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55章 是他找我吗?

作品:《爱你是我的毒阮宁渊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小说网(www.wmtxt.com

    那段时间在K市,先后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刚开始,阮宁唤还想着想个什么法子,让阮宁渊告诉自己,那个女孩究竟叫什么名字。

    他也搞不清楚,为什么会这么执着地想要知道那个女孩子的名字。或许是因为她打了自己一个巴掌,自己还没有讨回公道吧。毕竟,他阮宁唤可不是一个平白无故就吃亏的人。

    但是后来,左靳南的昏迷,到后面的移情别恋,事情一桩接着一桩,一件接着一件,根本就不给人喘息的时间,慢慢地,这个事情也就被他忘到了脑海。

    如果不是朋友突然这么说了一句,恐怕他也想不起来。

    “在想什么,这么入神。”朋友见他发呆,张开五指,搁他眼前晃了晃,“我就是开个玩笑,别当真,还真去想到底是谁在背后骂你了?”

    “没,我在是想我们刚刚的计划。”阮宁唤有些心虚,不想要再继续这个话题,连忙转移,“我调查了一下,现在其实网络上最大的顾客群还是女性。而对于女性来说,零食,化妆品、护肤品,以及女装,都是她们最大的消费物品。”

    “没错。”朋友赞同地点点头,“那我们首先就要把目光定位在女性身上。”

    “对。”阮宁唤接着说,“我想过,服装的话,我们现在还吃不消。要不,我们可以从零食,还有化妆品、护肤品这一块先抓起,你觉得呢?”

    “可以考虑一下。不过具体定下来的话,还得要他们两个人也同意啊。”朋友无奈地耸了耸肩。

    这一次的合作,算上阮宁唤,统共是四个人。但另外两个人这几天带着女朋友去国外潇洒了,具体定下来,还需要等他们回来再说。

    阮宁唤又坐了一会儿,起身告辞,准备回家。

    从写字楼出来,他站在人行道前等绿灯,忽地看到了对面走过去一个女孩,只是侧脸,就让他觉得特别的熟悉,好像就是之前在K市遇到的那个女孩。

    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冲了出去。

    而此刻,还是红灯。

    一辆宝马见到有个人突然冲出来,立马将刹车踩到底,才在距离阮宁唤不过两公分的距离处停了下来。司机真是吓了一跳,放下车窗,忍不住出声开始教育了,“你怎么回事啊?没看到现在还是红灯吗?你就算是想要找死,也别来拖累我啊。”

    阮宁唤意识到自己冲动了,忙点头道歉,“对不起,刚才没注意,对不住了啊。”

    说完,等他抬头看向对面的时候,那个身影,已经不见了。

    ***

    阮宁渊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她看了看屏幕上的号码,是个陌生号码。本来不想接的,可翻了个身,想了想,最后还是接了起来,“你好。”

    “阮小姐,我是杨助理。”

    听到这短短的一句话,阮宁渊猛地坐了起来,因为动作太急,有短暂的晕眩。她等不及这晕眩的感觉过去,生怕这一通电话是自己在做梦,闭着眼睛,直接问道,“是靳南让你打电话给我的吗?”

    回到A市,不知不觉,也已经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了。

    白天的时候,面对着阮宁唤,面对着周华,面对着阮家的佣人们,她尽量让自己表现出开心,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开心的说话,开心的吃饭。可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当她一个人窝在房间里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地想要流泪。

    人前表现的多勇敢,人后就有多懦弱。

    这句话,在以前,她总是不解。能在人前表现勇敢,为什么一个人的时候却反倒懦弱了。但现在,她懂得了。

    一个人的时候,她依旧还是没办法打断对左靳南的想念,她常常对着手机发呆,不停地祈祷着,手机能够响起来,能够接到左靳南的电话。

    她也曾忍不住,在晚上十二点的时候拨了电话给他,可是机械的女声却冷冰冰地告诉她,“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核对后再拨。”

    左靳南把号码都换了,是怕她会找他吗?

    电话那头,杨助理似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随后说,“左总过的很好,根本没想过要打电话给你。左总说过,好聚好散,别再联系了。”

    “哦。”阮宁渊也不知道,这一声“哦”用尽了她多少的力气,她又是如何装作云淡风轻地应出来的。

    “打电话给我就是说这个吗?我知道了,那我先挂了。”阮宁渊的另一只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指甲深深地嵌进了手心里,那一点痛楚刺激着她,才让她能够维持冷静,说出这一句话。

    杨助理停顿了一下,转而说,“今天打电话给您,是希望您能签一份协议书,将左总之前转到您名下的资产全部转回到左总的名下。”

    “好。”她依旧回的干脆,“到时候你直接将东西快递给我吧,我现在住在阮家,你应该知道地址的。没事了吧,那我就先挂了。”

    说完,这一次不等杨助理回答,阮宁渊直接切断了电话。

    是啊,她怎么忘记了,左靳南之前将那些股份和不动产全部转移到自己的名下了。而现在要重新拿回去了,是真正地意味着,所有荒唐的一切,都该结束了吧?

    她又不是没有体会过分离的滋味,之前又不是没有离开过左靳南,自己一个人独自生活。可为什么,这一次却是这么地痛彻心扉呢?

    仿佛有一只手,硬生生地将什么东西从她的心脏里抽离出来,拉扯出了好大好长的一道伤口,却置之不理,不缝合,不处理。

    杨助理的办事效率很快,在打完电话的第二天,阮宁渊就收到了一个快递,里面是一份文件,挺厚的一本,但是需要签字的地方,杨助理都进行了折页提醒。

    阮宁渊也没有心情一个字一个字看过去,她拿起笔,直接在折页的地方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

    日升日落,花开花谢,转眼又是一个星期。

    时间,仿佛如流水,很快,却又让人觉得很慢,有一种度日如年的错觉。

    不大不小的院子里,四周的围墙雕砌的大约有两人高,刷了白色的乳胶漆,但因为长年累月的日晒雨淋,墙面上出现了小面积的青苔,倒也显出了几份生机。

    院子的一个角落里,放着将近数十个花盆,大大小小,全部种满。

    有樱桃树,有桂花树,也有几株说不上名字的植物。

    这个天气,樱花已经谢了,枝头上开始结出了一个个绿色的小樱桃,一些麻雀就喜欢在这个时候飞过来,停在枝头上,用他的小嘴轻轻地啄一下还没成熟的樱桃,最后只留下一个核挂在枝头上。

    这时候,响起了“吱呀”的声音,应该是谁从外面进来了,推开了有些生锈了的铁门。美N小说 "buding765" 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看书,尽在·无名小说手机版M.wmtxt.coM