大医凌然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警犬栗子,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在云医的楼下巡视着。

    它挺喜欢这里的,既没有别的狗,也没有别的饲养员,想怎么晃荡就怎么晃荡,想怎么打滚就怎么打滚,高兴了,还可以在柱子上蹭一蹭,甚至呲牙咧嘴一番,都没有人管。

    假如能记日记的话,栗子十有八九会划四条杠,寓意:狗生巅峰。

    如果不是后颈肉被一只鹅叼了3分17秒,栗子肯定会划五条杠的。

    秦敏一只手牵着栗子,随着狗慢悠悠的晃悠着,有点漫无目的。

    她不太想上去病房。

    病房的条件挺好的,云医的急诊中心扩建以后,大部分的病房都能保证三人间,内里宽敞明亮,也有单独的卫生间等设施,比许多人租的房子都要好。但是,病房内的气氛太压抑了,尤其是在老徐的老婆孩子抵达以后,更是如此。

    老徐家里的经济条件其实是不错的。他有两套房,一套市区一套郊区,有存款有车,尽管老婆去外地陪读不上班了,可是,租一套房出去,每个月照样有结余。

    但是,警队里的人,没有一个羡慕老徐家的。

    他家市里的老房子,是父母留下来,郊区的旧房子,是最后一批福利房给烈士子女的照顾,他的存款……是父母的抚恤金。

    警队上下,没有一个想要这样的遗产,就想老徐,现在也不想留什么遗产给儿子。

    秦敏实在不忍看到,老徐和儿子说话的样子。

    即使有凌然给老徐做手术,可是,走进病房,没有一个人是安心的。

    ……

    “秦警官,又来看队友?”一名普外的住院医,笑么戳戳的凑了上来,顺便向狗发出不明含义的叫声。

    栗子连尾巴都懒得甩一下。

    秦敏鼻子里“嗯”了一声,牵着栗子,转身就走。

    那住院医望着秦敏的背影,一阵舍不得,又跟了上去,笑道:“秦警官,我在医院里人头可熟了,你们要做个什么检查之类的,找我准没错。”

    秦敏无奈道:“我队友得的是胃癌。”

    住院医有点憋住了,想了想,道:“胃癌也得做检查不是?”

    秦敏叹口气,再看看对方的脸,更没兴趣瞎聊了,叫了一声“栗子”就往会走。

    住院医又踌躇了几秒钟,在此跟上了。

    做医生的,时间太少了,离开医院的时间更少,好不容易看到个漂亮的,必须得抓紧了。要不然,看看急诊中心的吕文斌就知道了,空有房和车,和女人说的最多的就一句话:“放屁了吗?”

    普外住院医痛定思痛,一边思考,一边紧随警花秦敏,并在脑海中回忆种种撩妹技巧。

    两人一前一后的绕过楼群。

    秦敏牵着栗子,栗子戴着口罩,沉默而乖巧。

    秦敏身后跟着普外的住院医,住院医戴着口罩,沉默而乖巧。

    秦敏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问:“你还要跟着我吗?你这是有跟踪狂的嫌疑了。”

    戴着口罩的住院医,露出神秘的微笑,心中狂笑:警花对我产生好奇了,哈哈哈哈哈,距离我吸引她,只有一步之遥了。

    强抑着内心的狂喜,他冷静的道:“我不是跟踪你,我是想去看看病人。”

    “为什么?”秦敏更觉得奇怪。

    住院医沉声道:“为了给自己一个目标,我会将主刀一台这样的胃癌手术,作为自己的人生的一个目标,总有一天,我会站在手术台上,记着你的名字,为病人开刀的……”

    秦敏深深的望了这位有目标的住院医一眼。

    住院医面带微笑,心中继续狂奔喜悦。

    “今天的手术是凌医生主刀的,他应该比你还年轻……”秦敏决定说话直率一点,免得这位有目标的住院医听不懂。

    就像是云医的其他年轻医生一样,有目标的住院医听到凌医生一词,本能的就竖起了耳朵,打起了精神,并道:“凌医生也没比我年轻几岁,要算的话,我们都可以算是同年了……”

