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54章 求婚

作品:《爱你是我的毒阮宁渊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法式餐厅,只有他们这一桌。

    阮宁渊看着坐在对面的左靳南,抿了抿唇,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左靳南此刻也是这种感觉。

    他期待着这餐饭,期待着两人之间难得的独处时光,可真当她坐在自己面前,一肚子的话却又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

    服务员拿着醒好的红酒瓶帮两人倒上了酒,左靳南拿起,与她轻轻碰杯,“宁渊,陪我喝一杯,好吗?”

    阮宁渊点点头,两只酒杯相碰了一下,发出清脆的声音。

    顺滑的液体顺着喉道流下,胃里顿时有些温热。品尝着服务员端上桌的菜肴,几乎每一盘都是她喜欢的。

    “我的记忆应该没出错吧?”左靳南轻笑了一声。

    阮宁渊拿着刀叉的双手突然顿了一下,嘴角微微扯起的那一抹弧度,微微变得有些尴尬了起来,“嗯。”

    下意识地想说其实自己现在并不是很喜欢,过了这么多年,口味早就变了,可是刚刚自己吃的这么欢乐,只要是个明眼人就能看出来她是在撒谎。

    到时候只会更加的尴尬。

    阮宁渊心中清楚,左靳南的这句话,并不是表面上的意思这么简单,口味,并不仅仅代表着食物,更多表示的还是喜欢,和爱人的眼光。

    想到这,她顿时没有了胃口。

    “我吃的差不多了。”她迎上左靳南带着丝询问的目光,淡淡地扯了扯嘴角。

    左靳南打了个响指,服务员走过来,他低声说了一句,“可以上了。”

    “还有什么东西吗?”她问。

    “一个甜品。”

    说话间,服务员已经端着托盘走了过来,放下了一份舒芙蕾,阮宁渊肚子是真的已经饱到有些撑了,“我吃不下了,你吃吧。”

    她往左靳南面前推了推,但是又被他推了回来,“我一个大男人的,吃什么甜品。这位厨师是法国人,最擅长的就是做甜品。很多人都特地从外地飞过来,就为了尝尝看他做的甜品。”

    被他这么一说,倒真的勾起了阮宁渊的兴趣。她拿起勺子,尝了一口,甜而不腻,直叫人吃了一勺,还想再吃。

    毕竟,甜品对于女人来说,总是有无法拒绝的诱惑。

    阮宁渊尝了一口又一口,等她再次将勺子落下,却是被什么东西嗝住了一样,舀了一勺,赫然看到了一枚钻石戒指躺在了勺子上。

    左靳南目光有些深沉的炙热,雅致的声音缓缓道来,“我一直都知道,我欠你一枚戒指,欠你一次求婚。宁渊,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将以前欠你的,对你不够好的地方,在未来的岁月里,都能够慢慢地补偿给你,好吗?”

    在灯光的照射下,钻石熠熠生辉。

    阮宁渊的心猛地抽了一下,迅速藏好眸子中的感动,紧紧地咬着下唇,不让心中最真实的感受从胸腔中溢出来。

    没有一个女人面对着这样一场求婚,看着这样一枚戒指,却没有一点心动的感觉。尤其是,坐在对面的这个男人,是她爱了这么多年,甚至到了今天,都没有真正放下的男人。

    阮宁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一脸冷漠地将戒指放在了桌上,“左靳南,等着你这枚戒指的人不是我。”

    “什么意思?”他皱了下眉头。

    “你自己应该知道。”阮宁渊端起手边的茶杯,轻抿了一口,才觉得一口气稍微舒缓了一些。早上那幕画面就像是按了回放键,不停地在眼前来回放映。

    他和她从车上下来,说的那些话,再看看那枚戒指,只觉得异常的讽刺。

    阮宁渊的话也不自觉地变得更加直白了起来,“左靳南,你没必要再对我做这些事情。你们男人是不是都是这样?拥有的时候不知道珍惜,等没有了,才觉得后悔,想要重新追到手。你以为这是发现了自己的真心,其实这只是你的不甘。你不甘自己一直不屑一顾的人却突然离开。”

    左靳南没想到,自己的真心竟会被曲解成了这个意思,眼眸子里的伤心清晰可见,他的声音几乎从喉腔里极慢地发出来,“别人是什么情况我不知道,但我清楚,我对你不是因为不甘。”

    他的郑重其事令阮宁渊的心猛地惊了一下,那一句话差一点脱口而出,幸好在一刹那的时候猛地反应了过来,“自吹自擂谁不会?左靳南,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和精力了,难道你忘了,我已经有南宫梓了,我和你早就已经没有任何的可能了。”

    被拒绝的伤心加上她数次提起的南宫梓,瞬间就像是化成了一把利刃,深深地扎进了自己的心上,左靳南站起来,走到她身侧,抓住了她的手腕。

    阮宁渊感觉自己都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左靳南压在了墙上,后背重重地撞在了墙上,痛得她觉得脑袋都晕眩了好一会儿。

    左靳南紧咬着下颚,几乎咬牙切齿地低吼,“别再跟我提他!他没有你想的这么简单!”

    后背上的疼痛缓缓散开,阮宁渊直直地看着左靳南的眸子,声音依旧清冷,“他简不简单我是不知道,但是他对我好,我很清楚。”

    左靳南气到冷笑,重复了一遍,“对你好?宁渊,他对你好,实际上是在利用你,要是你没有了利用的价值,你觉得他还会对你好吗?之前发生的事情,你真的觉得就那几个人来讨债吗?要是背后没有人撺掇,他们能有这么大的胆子?”

    听到这话,阮宁渊愣了几秒,上次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当时的确是让她一下子慌了心神,毕竟这些事情在之前她从未遇到过,再加上那几个人人高马壮的。

    后来,等事情结束后,她将始末又在脑海里重新过了一遍,也觉得当中有几分蹊跷,可这种蹊跷的感觉是从哪里来的?她又说不上来,只能是派人去调查。

    可当时又恰逢遇到了阮氏的事情,一下子便又搁浅了,渐渐地也就忘记了。

    现在再次提起,无疑又在她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但听左靳南的话语,这件事情与南宫梓有关?

    但现在,并不是想这个的时间。

    阮宁渊一直等到唇齿间尝到了一丝血气的腥味后才松开了咬着下唇的牙齿,“左靳南,我是他的老婆,要是他真的想要利用我去达到什么目的,也是我心甘情愿的,与你无关。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跟我说这些乱七八糟的。”

    左靳南心里的怒火又上升了一大截,面色一沉,一句心甘情愿让他恨不得将面前这个傻女人直接掐死。

    可他又舍不得。

    阮宁渊看着他眸子里的火光愈烧愈旺,心中的确是有些瘆得慌,双手正想要推开他,却猛地被他抓住,高高举过头顶,下一秒,他的吻便袭了过来。快看 "buding765" 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