    “你看着比凌医生老很多的。”秦敏面无表情的说完这句话,再喊一声“栗子”,一人一狗渐渐远离目瞪口呆的住院医。

    秦敏将栗子留在了病区外面,再洗了洗手,又用病房外的酒精凝胶擦了手,才进到老徐的病房中。

    一群人正在跟老徐聊天。

    警队的同僚,警队的领导,还有市局和政府方面的干部,就将病房塞满了,徐家的几名远亲也派了代表来,却是坐在病房外,态度平常。

    一拨人说了话,出来,再换一拨人进去说话,再告辞出来。

    老徐说着车轱辘话,自己反而不觉得厌烦。

    对老徐来说,这种热闹场面,也是许久不见了,也能冲淡心中的愁苦。

    再送走一拨人,老徐又转头向儿子笑笑,握住他的手,道:“我没事,你作业写了没,别耽误写作业了,让老师给骂了。”

    “我请假了。”老徐的儿子十三四岁的样子,介于懂事与不懂事之间,整张脸都是茫然的,就像是老徐当年一样。

    老徐勉强的露了一个笑容,再抬头对老婆道:“你们出去休息休息好了,呆这里也没意思。”

    老婆想笑一下,却是笑不出来,她有几个月的时间没见老公了,她原本以为,再熬几年,等儿子读大学出来,两人有的是时间在一起腻歪,却没想到,人生的剧本竟是如此的曲折。

    “探视时间到了,病人家属和亲朋好友都请出去吧。病人要做术前准备了。”护士从外面进来,开始赶人了。

    众人连忙给老徐道别,依依不舍的样子,仿佛大家明天就可能见不到了。

    病房里的气氛,从来就没有好过。

    秦敏也只好给老徐问候一声,走了出去。

    ……

    手术室里,洗手护士开始检查腹腔镜,并将各种用物按照使用顺序放好。巡回护士准备了灭菌纯化水,准备术中的时候浸泡镜头,等到病人快来的时候,开始检查仪器并熟悉。

    今天的手术,台上护士是手术科出的,巡回护士却是急诊中心自己的人,以方便接下来用物要物的方便。

    麻醉医生和麻醉助理也早早的来到了手术室里,百无聊赖的等待着,并在霍从军过来检查的时候,装作很认真的样子。

    准备做助手的欧阳堪莫名的有些羡慕。

    虽然是普外科的副主任医师,虽然是昌西省内的胃癌专家,但欧阳堪做手术的时候,可不会得到麻醉科如此审慎的对待的。

    像是云医这样的医院,每天都有一二十个科室开手术,期间不仅有自命不凡的神经外科主任和副主任医师,也有自命有钱的骨科主任和骨科副主任医师,还有如手外锦西主任那样的顶级大拿,一个治疗组的组长开手术,能不能得到其他科室的全力配合,是很能说明其在医院的地位的。

    “年轻就是好啊。你们麻醉科都出动大队人马了。”欧阳堪扯了一只圆凳,坐在了麻醉医生们的身边。

    今天的麻醉助手苏嘉福只觉得身后们的一轻,讶然看向欧阳堪:“你不是急诊中心的人啊。”

    “啥?”欧阳堪觉得自己没对上暗号。

    “哦……没啥。”苏嘉福看看欧阳堪肛下的圆凳,默默叹口气,暗自警醒,喜欢偷麻醉医生的凳子的,不止有老军医啊。

    今天的麻醉主治倒是认识欧阳堪,向他眨眨眼,笑道:“这可不是年轻的事。”

    “还有霍主任是吧。”欧阳堪笑笑。

    麻醉主治失笑:“还有奖金的事。”

    “奖金?”

    “你知道咱们院,做最多国际手术和自费手术的医生是谁吗?”麻醉主治呶呶嘴。

    欧阳堪恍然,转瞬又有些醒悟:“所以,现在的急诊中心,奖金还蛮高的?”

    两名麻醉对视一眼,笑了起来。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